专访丹尼尔·克雷格:我不能把007这个品牌搞砸

专访丹尼尔·克雷格:我不能把007这个品牌搞砸

丹尼尔克雷格

每个人都知道,《007:天降杀机》上映后会有不错的票房成绩。但谁都没预料到它能好到这种程度上周末两天,影片在英国、法国、俄罗斯等25个国家和地区拿到了8000万美元票房,在英国更是打破票房纪录,成为年度最佳首映影片。

很多观众从电影院出来之后有些意犹未尽,认为这部电影应该尽快推出DVD版本,当然前提是必须加入一些幕后拍摄花絮。这个想法听起来很大胆,在这之前谁在乎过007系列电影的幕后花絮?这类商业片不应该只存在于电影院里吗?

难道大家还指望看到朱迪·丹奇(饰演007的顶头上司M)开口说成人笑话?或者丹尼尔·克雷格突然摔倒在地,把汤姆·福特设计的裤子给撕破?

但这部电影确实有大量的幕后花絮,第三次出演007的丹尼尔·克雷格现在证实了这一点。要知道,影片导演是执导过《美国丽人》《革命之路》萨姆·门德斯。文艺片导演都拍起戏来没节制,他们宁可浪费镜头也不愿错过灵感。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007:天降杀机》将于明年1月份引进中国内地。

秘密 专门请本·库克来对付狗仔队

“你以为朱迪·丹奇不懂得搞笑,那你就错得太离谱了。”丹尼尔·克雷格坐在纽约的一家酒吧里,他笑起来跟银幕上一样,嘴巴总是歪着,“片场发生了很多特别搞笑的事情,但你们看不到。如果你想见识一下,那么赶紧加入电影行业,跟我一起拍电影吧。”说完这番话,他的嘴巴更歪了。

事实上,丹尼尔·克雷格不喜欢让观众看到什么幕后花絮,“大家都在说,给我们看些好玩的玩意儿。可这些应该是电影圈的秘密,就好像烟雾和镜子是魔术师的道具,每个行业都要守住自己的秘密。如果你想知道答案,那就请你自己动手。我就是这么干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做演员的原因。”

这番理论听起来很符合古老的好莱坞明星制度,那时候每个明星都被包装得神秘典雅。可丹尼尔·克雷格明明是英国人,从小在临近威尔士边界的切斯特长大,莫非他已经被好莱坞收买了?

当然不是,他骨子里还是藏着英国人特有的冷幽默。因为他脸上露出了一种神秘的表情,凑在我耳边说:“嗨,接下来你所听到的事情,只是私人对话,绝对不能公开发表。”他要爆出什么惊天秘密?“我找了一个替身,他叫本·库克,有时甚至连我都分辨不出来谁是谁,所以用来给狗仔做诱饵再好不过了。每次由他出面打发记者,然后我可以干任何我想干的事儿。”

似乎还嫌这个笑话不够冷,他又用夸张的嘴形无声地说了一句,“我叫本·库克。”

眼泪 邦德可不是一个哭鼻子的家伙

以上一切,发生在刚见面的前十分钟内,想必你读完之后,已经大致了解丹尼尔·克雷格是个什么样的人。没错,虽然这是他第三次扮演007,但他依旧保留了自己作为一个英国演员该有的个性。

为了宣传《007:天降杀机》,丹尼尔·克雷格最近跑了很多地方,去各种不同的电视台参加一堆脱口秀节目。“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日本,台上坐了一大群人,差不多有10个主持人,你不会想知道其中谁是真正的主持人。底下还有很多日本女孩,她们一直在笑,可我根本没说半句笑话。慢慢的我产生了幻觉,就像嗑药嗑多了,然后开始胡说八道。”

幸亏他是在日本做节目,而不是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当地法律规定说脏话是违法行为)。听到马萨诸塞州这个地名,丹尼尔·克雷格马上接话说:“对这种事情我只想发表一个观点F××K!F××K!F××K!F××K!”

这让人想起7年前,丹尼尔·克雷格被邀请在《007:皇家赌场》中扮演新一任的007,全世界都持反对意见,认为这个沉闷的英国人怎么可能演好风流倜傥的詹姆斯·邦德。但他的演员搭档、同样来自英国的朱迪·丹奇至今坚持一点:丹尼尔·克雷格身上有着超凡的幽默感,而007最大的特点就是从来没有正经过,所以丹尼尔·克雷格是最适合扮演007的演员。

更重要的是,他给007增加了富有人性的男人味。不是说丹尼尔·克雷格的肱二头肌有多健壮,虽然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当他在《007:皇家赌场》里流下第一滴眼泪的时候,全世界的影迷都被打动了。

丹尼尔·克雷格不愿承认自己是靠眼泪帮忙,“他没有哭,最多也只是有一滴泪在眼眶里转了转。邦德可不是一个哭鼻子的家伙。”

广告 我必须喝掉那杯放满了钱的啤酒

关于007这个身份,丹尼尔·克雷格有很多事情可以拿出来说,哪怕是他在片场受伤的经历。但除了一件事广告赞助。这可能是全世界电影人都要面对的困境,为了拉到更多的资金,越来越多的广告商开始介入电影行业。

《007:天降杀机》中出现了很多广告品牌,比如啤酒。他要在影片里喝下一整杯啤酒,然后啤酒商会根据这个镜头推出一系列广告,这也是所谓的衍生效应。丹尼尔·克雷格虽然不怎么喜欢,但也不至于反感,“这部电影花了1.2亿美元,还没算上市场营销费用,不管我个人是喜欢还是觉得恶心,我必须喝上一杯。其实这事儿不复杂,钱就放在那杯酒里面,我拿起来一饮而尽就可以了,只是我不会做出很爽的样子。还有一点,广告商虽然掏了钱,但他们尊重电影,不会在旁边指手画脚,毕竟他们花了这么多钱,谁也不希望把电影搞砸了。”

谁都不能把007这个品牌搞砸,这部电影已经影响过全球无数人,从垮掉的一代到嬉皮士革命再到冷战终结,还有9·11事件、核武器战争、美国大选……哪怕丹尼尔·克雷格有一天不再出演007,还会有其他人接手。而他对接任者提出的唯一忠告是:“干好它,别搞砸。”还有其他经验可以传授吗?丹尼尔·克雷格认为每个扮演007的演员风格都不一样,“我做的和皮尔斯·布鲁斯南不一样,他跟罗杰·摩尔肖恩·康纳利又不一样,乔治·拉兹比和蒂姆西·道尔顿又是另一种性格。这个世界每天在变,我摸到的门道只适合眼前这个世界。”

隐私 你做的每件事都会被发布在网上

女王 她是我合作过的最尊贵的邦女郎

最后再来说说家庭这回事,一个以前在英国电视剧里跑龙套的戏剧发烧友,现在成长为全球瞩目的文化偶像,丹尼尔·克雷格肯定有很多话要讲。

首先他要面对的是每天如影随形的狗仔镜头,还要应付无数的绯闻女友和花边关系,这可不是编造一个本·库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丹尼尔·克雷格如今的妻子是英国女星蕾切尔·薇姿,他们住在曼哈顿一座价值800万美元的房子里,跟两个小孩一起,周末全家人会前往纽约北部的度假别墅。两个小孩,一个是丹尼尔·克雷格跟前妻所生的女儿艾拉,另一个是蕾切尔·薇姿跟导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所生的儿子亨利。“这个国家有好些怪事让我想不明白,比如随便拍孩子的照片。”

还有一件事情困扰着他,跟酒吧有关,“很多人告诉我,以前你要是拍电影拍累了,可以随便找家酒吧,然后一醉方休,尽情地放松自己,没有人会知道。但现在不同,每个人都是媒体,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被发布在网上,不管你做什么事,大家都会知道,这是个让人伤心的事实。其实我去酒吧只不过是因为我喜欢酒吧,英国人都喜欢酒吧。”

喜欢在电影里看到人性的影迷,现在应该会欢天喜地,因为导演萨姆·门德斯向来热衷于此。

说起来,丹尼尔·克雷格跟他的英国老乡萨姆·门德斯颇有渊源。早在2001年,后者就通过电视电影《荣誉之剑》关注丹尼尔·克雷格。之后在为《毁灭之路》选角时,萨姆·门德斯让丹尼尔·克雷格飞到芝加哥试镜,扮演保罗·纽曼的儿子。虽然萨姆·门德斯说:“那是我见过最糟糕的试镜,绝对烂透了。”但丹尼尔·克雷格最终还是得到了那个角色,从此进入好莱坞。根据萨姆·门德斯的说法,丹尼尔·克雷格这几年没发生太多的改变,“除了变得更有钱了。”

在一次家庭聚会中,丹尼尔·克雷格找到萨姆·门德斯,不久之后,《007:天降杀机》就对外公布了导演人选。

“很明显我那次是喝多了,因为这事儿不归我管,我想管也管不着。”丹尼尔·克雷格说:“我就是想找萨姆·门德斯聊聊电影,结果越聊越兴奋。”

现在全世界各地的影迷都因为这部新片而兴奋,这一点让丹尼尔·克雷格很自豪,比自己出现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还要自豪。那次他以007的特工身份,跟86岁的伊丽莎白女王一起出演了一部五分钟的短片,他评价说:“她是我合作过的最尊贵的邦女郎,她神秘、简洁、专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007:大破天幕杀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