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超越想象,极具禅意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超越想象,极具禅意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剧照

腾讯娱乐专稿 文/达达先生

李安一直热衷于去探讨宗教礼仪的问题,这在他之前的华语电影,以及在好莱坞所拍的《理智与情感》《断背山》等片中就表现出来。而且,“李安来自一个宗教传统不强的文化背景,反而能捕捉到美国本土文化中的宗教感”(李欧梵)。当然整体来看,与其说李安执意于探讨宗教、道德、礼仪等问题,倒不如说他看重的是揭露一种文化上的压抑感。他新近的作品《色,戒》,就鲜明地体现了这种立场。所以按照李欧梵先生所说,李安的电影看起来总是很闷,但闷中却有韵味。这样的判断放在如今这部口碑极佳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虽已不是非常精确,但也能大致概括我对李安这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印象。

李安影片的闷大概来自于他身份所带来的一种文化压抑。所以我很相信李安选择改编这部并不适合电影化的小说的很大原因在于,他在派身上看到了自己,一种迷茫和坚定。小说和电影中,派坚信神的存在,却皈依了三种宗教。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是对宗教和信仰的热爱,但换个角度来说,这其实是派的迷茫,他在多种文化渊源的宗教中跋涉,觉得每个都值得信赖,却又不知放弃哪个,于是这种迷茫带给派的便是对多种宗教的信仰,当然这也为派带来父亲的嘲笑。

有话说,爱的多了,便是哪个都不爱。放在这里可能就是,信的多了,便是哪个都不信。所以,派在电影中最终将依托放到了God之上,在这里,God只能是作为神存在,而不再是基督教中的那个上帝。对于李安来说,这种情节对他十分受用。他来自于宗教信仰不浓厚的台湾,发展在美国,多文化的生活背景给予他的是摇移不定的“宗教信仰”(如果能这么说的话)。李安早年接受采访时说幼时因母亲而受到基督教的影响,但他早期的影片却是鲜明的东方教义。因此,对于一个时常有恐惧感的男人来说,找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东西就太重要了,在柴静的采访中,李安说“对信仰有一种好奇,还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想要去受苦受难的感觉,想要找点罪受吧,希望精神能够提升。”于李安,就是寻找超脱了宗教的慰藉。这种慰藉,在电影中就幻化成了派嘴里和心里所信任的神。

影片里的每个人几乎都是压抑的,甚至包括那只老虎。派的父亲是强势的,这又成了李安电影中的父权威严的典型表现,派的母亲在电影中基本便是以一种被压抑的女性形象出现。而派本人呢?第一部分的故事他都在被各种外力压抑,所以他寻求宗教的帮助。这种压抑直到海上,直到所有外力消失,包括理查德·帕克被驯服,自然的力量被消解,派对神的疑问被释放之后,派的成长才真正开始显现,影片才开始转入到一种平静、安详的节奏当中去。

而至此,影片就臻于化境了,李安用超越了想象,又极具禅意的方式,将最美的画面、最震撼的想象、最平和、写意的内涵用极为先进的3D技术展现了出来,这部分商业化的表现方式既妥协了观众又极具李安的风格。到结局,李安用开放性的尾巴给观众留下了疑惑和遗憾,遗憾在理查德·帕克没有回望一眼,疑惑在到底何为真何为假?这个结局很有韵味,提升的是影片的质感,却似乎也打乱了观众对好莱坞电影叙事完整的期盼,所以,《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让很多人兴奋,也让一些人失望。

李安在采访中说“我觉得我对信仰,还是有一种向往,可是心里面还是有那头老虎,还是搞不定。”所以,影片也的确无意去重拾人们对宗教的信仰,在李安来说,寻找到可以依靠、可以相信的东西,远比去投入一个宗教重要。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李安将自己的内心用十分瑰丽和现代的方式摆放了出来,实际上展示的是每个人在成长中的恐惧和不安,而李安也似乎在用实际经历告诉人们,最好的方式就是,抱有信念,与恐惧同行。所以,影片到底是什么结局已经不重要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李安

最新动态: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uangminga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