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独家解读《一九四二》:人与世界的和解

[导读]——“剩下来的人俺都不认识了。”——“妮,你叫我一声爷,咱俩就认识了。”如果要浓缩《一九四二》这部电影,那可以浓缩成上面的这两句对白。

独家解读《一九四二》:人与世界的和解

《一九四二》

腾讯娱乐专稿 文/曾剑

——“剩下来的人俺都不认识了。”

——“妮,你叫我一声爷,咱俩就认识了。”

如果要浓缩《一九四二》这部电影,那可以浓缩成上面的这两句对白。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电影的正片只有十几秒钟,也就是老东家(张国立饰演)与妮相遇的这十几秒钟。看完这十几秒钟,前面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就可以扔到脑后不去管它了。

老东家本来是很顽强的一个人,在逃荒的路上,他的亲人一个个倒下,儿子被杀,儿媳饿死,老婆饿死,女儿把自个卖掉,只有他抱着孙子一直在往前走。到了最后,他还有顽强的斗志,因为他知道怎么从一个穷人变成一个富人,他打算到了陕西从头再来,从穷人重新变成富人。

然而,他坐火车好不容易到了陕西,却发现部队封了路,不让灾民进陕西。而一路上,他孙子留成不小心被他捂死了。这个有着顽强生命力的老汉仰头望天:“老天爷,这是为啥呢?”他从此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和愿望,逆着逃荒的人群而行,一心只想死得离家近一点。

独家解读《一九四二》:人与世界的和解

张国立饰演老东家

当老东家看到妮的时候,这部电影的大幕才真正拉动。妮的困境其实也是老东家的困境,妮认识的人全死光了,对于她这个小女孩来说,这个世界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是一个没有她认识的人的世界,所以,也是一个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的世界。既然如此,人生也就失去了意义,活着也就失去了意义。

老东家何尝不是如此,他的亲人一个一个都走了,女儿虽然还活着,但在她主动卖进窑子的那一刻,她就对老东家说,就当她这个女儿一生下来就掐死了。除了亲人以外,他的乡里乡亲,也都一个一个失散了,瞎鹿死了,花枝卖了,拴柱跳火车了。这个世界对老东家而言,同样是一个陌生而无意义的世界。既然世界无意义,那为什么还要活着?

可以说是老东家打捞了妮,但同样也可以说妮打捞了老东家。这么一句“你叫我一声爷,咱俩就认识了”让这个世界瞬间变得熟悉起来,也同样让老东家和妮他们两个人的人生恢复了意义。他们两个人同时得到了救赎,这份救赎是他们彼此给予对方的,就如同从死灰中迸出一两个火星,生命得到机会重新开始燃烧。

这是这部电影的灵魂所在,如果没有它,这个世界很难让人达成和解。

心底的温柔

《一九四二》在罗马当地时间11月11日晚上10点半放映,放映结束以后都快到第二天的凌晨一点了,整个影厅的人站起来,围绕着主创鼓掌。徐帆有点不好意思,张国立一脸感慨,而冯小刚(微博)则忍住激动,一脸凝重。

观影的时候,直接感受到的情绪更多是无奈和委屈,却少有愤怒。而看完电影后,涌上心头的却是一股奇怪的温柔。你不想大声说话,不想迈开大步走路,似乎动作幅度一大会破坏掉什么似的,举手投足都温柔起来。

冯小刚之前说,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不管是之前多么尖酸刻薄的人,看完这部电影都变得宽容起来。他觉得这是因为这部电影把人们心底的那股悲悯触发出来。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部悲悯的电影。电影中几乎没有作者的态度,电影中有的只是每个人物自身的态度,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做那些他们自以为不得不做的事。

与其说太多《一九四二》揭露了怎样的民族劣根性,照见了我们从哪来,到哪去,倒不如说,这部电影触发了我们心底深处的悲悯情怀,让我们至少在看完电影后的一个小时温柔起来,在这种情感里,哪怕我们只收获了一个温柔的眼神,一个温柔的手势,也就足够了。

信仰之难

其实,《一九四二》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两部可以放在一起互相参照的电影。

独家解读《一九四二》:人与世界的和解

《少年派》和《一九四二》都面临着一个信仰问题

两部电影的人都经历了饥饿,都经历了极大的饥饿,同时也都面临一个信仰的难题。然而,两部电影的方向不一样,路数也不一样。

《一九四二》中张涵予这条线非常直接的表达了,人在极大的灾难面前是多么容易放弃信仰的。飞机轰炸,小女孩倒在血泊之中,张涵予用棉衣为小女孩堵伤口,但血水还是汩汩流出来。张涵予没办法了,他把《圣经》按在伤口上,并仰头祈祷。然而,他祈祷来的是一颗炸弹。

张涵予对蒂姆说,如果魔鬼总是赢了上帝,那他为什么还要信上帝呢?蒂姆一时无语。

而《少年派》则不一样,在这个时间和空间都被架空的故事中,李安认为,少年派自始至终都是有信仰的,这一路的漂流对他而言只是一场考验。少年派面临的困境和老东家与妮是一样的,即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在一个完全无意义的世界中,如何为自己的人生找到意义。少年派经受住了这一切,在预告片中的一个画面里,少年派端坐在筏子上,大海平静得如同一面镜子,远处的白云如同中国水墨画中的山峦起伏。李安如此解释这一画面,他说,这个时候少年派已经成佛了。

在2012年,两位华人电影都试图通过电影,来讲述人在面对饥饿,以及世界的无意义时,如何挣扎活下去,并为人生重新找到意义,这才是特别有意思的。

《一九四二》结束,一首歌响起,“我要唱一首天上的歌,天上的乌云,心里的忧伤,全都洒落”。冯小刚就试图唱这样一首歌,只不过,他要洒落的,是这个民族心头的忧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冯小刚听众:
    在罗马的街拐角避雨,有漂亮姑娘雨中匆匆而过,又折返,端详我,如久别重逢。我心情大好,对天上掉下的馅饼投桃报李。馅饼说:给我根烟。我递上烟,她仍不忍离去。突然醒悟,馅饼等着我给丫点火。
    2012-11-11 19:13:15
相关专题: 冯小刚新片《一九四二》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