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婚捐肝救夫”成焦点 《调查》揭秘其中原因

前段时间,苏丹“复婚捐肝救夫”的故事成了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焦点。2012年10月31日,田新丙和苏丹夫妇在北京309医院进行了肝移植手术,手术过程非常成功。手术后,山东卫视《调查》栏目的记者在309医院肝胆外科的病房见到了苏丹夫妻二人。

苏丹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可以下地活动。当记者问起,在得知前夫得病生命危急时,为什么要做出复婚捐肝救夫的决定。苏丹的回答却是从丈夫的角度出发的。在她看来,膝下已经有一个六岁的乖巧的女儿,多年的共同生活,已经把她和丈夫的生命紧紧的捆在了一块儿。

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接受采访的时候,苏丹看上去有一些疲惫,说话时力气也不太足。但透过她平淡的话语,我们不难感觉到她和丈夫的恩爱,那么,在半年前,他们为什么要结束将近10年的婚姻呢?

苏丹的妈妈陈丽娟告诉记者,田新丙夫妇结婚后,就一起在北京创业,合力经营着一家小型软件公司。生活中俩人感情很好,有一个6岁的女儿。但是,在公司的经营上,他们俩的思路不统一的时候,却往往是谁也不让着谁,经常发生争吵。

半年前,因为公司的业务问题,苏丹和田新丙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两个人一时意气,背着家里的老人办理了离婚手续。

苏丹出差期间,田新丙突发高烧,经过医院检查,有10年肝病史的田新丙患的是晚期肝硬化,肝脏已经严重损坏,无法正常工作了。肝脏中的一个小结节,随时有癌变的可能。

田新丙只有38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根据大夫的估计,病情照此发展下去,他可能只有两到三年的寿命了。如果要防止癌变,彻底治愈肝脏的顽疾,他必须尽快接受肝脏移植。可是,要等一个供肝,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跟田新丙离婚两个月的苏丹没有用太多时间考虑,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跟田新丙复婚,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他。其实,这时候的苏丹已经不再对田新丙负有道德和法律所约束的责任,她完全可以在对前夫的病情进行礼节性的问候之后就悄悄走开。但是苏丹却选择了一力担当,心甘情愿的付出。正是这一点,让世人感到震撼和感动。

接受移植手术,需要面临巨大的医学风险。这一点,苏丹并非不知道,她的这份勇敢也绝非出自于浪漫的想象和不切实际。她在面对手术的巨大风险时,表现出了令人钦佩的自我牺牲精神;她复婚捐肝的义举,也让人们在震惊之余意识到,原以为这个早已被冷漠和物欲所充斥的世间,尚有真挚的爱情存在。为此,新京报的社论说道:“前妻坚持复婚为前夫捐肝,实为罕见。苏丹用行动告诉世人,在病魔面前,人性的抉择会焕发怎样动人的色彩。

苏丹说服了田新丙跟自己复婚,并接受自己的肝脏,但这只是她拯救自己爱人生命的第一步。之后,她除了要和田新丙一起携手面对手术的风险,还要面临309医院器官移植伦理委员会的审查。但是,伦理委员会对苏丹手术要求的否决,几乎让她的努力化为泡影。

全国有164个能够做器官移植的医院。根据有关规定,人体器官移植的有关条例的规定,每一个有资质的医院都要成立一个伦理委员会,叫做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与伦理委员会。

石炳毅,是全军在器官移植领域最顶级的专家、 309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的所长,同时,又是医院器官移植伦理委员会的负责人。他不但参与了苏丹、田新丙的治疗和手术,而且还是苏丹两次面对的伦理委员会审查的见证人之一。

石炳毅介绍说,器官移植伦理委员会的设立,目的是在审查器官移植的过程中,法律没有约束到的伦理范畴以内的事情。一个月前,当苏丹和田新丙两个人坐下来,面对伦理委员会的十二名专家的审查的时候,有的伦理委员就提出了几个让苏丹一时难以回答的问题:供肝以后,田新丙做完手术后的情况还不确定,孩子怎么办?苏丹父母的赡养问题怎么办?等等。最后,有8名专家支持苏丹捐肝,4名专家反对。

听到没有被伦理委员会通过的消息,苏丹非常痛苦和难过,甚至感觉有点儿委屈,她就想我做这事明明是对的,为什么会有人不同意。

但是苏丹并没有放弃,她不仅给院长写信,还每天来到这里,向石所长表达她内心急切救夫的愿望,正是由于她长期不懈的坚持,使得伦理委员会的专家破格召开了第二次伦理委员会,并最终通过了她的要求。

每次跟苏丹接触,石炳毅都能感觉到,她的动机很单纯,除了想要挽救她的爱人的生命之外别无他求。

苏丹的坚持,终于换来了让田新丙接受手术的机会。但是,活体肝脏移植可以说是难度最大的一种外科手术,手术中一点儿小小的意外都可能危及到他们夫妻俩的健康和治疗的效果。10月31日一大早,苏丹离开病房去手术室的时候,她和田新丙都不敢肯定,那一次的再见会不会是一次生死的离别,但他们已经决定要一起携手去面对。

为了确保手术万无一失,309医院的大夫做了充分的准备。手术前一天,主刀的杜主任特意到病房和苏丹夫妻俩聊天,让他们放松心情。

31日早上,手术前,护士给苏丹插胃管,因为经历这么大的手术之后的几天,她和田新丙都不能进食,只能通过胃管吸取营养。胃管从鼻孔经过喉咙进入食道,苏丹非常不适应,感觉到恶心,几次差点呕吐出来。

田新丙在旁边的病床上看着妻子为了自己受苦、遭罪,心里满是感激,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温热。

手术从上午8点多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就好像苏丹的勇敢、执着打动了上天,整个手术的过程非常顺利,她和田新丙出血很少,都没有用到术前给他们俩准备好的血浆。

主刀医生切下苏丹590克的肝脏,移植进入田新丙的身体。晚上9点多左右,苏丹被推出了手术室,凌晨1点多,田新丙也完成了手术。两人都被送进了器官移植重症监护室。

在重症监护病房,苏丹苏醒(微博)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丈夫就躺在对面的病床上一切安好,她就知道,她已经把丈夫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

苏丹告诉记者,在ICU里,她和田新丙聊得最多的还是健康,两个人怎么慢慢恢复身体,保重身体,一起迎接出院后的生活和工作。

术后第七天,苏丹已经能够在病房里走动了,田新丙也可以在病床旁边简单的活动。他们俩坐着轮椅转出ICU,要回到普通病房。那天,很多关心他们的人都到ICU的外面迎接他们。

根据记者刚刚从309医院了解的情况,田新丙和苏丹夫妻两个人的身体状况都已经达到了出院的标准。很快,苏丹和丈夫就会回到他们的工作中去,继续在创业路的打拼,而苏丹在复婚捐肝救夫的过程中给我们带来的感动,留在了每个人的记忆里。

在经历了一次磨难之后,相信苏丹和田新丙两个人的爱情,一定会更加牢固,就像开在山顶岩石上的花,深深地坚韧地扎根在土壤里,耐得干旱,经得风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v_ayzh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