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九四二》昨日上映 疑遇网络黑水军

《一九四二》昨日上映 疑遇网络黑水军

《一九四二》海报

冯小刚(微博)电影《一九四二》昨日起在全国上映,零点票房突破300万大关,超过了冯小刚自己《非诚勿扰2》创下的250万的贺岁档零点场最高票房,成为一个新的纪录。与票房大热相似,观众对该片也给予了较高评价,但记者在某网站的调查中发现,观众最强烈的反射点却与此前该片着重宣传的点不尽相同。

核心偏离

日军轰炸情节比饥荒让观众印象深刻

《一九四二》在宣传之初,曾处处暗示这是一部像《唐山大地震》一样的催泪大片,但调查显示,21.9%的观众表示自己并没有被催泪,倒是震撼更多一点。有意思的是,震撼的部分也不是冯小刚一心展示的饥荒和人性,而是影片中日军多次对逃荒人群的轰炸,有32.4%的观众对空袭后血流成河、惨象环生的画面印象最深刻,还有29.4%的网友对于轰炸后尸横遍野、野狗以实体为食感到震撼,只有20.6%的观众对冯小刚最希望展示的连绵不绝的逃荒灾民场景觉得震撼,而对于该片对人性最大的展现——灾民抢劫老东家导致其家破人亡的情节,只有14.7%的观众感觉受到了冲击。这些都远远偏离了冯小刚的初衷,让这部灾难片有点接近了战争片的味道。

演员偏离

徐帆的表现不如张国立

《一九四二》演员起用了冯小刚最得意的阵容,他甚至还花了大价钱请来两位奥斯卡影帝助阵,在此前的宣传中,徐帆的表演是深受推崇的,年轻一辈则是张涵予和张默备受关注,但影片上映后,观众似乎对这几位重点宣传的演员不太感冒,在张国立和徐帆两位主角中,有60%的网友对徐帆打了90分的高分,但却远低于张国立的71.1%的90分以上高分,同时给徐帆60分上下的人也高达24.3%,认为她“人物刻画不够细腻”,而张国立的60分上下的只有8.8%。至于张涵予,获得的评价更低,有40.0%的人认为他演技毫无突破,31.1%的人甚至觉得他缺乏记忆点,难以让观众产生共鸣。

冯小刚花大价钱从好莱坞请来的两位奥斯卡影帝,有53%的观众认为只是烘托主线剧情的绿叶,甚至是可有可无的酱油角色。而真正得到网友肯定的演员,其实是此前并没有得到太多宣传的陈道明,有82.2%的观众认为陈道明出演的蒋介石演技纯熟,丝丝入扣。只在该片中起到客串作用的陈道明,也是该片除男主角张国立外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角色,观众对陈道明的满意度也远远超过女主角徐帆。而张涵予和扮演星星的王子文,则是观众最不满意的倒数两名。

主旨未偏离

《一九四二》让观众铭记1942年

虽然观众对《一九四二》的核心内容和演员评价都与导演冯小刚的原意产生了错位,不过让冯小刚安慰的是,他拍摄该片的主旨还是被观众正确地接收到了。有高达60%的观众认为这部电影让自己更关注1942年这段历史,甚至萌生了阅读原著《温故一九四二》的想法,有42.9%的观众愿意把这部电影推荐给身边的朋友。不过可惜的是,由于该片过于沉重,似乎让观众无法产生反复观看的欲望,有82.9%的观众都表示自己不一定会走进影院第二次观看该片,甚至有54.3%的观众明确表示他们不会看第二次。

■相关

《一九四二》疑遇网络黑水军

《一九四二》在上映前举行的各种看片会中,都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但昨日该片正式上映后,记者18时35分在豆瓣网站上发现,该片的评分居然只有5.6分(10分满分),时光网则是6.6分(10分满分)。在豆瓣网,有46.2%的网友给了最低分1分,疑似网络黑水军。在这些给1分的网友简短影评中,记者发现大部分都没看过该片,有一部分网友是不满《一九四二》进驻IMAX使得李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从IMAX撤档,网友“benedictk”直接说:“没看过1942,打1分就是给李安报仇。”

和影评网站不一样,对于《一九四二》,微博上评价较高,众多影迷也觉得《一九四二》比《唐山大地震》高明,有网友认为该片太过压抑,“徐贝”说:“我觉得简直不能承受了,几次想出去算了。”

《王的盛宴》同遭恶评

与《一九四二》同命运的还有昨日同时上映的陆川(微博)执导的《王的盛宴》,该片昨日中午12时左右,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分,打1分的网友超过60%。和《一九四二》相似,打1分的网友评价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偶遇”说:“看陆川不顺眼,给一分。”“风向寒夜”则说:“虞姬太丑了,不想看。”在微博上,《王的盛宴》评价比较两极化,有网友认为该片很像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也有网友拿该片中几位帅哥演员开玩笑,称该片是基情片,网友“隱藏者”说:“《王的盛宴》就是讲刘邦一直想搞基,但一直被老婆破坏的故事。”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 本报记者 殷维

■史实

电影《一九四二》源自刘震云小说,这部调查体小说呈现了真实的历史。近日,凤凰网以视频纪录片的形式重新回顾了1942年的那场河南大旱。

滑县地处河南北部地区,素有粮仓的美誉,到1942年秋天,这里的农民已经连续三个收获季节都没收过庄稼,旱情范围也以滑县为中心呈放射状扩大到了全省的一百一十多个县市,形成了连季干旱。

家住滑县朱光照村的齐光月老人回忆道:“天干到什么程度啊!最严重的时候在地上走路都是烫脚的,滑县又不临河,是灾荒的最中心点。”

当时正处在抗日战争时期,滑县百姓要在几乎没有收成的情况下,向驻扎在河南的第31集团军汤恩伯的部队和陕西南部的政府军贡献军粮。当时国民政府做出征粮计划,不许农户家有存粮。谷皮、麸皮、花生皮都成了农民们的主要食物,许多农民用平常连牲口都不吃只能用作肥料的东西来填充饥饿的肠胃。

眼看1942年秋收无望,人们举家逃荒,逃荒的人数有200万之众,大体逃往四个方向,一批人南下湖北,一批向东,进入日本占领区,还有一批人向北奔向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边区,但大部分灾民辗转洛阳,准备去往陕西的大后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ifzh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