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杨钰莹:我不会老,早忘了自己有多大

[导读]杨钰莹的老故事、旧情人依然还是焦点,她可能要面对伤疤又一层层地被撕开。当她坐在我面前的一个小时里,许多往事都以总结性的方式说来时,其实她的故事已经很清晰。

封面人物杨钰莹:我不会老,早忘了自己有多大

《封面人物》杨钰莹

腾讯娱乐专稿(文\楚飞 图\小钢)

在前几天的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杨钰莹唱了一首苏打绿的《小情歌》,网上微博上又热闹了,焦点不是她还那一副青春可人的模样,而是这样的一首另类的歌从她口里出来,着实令人有点小惊艳,清清淡淡的,是另一种感觉。证明她还并没落伍,不是那个只会唱自己老歌的杨钰莹。

印象里,杨钰莹说过的最狠的一句话是“我与整个社会在对抗”,但她没挺住,说完就人前痛哭了,这是她十年前第一次复出时的失望,当初,她被社会围剿、被媒体围攻,最后,她只好躲起来。而今,她还是选择了复出,这一次她选择了一种柔和的方式出来,淡化过去,用江南的柔以及她不老的甜美,转移视线,但她终究还是躲不过会被电视台利用炒作、商演被指耍大牌,媒体对她从复出之始的追捧转变成利用、指责,这些在杨钰莹的复出之路上都躲无可躲,谁叫她当年是带着一身伤痕隐退的呢?

她的老故事、旧情人依然还是焦点,她可能要面对伤疤又一层层地被撕开。淡出的十年光景,她看孔孟、看张爱玲修生养性,但她复出的手法越柔和,其实她的自我保护就越浓。当她坐在我面前的一个小时里,许多往事都以总结性的方式说来时,其实她的故事已经很清晰。

封面人物杨钰莹:我不会老,早忘了自己有多大

1991年杨钰莹曾在剧中以波点比基尼出镜

出道也曾叛逆 穿比基尼拍剧

《我不想说》:我不想说\我很亲切\我不想说\我很纯洁\可是我不能拒绝心中的感觉。

杨钰莹说,她现在回看当年拍的MTV,全部都是星星、月亮、云这种梦幻派的,《轻轻的告诉你》、《月亮船》、《星星是我看你的眼睛》等都是如此,她就是那个时代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但真正让她从南方走向北方的,却是1992年她唱的那首《我不想说》,配上那部火得一塌糊涂的《外来妹》,杨钰莹也一夜之间人尽皆知。而在她唱之前,刘欢孙浩都有唱过,但都没火。

每个歌手出道前都有一把辛酸泪,杨钰莹也如此。离开江西歌舞团之后,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恩师吴颂今带着她南下到了广州。她比别人幸运的一点是,不用去歌舞厅唱歌维持生计,那个时代有不少不得志的女新人最终在歌舞厅里堕落了。但据吴颂今回忆,杨钰莹初到广州的一年,是四处碰壁的,她先后把广州的唱片公司都试遍了,都没有公司愿意签她,当时实力雄厚的中唱广州公司更是直接拒绝了她。

采访中,杨钰莹承认刚到广州的时候,只能唱韩宝仪李玲玉(微博)的口水歌,她出的第一本磁带,就是翻唱韩宝仪。不过那张名为《90韩宝仪》的封面是潘迎紫,名字是韩宝仪,声音才是杨钰莹的。但正是有了这张为生计而录的翻唱磁带,让广州新时代在签不到李玲玉的时候,选择了杨钰莹。

杨钰莹后来一直以甜美示人,但其实在1991年她已经有过当时“非传统”的举动,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她无法成为“甜妹子”。她拍了一部名叫《时光列车》的电视剧,现在网络上流传着她穿红色波点比基尼在沙滩边与几个男人嬉戏的图片和视频,正是那部电视剧的片段。杨钰莹回忆说,那是1991年刚签到新时代不久,公司安排她去拍这部电视剧,“但这个电视剧没有拍好,后来夭折了。”杨钰莹俏皮地纠正,她穿的不是比基尼而是泳衣,“很正常啊,在国外沙滩上到处都是”,她说完这句还会反问,在沙滩不就得穿着泳衣么?

但以当时内地人对性感的宽容度来看,这些比基尼照可能就是堕落的象征。杨钰莹的公司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据悉,新时代后来成功为杨钰莹打造“甜妹子”的形象后,花高价把视频母带买了回来,才不至于当时就在市面上流传,也没有影响到她的星途。

可能我们还想象不到的是,杨钰莹还唱过《江湖怨》等粤语歌曲,虽然她会对记者说,“我粤语讲得几好”,但对这些歌,如同对那些比基尼照片一样,她都不愿意提起,只是说,那些歌肯定是我的声音,“但我真的已经记不起了。”

封面人物杨钰莹:我不会老,早忘了自己有多大

杨钰莹在第一次复出时饱受争议

复出路艰辛 最坦诚却最受伤

《天各一方》:叶落知秋\人去楼空\心情孤孤单单好想哭\感觉你的脚步在我胸口\让我难承受

杨钰莹的眼泪,我只见过一次,2002年她复出在北京开演唱会的那张碟里,唱最后一曲《我不想说》时她的眼泪眼看就要流出来。我还听说过一次,杨钰莹卷入“远华案”和“红色保时捷”后,她对一位广州相熟的记者说出“我是在和整个社会在对抗”之后便委屈地“哇”一声痛哭出来。而这两次都发生在她的第一次复出。

杨钰莹其实是脆弱的,她首次复出失败最大的错误,就是以强硬的姿态回击社会,有错在先还高高在上,这是社会所不能容忍的。

1999年到2002年这几年里,整个社会包括媒体都用一种质疑、排斥、挤兑的心态看待她。但这个时候杨钰莹,急于复出,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浮躁,她对社会的反抗掉以轻心,甚至恶言相对。她和恩师吴颂今打起了版权官司,这场指责杨钰莹忘恩负义的口水战,是杨钰莹复出的第一个恶梦。杨钰莹炮轰吴颂今是“透明物”,“被物质腐烂”等被人视作大不敬的话,全部蹦出来。

2002年4月,她决定接受《鲁豫有约》的采访(节目是当年的8月4日才播出,在她北京演唱会的前5天),她在《鲁豫有约》中第一次回忆了她和赖文峰恋爱的细节。像是有意为之,没多久,她又接受了《娱乐在线》的采访,谈及恋情时措辞前后几乎一致,被媒体怀疑炒作痕迹严重。

正是这一点,让媒体开始唱衰她。2002年的10月,杨钰莹参加湖南卫视《音乐不断》录制时,更有媒体策划假扮歌迷送她保时捷车模,那件事令杨钰莹变得惶恐。第二年,她和吴颂今的官司她输了,吴颂今写下《我给签约弟子杨钰莹写“真”》,书中细节揭露了杨钰莹与赖文峰的恋情和他们之间的种种是非。讽刺的是,这本书的出版社与1998年替杨钰莹出版《美颜物语》的出版社是同一家。

时隔10年后,当杨钰莹就坐在我面前再聊这个话题时,我的脑海里都还能想起她在2002年去湘潭演出时被爆唱五首只有两万出场费的新闻。我问她,其实你上《鲁豫有约》是想对观众有一次最坦诚的相对,结果没想到事与愿违,才让你又有了隐退之心么?杨钰莹停了许久,她不看我的眼睛,偏着头,她说,那个时候确实很想要表达出来,就去上节目了,对于媒体主观意识的集体倒戈,她回避,“觉得唱起来反响不怎么样好,我就不想唱了,自己觉得也有瓶颈,我的复出并没有打开更广阔的天地。”

“ok,那就不唱了,不玩了。”

杨钰莹说完这句,我一时接不上话,她看了看我,又补充说,“生命很长,真实的东西摆在那,岁月终究是有情的,慢慢它就会有一些芳香。”

明知圈子险恶,但终究杨钰莹还是选择了再度复出,赶上怀旧潮顺利复出,但也还是被许多电视台拿去各种炒作,其中被某电视台精心策划的“羞辱门”中,杨钰莹以一个被伤害的弱者出现。这些炒作杨钰莹当然不能全身而退完全撇清关系,她肯定事先也知情,“我都尽量配合,但最后出来是这样,我当时觉得有点失笑,我想他们确实是为了宣传节目,但这种善良是不可以被利用的”,杨钰莹无奈地打了个比方,“窗户打开了,有清新的空气进来,也会有几只蚊子”。

相比于2000年复出的那次,这次复出所遇到的不爽的事情,实在小巫见大巫。

前路难走,愤怒无用。“愤怒?只有肚子饿的时候才会很愤怒,我就是不能饿肚子,其它倒还好。”杨钰莹这句话一语双雕。

封面人物杨钰莹:我不会老,早忘了自己有多大

杨钰莹称最爱闻稻香,以后想到乡下买块地,有篱笆墙那种

隐退变幸福 读书下乡慢生活

《茶山情歌》:茶山的阿妹俏模样\啊吔吔吔吔俏模样\十指尖尖采茶忙\啊吔吔吔吔俏模样

杨钰莹的这首《茶山情歌》收录在1992年《风含情水含笑》的专辑里,20年后这首歌成为“神曲”之一,杨钰莹说去爬莲花山的时候,看到阿姨们也在放这首歌跳舞。而每天都能听到这首自己的“神曲”,也是杨钰莹隐退后的生活写照。

杨钰莹真正隐退是在2004年后。这八年,杨钰莹定居在深圳,彻底远离这个圈子。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她学会换一个角度思考,不上台唱歌,她只是一名普通观众,她看“超女”,也看“好声音”。

杨钰莹在这十年里,看了不少书,回看她十年前的采访,她总是情绪波动很大,容易钻在媒体刁钻的问题里走不出来。但现在的杨钰莹,她更渴望外界对她的解读能是散文式的,她随口能说出像张爱玲、林语堂文中的片段,引用一些诗人的句子。她从前爱看言情小说,但现在张口便可以是老子和孔子,说一堆心灵鸡汤,有时候她答非所问,但想起来却有另一种喜感。

杨钰莹用“逍遥自在”来形容隐退的岁月,她说她属于老子的“乡野派”哲学,所以她会去许多大自然的地方,闻农村稻草的香味,看着人们坐在草垛上聊天,她觉得那是幸福。“现在我觉得幸福的颜色都是金黄色的,就像南方的稻草。我是特别热爱乡野的一个人,我在想城市太拥挤,以后就去乡下买一块地,有篱笆墙的那种。”

但显然杨钰莹这十年过的还是都市的生活,她在深圳定居,问她会不会去自家小区看老人跳舞,她眯着眼说,“会啊,我每天一推开窗户,下面就在跳《茶山情歌》”。而且楼下的老人都知道杨钰莹就住在楼上,平时杨钰莹外出跑步,碰到她们,阿姨都会热情招呼,还不时给她送茶蛋、冻米糖、鸭舌头什么的。她说,在她去年复出的那段时间,有阿姨跟她说,听《我在春天等你》都哭了,让她很感动。

“有一半是在成全自己,希望提高自己,还有一半是亲人、朋友、美食,好多的东西。”杨钰莹隐退的生活就是如此简单,早睡早起,四四拍的生活节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iahli]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