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九四二》上映 零点场票房超300万创纪录

《一九四二》上映 零点场票房超300万创纪录

《一九四二》《王的盛宴》昨日一起公映

昨日,华谊兄弟出品,冯小刚(微博)导演,刘震云编剧的电影《一九四二》在全国公映。今日华谊兄弟发布官方数据,据不完全统计,《一九四二》零点场票房超过300万,这一数字不仅超过了由冯小刚导演《非诚勿扰2》创下的250万的贺岁档零点场最高票房纪录,也是今年11月同档期影片中零点场的最高票房记录。

《一九四二》前期拍摄就用去5个月的时间,经过半年多的后期制作才最终在今年11月5日宣布定档。这样的情况在冯小刚过去的电影生涯中极少出现,前作《唐山大地震》在上映半年前就已经高调公布档期,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也延续数月之久。《一九四二》则完全相反,在上映前不到一个月才定下档期不说,前期的宣传也仅有几次预告片和海报公布而已,所幸凭借冯小刚目前在国内强大的票房号召力,影片在首映零点场还是取得了开门红。

而和《一九四二》同日公映的《王的盛宴》,在截稿前尚没有首日的票房纪录,但看《一九四二》如此高调的公布票房来说,相信《王的盛宴》零点场票房并没有突破300万,不公布也是一种暂避锋芒,希望后来居上的一种竞争策略。

《一九四二》

不能遗忘的饥饿之轻

据《南都周刊》在经历了一场饿殍遍野的大饥荒和一次惨绝人寰的大逃荒之后,张国立扮演的“老东家”决定不再往前走了,所有的亲人、朋友死的死、逃的逃,活着本身都变成了一件因孤独而意义待考的事,那就回家吧,死,也死在家里。于是,“老东家”逆着逃荒的人流走去,并收留了一个在路边痛哭的小女孩。许多年后,这位小女孩的后代中出现了这个故事的讲述者。

从结局来看,《一九四二》无疑是一出冰冷彻骨的悲剧,三千万逃荒的灾民,一路流亡而去,因战争、疾病、寒冷和饥饿渐次凋敝,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得救,对于活下来的灾民来说,体面、尊严甚至民族大义都变得空前犹疑,在这场生存大战中,没有赢家,只有苦熬过来的幸存者。

“仓廪实而知礼节”,饭都吃不饱,一切都会在饥饿中变得轻飘飘。性、身体乃至人身自由都成了代价而沽换取粮食的工具,礼义廉耻所构筑的传统价值观在空前的饥饿中变得薄如蝉翼,不仅传统的儒家宗法理念被抛弃,就连基本的家庭伦理也饿得头昏眼花、不堪一击——丈夫出卖妻子,父亲兜售儿女,以及各种通奸匪劫事件,更是不一而足。虽有原作的坚实基础,但在影片拍摄前,导演冯小刚还是多次前往实地调查搜集史料,无奈史实太骇人,在我们这个没有分级制的电影市场里,导演只好大量舍弃过于“刺激”的素材,并大幅弱化了电影中种种因饥饿而导致的道德\伦理冲击(当然也考虑到了普通观众的接受度),不过即使这样,当我们在电影院里看到《一九四二》时,其震撼程度也是近年来的国产片无法比拟的。

《一九四二》的电影基本上分为两条大线索,一条是“老东家”等人的逃荒,另一条就是国民政府应对饥荒的措施。当然,日本侵略军给救灾造成了不言而喻的困难,但国民政府在饥荒时依然贪污腐化、横征暴敛,军队甚至不顾客观困难对灾民强征军粮,凡此种种,相互叠加,终于酿成了这场灾难。要不是美国记者白修德如实报道这场饥荒,通过美国政府给蒋介石施加了压力,恐怕蒋还会迟迟不开仓放粮(电影中也呈现了这条故事线)。总的来看,《一九四二》基本客观的还原了国民政府和国民党军队对于灾民的罔顾。

《一九四二》也呈现了日本侵略军用军粮赈济灾民的史实,当然笔墨并不多,对于日军的暴虐行径,影片也进行了交待——日本鬼子给了灾民救命的白馍,但接下来就是不由分说的滥杀。很显然,《一九四二》的深处隐藏着一个民族主义和人道主义相冲突的主题,导演在处理这一敏感主题时,不得不小心翼翼。应当说,影片现在所呈现的面貌,既符合大的历史事实,也不会在立场上授人以柄。注视着大银幕上的《一九四二》时,我们的睫毛正在拨开历史风尘,我们的瞳孔正在看透岁月篇章——对经历了那场大灾难的同胞来说,这是一场迟到但必需的告慰。

《王的盛宴》

理想主义者的挽歌

《王的盛宴》不是一部简单的娱乐大片;相反,在观影感受上会很考验观众的耐心和智商。不过,这不妨碍它超越同题材的其他影片,成为其中最特立独行、卓尔不群的一部。陆川(微博)所要表达的,尽在其中。所谓观者有心,多重寓意的解读,或许也是观影乐趣之一。在这方面,《王的盛宴》倒是和《杀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问题是,《杀生》纯属虚构,《王的盛宴》却力求还原历史。基于对“胜利者书写历史”本身的怀疑,在史书的碎片中,重构了一段秦汉史。

影片从刘邦的视角出发,讲述了他与这一生自己最重要的两个敌人——项羽和韩信——厮杀纠缠的故事。摒弃了惯常的古装历史片格局,少见金戈铁马、征战沙场的所谓大制作大场面,而把叙事焦点聚集在个体身上。从老年刘邦的梦境出发,不时闪回年轻时的片段。看似无序凌乱的剪辑,实则都由他的主观意识做串联,构成了一幅充满“疑点”的楚汉英雄谱。

在《王的盛宴》中,刘邦不再有汉高祖的威名,而成了一个满口谎言、背信弃义的人。项羽问他,你进秦王宫了吗?他咽下口水,瞪大眼睛说“没有”。然而事实却是,他不但进了秦王宫,还见识了秦如何书写历史。在影片中,“书写历史”被非常具象地展现出来,匪夷所思,叹为观止。自然,秦王宫也是一个极度符号化的存在。用刘邦的话来说,秦王宫是一座欲望的宫殿,藏着人心深不见底的欲望。在欲望的海洋中,谁能幸免?于是,刘邦在进宫之后再出来,便成了真正的刘邦,一个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刘邦。

而项羽则被塑造成了一个骄傲的将军。少年得志,意气风发,是一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崇尚阴谋,自视清高,聪明武断。按照影片的逻辑,项羽的悲哀,全在于他的高尚。他从心底里瞧不起刘邦——这个打不赢就跑,出生草根的莽夫,有什么资格与他平起平坐。但是他又知晓他的军事才能,希望借他之手早日灭秦。

项羽出身高贵,不知民间疾苦。一生顺畅,所向披靡,是个简单天真之人。遭遇刘邦的世俗奸猾,他怎能不败?当刘邦一再对他欺瞒,他都信以为真之时,他的死,已是注定。至于那场著名的“鸿门宴”,在影片中的作用仅限于彰显项羽的光明磊落与刘邦的猥琐懦弱。这场群戏拍得张弛有度,跌宕起伏,成为全片最华彩的片段之一。

在项羽和刘邦之外,影片最浓墨重彩的人物,其实是韩信。看得出来,陆川在韩信身上给予了太多诉求。在他的语境中,韩信才是真正的英雄,一个被历史刻意忽略了的至关重要的人物,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不再是叛徒,不再有篡位夺权之野心,有的只是向往自由平等的赤子之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kifzh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