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王的盛宴》:没有真相,只有幽灵

《王的盛宴》:没有真相,只有幽灵

《王的盛宴》本身就是一次幽灵般的叙述

腾讯娱乐专稿 文/图宾根木匠

想了想,还是必须从德里达开始,掉书袋就掉一回吧——这位已逝的哲学家在其名著《马克思的幽灵》中引用了哈姆雷特遭遇其亡父幽灵的经历,以及《共产党宣言》开篇那个著名的幽灵比喻句,然后展开论述了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幽灵般缺席的在场”(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后来,这一思路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承袭,德里达应该不是第一个,但绝对是最重要的一个,推动了“幽灵批评”成为文艺评论的新兴方法论——越来越多的评论者开始从文艺作品中寻找“幽灵”的影子。

《王的盛宴》有很多“幽灵”。众所周知,这是一部难产的电影,改来改去,公映版最终呈现出以刘邦临死前的回忆为主干线索的样貌,同时配以大量的画外音和闪回插叙。连导演自己也说,前半部分有很多梦境。刘邦的梦境正是“幽灵”作祟的大舞台。这位晚年独裁者的多疑、欲望和欠下的血债,成为了折磨他心灵的“幽灵”梦魇。当然,片中不是真有“幽灵”鬼魂,《王的盛宴》没有超自然元素,拍来拍去,还是人物内心的戏份。

秦王子婴很给力,出场不多,在片中也符合史籍里的那个败国之君形象,不过他却给刘邦、项羽都种下了夺取天下的心结,此后,那个咋咋呼呼的老屌丝刘邦,开始在如天人一般英武雄壮的年轻项羽身边动了心念——夺取天下,开宗立国。当然,子婴大喊着什么“一统天下的思想不能断”,以及项羽在咸阳城外斩杀子婴时一段类似于《民主宣言》的台词,委实画蛇添足。

《王的盛宴》呈现出鲜明的舞台剧风格,内心戏多,难免带上浓重的“话剧腔”,所以,对熟悉黑泽明电影的观众来说,总能从《王的盛宴》里找到某些似曾相识的影子——当然不是说达到了大师水准,而是跟秉承汉唐遗韵的黑泽明晚期作品在(视听)美学风格上的类似,嗯,或者说,黑泽明电影也是《王的盛宴》挥之不却的“幽灵”。

萧何在电影里呵斥史官不秉笔直书,但如何才叫“直书”呢?历史本来就是个看不清的“幽灵”,本雅明甚至说过“现在的历史学家都在历史主义的窑子里被一个叫‘从前有个……’的婊子吸干了”这样劲爆的比喻句,历史,永远是在不断的叙述中被建构的,对今人而言,历史就像一个永远面目不清的“幽灵”。

《王的盛宴》也许是误打误撞地完成了一次“幽灵”式的历史叙述,导演多次提及与秦汉史专家的交流,特别是李开元、陈景元两位:李教授曾给赵高“翻案”,说他并非阉宦;陈先生则说兵马俑不是秦始皇的;而关于秦汉时有没有马镫,史家也有不少的争议。可见,真要呈现历史的“真相”,其实是不可能的任务,也不是电影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王的盛宴》里那些翻来覆去的梦境、臆想和“幽灵”,反倒切了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黑泽明

最新动态: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zzieche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