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九四二》做客腾讯 张国立:用饥饿接近角色

[导读]11月23日,《一九四二》剧组集体做客腾讯,该片出品人王中磊和主演张国立、张默、王子文谈及了拍摄中种种艰辛的秘闻。演员用“神仙水”抵抗饥饿,王中磊表示这部电影给人精神层面的饱腹感。

《一九四二》做客腾讯 张国立:用饥饿接近角色

左起:张默、王子文张国立、王中磊(微博)

视频:王中磊称片子全部实景拍摄

视频:张国立自制“神仙水”火遍剧组

视频:逼迫人们直接面对血淋淋现实

视频:劝餐饮业挣钱时也要挣良心

腾讯娱乐讯 (文/曾剑) 11月23日,《一九四二》剧组集体做客腾讯娱乐名人坊,该片出品人王中磊和主演张国立、张默、王子文谈及了《一九四二》拍摄中种种艰辛的秘闻,张国立表示,这部片子能够解释为何当下人们如此浮躁和自私,而王中磊则表示,这部电影给人精神层面的饱腹感。

谈拍摄:天助《一九四二》

谈到拍摄,张国立和王中磊都表示,拍这部电影得到了老天的帮助。

腾讯娱乐:这个预告片特别震撼人心,虽然讲大逃荒的事情,但是里面遇到一些国难,有战争,有很多爆破的戏,很艰苦,包括在看戏的时候我跟编导聊,编导问我,你说那些雪是真的雪吗?我说应该是真的吧,一整片山,那雪怎么来?这都是实景拍摄?

张国立:最有意思就是最后这场戏,那场戏已经拍完了,我们从山上往回走,突然飘起雪花来,越飘越大,我们从山上两个多小时车程,等到了城里雪下大了。我刚刚进屋,冯小刚(微博)来了,第一句话他肯定要说重拍。他说国立我想重拍,我说我知道,咱们早晨还是得起早。第二天过去一看,全是白茫茫的大雪,真是天助《1942》。那天拍完了以后,再回来拍一次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是再回来拍一次以后,看到这个镜头,一切都值了。再回来,是老天逼着你回来,说你那个气氛不如后面这个,哗给你一场雪下来。在东北也是,等雪等雪,雪快化了,等我们该实拍的时候,一晚上鹅毛大雪,就是天助《1942》。

王中磊:你看了电影可以想象那个画面,扒火车,火车旁边没有这个雪,你很难形容他们碰到的状态是什么,因为凛冽的寒风拿词写,没有办法用镜头感受,他抱着小孩儿,那雪没有办法营造,后期电脑也没有办法做。

《一九四二》做客腾讯 张国立:用饥饿接近角色

谈危险:在火车上奔跑

拍《一九四二》除了饥饿,还充满了危险。比如说,在开动的火车上奔跑,比如,拍爆炸戏。

腾讯娱乐:拍火车上奔跑的戏害怕吗?

张默:怕死了,老危险了。火车铁皮遇到雪变得很滑,当时拍的时候,我们安插一些武术特技的人蹲在群众演员里,他们看着我,如果我腿打滑,他就赶紧把我抓住,一旦抓晚了,我就摔到轱辘底下。

腾讯娱乐:有什么保护措施吗,除了那一身厚厚的棉袄?

张国立:用戴手套的手把车皮上冰冻那层霜拿下去,这样可能不会马上沾上。尽管那样,拍那场戏手一直是僵的。

张默:没有劲了,握上以后,有的时候冷的没有知觉了。

腾讯娱乐:爆破的戏很可怕,特别真实,那爆点都是离大家特别近的。你们知道没有炸点,就往那个地方跑了。

张国立:这个需要精确算计,第一落点在哪儿,第二落点在哪儿。很可能刚离开第一落点,第一落点就炸了。张默跑到我跟前,他离开那个落点以后,牲口炸点炸了,把牲口炸了。然后跑到我跟前过路的时候,侧面有一个炸点炸了,最后扑下来,都是你在恐惧的心中,你还不能够乱,你一乱很可能踩在炸点上。

张默:那几天都很紧张,我喝了一点酒,王子文说我也喝一点,我们两个就喝。等了一下午,有人说这个戏明天再拍,结果我们两个都喝多了。

张国立:那次是飞机坏了。但是埋下的炸点都必须要引爆,虽然你们两个的戏没有拍,但是炸点都要引爆。

王中磊:坏了两次飞机,一次是炸的时候把飞机炸了。还有一次飞机不听遥控了,直接飞到农村家里面,所有拍的全都报废了。因为这部电影是最后一部胶片电影,飞机掉到院子里,胶片盒摔开了,胶片都作废了。

谈饥饿:饥饿帮助我们接近角色

《一九四二》是一部特别的电影,这部电影的主演拍几个月,就得饿几个月。张国立饿极了的时候,发现根本就没有力气说话,他就建议编剧刘震云修改剧本,将稍显冗长的对话做尽可能的精简。

腾讯娱乐:这一段时间你们都吃什么?

张默:主要是蔬菜为主,蔬菜、粥,鸡蛋,然后再配一种神奇的水。

王子文:这个戏了以后,这个水火了。

张国立:千万别乱喝,喝了以后对身体不好。我们都是生活很优越的,这个饥饿来临的时候,人要瘦,不是说一两个月就能够骨瘦如柴的。子文很占便宜,小脸。第一场戏我是地主,很滋润,脸也是圆润的。

我原来说了一句话,东家出门不能太瘦。就不该说这句话,导演后来咬着牙跟我说,他想顺拍。我一听顺拍,我当时没意识到是让我减肥。我说顺拍你这个得费多大精力,7、8百人的队伍,这一迁移就是300、400公里,找住的地方都困难。他说,多少钱都值得,要不然看不到变化,光靠化妆解决不了。

跟张默说的一样,他还吃一个鸡蛋,因为小伙子,得吃一个鸡蛋,我是连鸡蛋都不敢吃,我就是半碗小米粥。

腾讯娱乐:扛一天吗?

张国立:下午再吃一个苹果。就这么样,开始就饿,饿得人焦躁,我就能理解那些难民饿肚子的时候为什么可以做出没有尊严的事,疯狂的事,为什么会去抢,为什么会去吃大户。焦躁,饿得人急,没着没落的了,一会儿身上就在抖,忍不住就。吃一块糖或者吃半块糖,含着,这个抖就没有了,因为低血糖。所以就是这么忍着,有时候就忍不住了。地方政府都非常支持这部戏,有的时候领导过来,小刚说你来陪领导吃饭,哪怕少吃点。但是只要一开口坐在桌子上,只要一筷子下去,根本就控制不住。回来以后就很后悔,赶紧喝神仙水,这一夜你就别想睡了。

王子文:那个时候拍完戏开会,永远在饭桌上开会,特别残忍。

王中磊:剧组的状态是这样,演员、主演、主创,有一个小餐厅,小刚吃完不愿意挪到会议室,就在这儿开会。这几位不能受得着,估计闻着肉味都不行。

张国立:有一天我们爆发了,我们说你太残忍了,这个香味让我们受不了。我们不能在这儿开会,在这儿开会我们真的受不了。这个团队,尤其难民这一组演员,都非常敬业,他们这些孩子们虽然做这个职业不是很多年,但是面对这样为一个角色付出这样的痛苦的时候,我觉得他们跟我们这样的老演员比丝毫不逊色,我觉得这一点是真的很难得,这也让老演员看到了希望。

过去老觉得,演戏不是做假的,演戏要有真情实意,实感,这种饥饿感帮助我们接近了角色。人在寒冷中,又饥饿,又背了那么多东西,就容易缺氧,一缺氧就容易喘气。拍那场我追瞎鹿的戏时,小刚拿大喇叭喊:别故意喘。我半天没想起来他是在说什么,后来录音说,喘气的声音太大了。我说,我们不喘就下不来了。后来我们还有这种感觉,在最饥饿的时候,我们根本就不想说话,如果非说不可,两个字能说清楚,绝不用三个字。我就跟编剧刘震云说了,后来震云就改台词了。比如之前的台词是“东家,这驴怎么办法,拉远一点,到没有人地方把它杀了,煮了把它吃了。”后来就是六个字,“杀了,煮了,吃了”。

谈观感:被打了一闷棒

张国立和王中磊已经看过全片,张国立对这部电影的感觉就是,被打了一闷棒。

张国立:看完以后觉得,胸口被一闷棒的打着,打得你透不过气来,但是那个时候无力去呼喊,也没有力量去发泄这段感情,直到看到最后的时候,觉得难过。一群饥饿的人走了将近一年的时候,走了几个月的时候,他们那种眼前不断看到人在你前面倒下,死去,这种生离死别已经是每天的家常便饭的时候,这些人的情感变得比较粗糙。我觉得看的时候大家全都在哭,这个戏的力量恰恰没有凝聚在一起,而是在不断的眼泪中宣泄掉了。所以他才有这样一个状态,觉得大家看完电影以后谁也不想说话,谁也不想发出一点什么声音。

王子文:这个戏我觉得不单单是一个浅层意义上的难过,像其它戏可能让你选择,要么生,要么死,这个戏是一直垂死挣扎的边缘上。而且是长期以来长期的难过,接下来就是麻木了,你就不会再把难过当成一个,能多么左右你情绪的一件事情。这个电影告诉你人的本性是什么,逼迫你面对血淋淋的现实。

谈意义:让人在精神上饱腹

谈到电影的意义,张国立说了许多,他说,这部电影特别适合浮躁、自私的当下放映。王中磊也同意这个观点,他说,虽然这部电影等了19年才拍成,但这个时候放比以前放更合时宜。

张国立:王子文在难民里面是有文化的人,是高中生,也是一个富二代,地主的女儿。但是她承受灾难的能力,比拴柱的差的太远了。所以我觉得,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没有什么精英,没有什么富人,穷人。当时看完剧本的时候,我流泪了,我在为地主流泪。我想,我怎么能为地主流泪呢,过去都说地主和农民是两个阶级,我们土改的时候杀地主,分田地。那个时候杀地主是很开心的,阶级斗争,你过去剥削我们,我们杀你。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更大的,更宽泛的一种爱,就是心中那种悲悯的情怀。

你看完电影以后,胸口被闷棍打着以后,你会感觉到你今天是幸福的,然后你再感觉什么,觉得我们都是活下来的灾民的后代。其实你再说得大一点就是,其实就是这个民族,这个中华民族有自己的缺点,有人性黑暗的一面,但是我们也有人性温暖的一面,不管怎么样,这个民族磕磕绊绊,一路走来,有缺点,但是我们还是坚定在走,你想想你希望就是说。刚才张默有一个动作说,肚子饱了就想着这儿(良心)。我觉得你说得对,今天中华民族再也不可能饿肚子,不可能再出现300万人被饿死的现象,绝不可能。大家都吃饱肚子了,但是我们肚子是饱了,我们的心灵也应该丰富起来。

其实这么几年的物质丰富以后,大家突然有一点茫然了,都在想,咱们应该怎么办,每一个人都反对现在社会上那种浮躁,那种自私的感觉,不愿意这样。但是怎么办呢,咱们就先来看看过去。这个片子真是时候,我们当下特别应该看这部电影。

王中磊:张国立是把我对电影的理解展开化了。我第一次接受访问说,我们现在的人确实都是可以吃饱了,然后可以生活比较好,有的人还有一些小钱,可以让自己活得更快乐一点,但是我觉得现代人都碰到一个问题,就是精神的饥饿,甚至对自己的未来一种迷茫。我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让我们有一些,在精神层面的饱腹感。这部电影等19年比较值得,这个时候放比以前更合适宜。

张默:对我而言,生活中的事就是我不会再浪费粮食了,吃完了饭我要打包,和别人吃饭我会说,少点一些。我发现咱们国家的餐饮业每天倒掉的没有吃完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可以想办法把它再利用一下,因为还有很多人吃不上饭的,在挣钱的同时咱们也得想着,把(良心)给挣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冯小刚新片《一九四二》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lairezha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