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谈《一代宗师》:我演完还不知道我演谁

赵本山谈《一代宗师》:我演完还不知道我演谁

赵本山剧照

赵本山谈《一代宗师》:我演完还不知道我演谁

赵本山海报

赵本山谈《一代宗师》:我演完还不知道我演谁

赵本山与王家卫

新快报1月11日报道 (记者 刘嫣)《一代宗师》1月8日上映已经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并开始被各种解读。昨天,网上有人贴出了赵本山扮演的丁连山的人物小传,很多看过影片的观众都表示看过人物小传后,之前不明白的一些情节,现在都可以连起来了。新快报记者日前也专访了赵本山,他从电影首映到现在一直都没露过面,这一次也是他首次解读自己扮演的这个角色,并与记者分享了他对于王家卫的看法。赵本山说:“王家卫就是‘一代宗师’。”

【缘起】

“王家卫说‘我看出你的眼睛跟其他人都不一样’,我就答应他了”

新快报:本山老师您已经看了电影了吧?

赵本山:我在配音的时候就看了完整的戏,我相信这是在我所有的影视作品里从来没尝试过的角色。我瞅着不太像我,但是也就这么过来了。就是看完了才知道遗憾——我后面要是坚持多演点就好了。都知道王导这个人呢,拍了很多东西,但不知道剪出来的是谁、有多长戏。这也是我吃苦最多的一次,因为我身体不太好,后来让我去补几天戏。其实我答应了,但因为沈阳有个剧场开业,忙了几天。第二天我本来安排跟小沈阳(微博)一起飞到广州,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夫一看我的血压不行了。非常非常遗憾,跟了这样一批国际大腕儿,还有像王导这样疯狂的导演,一起磨磨叽叽地拍戏,后面坚持多拍点就好了。我会上电影院里感受一下,别人看我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新快报:能聊聊您和王家卫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赵本山:见面那一天他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王家卫的名字在我心目当中已经放了很长时间,他去东北找我,我特别热情地招待了他一次。当时感觉说他好像从来不摘眼镜,后来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戴眼镜?”他说:“主要是怕给家人带来麻烦。”他是一个很深的人。他管我叫大哥,看见我的时候也很激动。在一起唱歌的时候,他让我随意唱,我就唱了几场二人转。他当天很尽兴、很开心。他说:“我看出你的眼睛跟其他演员的眼睛都不一样。”从此我就觉得王家卫拍戏主要是要人家的眼睛,我就答应他了。

新快报:您也和很多大导演都合作过,王家卫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

赵本山:我跟张艺谋陈凯歌(微博)冯小刚(微博)啊都合作过,这些人都挺好,我都非常喜欢他们,而且相处也都非常好。这些大导演很难拿他们来比较,但跟王家卫拍戏是个累活儿,因为你不知道你是谁,他也不和你交流,我演完了还不知道我演谁。原来我以为我是章子怡她爹,后来发现不是,到现场他给你就一行字。但是他有一点好,就是台词,我很怕台词自己说得不舒服。

【台词】

“他说你怎么舒服就怎么来,我说那就说说你喜欢的”

新快报:说起台词,您在片中仅有的几句话都让人印象深刻啊。

赵本山:这个台词呢,得符合当时那个年代,又必须得有我,又必须我是个东北人。所以他给我的台词我是说不舒服的,我说你这话我都没明白,他说你怎么舒服就怎么来。我说那就说说你喜欢的。这个台词的节奏,不像我过去演的那些农村电视剧、小品,它是一个电影需要的、东北文化需要的、《一代宗师》需要的、我本人需要的、观众需要的,都得一体。我的第一个对手就是跟梁朝伟,梁朝伟非常好的一个人,没事也不吱声,总是笑。导演叫我大哥,别人就对我都挺好,我对别人也挺好,大家很默契。我虽然说是很累,但我没累多长时间,其他人可是真累啊。其实我也不能说累,只是时间一长血压一上,脑袋就迷糊,调整不过来。

新快报:您那句“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很经典。

赵本山:就是一个人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这场戏是跟梁朝伟的戏。那场戏说的是我已经脱开世俗了,你想跟我较量我不交手了。说这个话,他是告诉自己,但也是要试探对方,告诉对方年轻的你别不知道深浅,我如果跟你扯,你扯不过我。那场戏就是说我要让着你,不能给你,你不能失礼,你不抽也得拿起来,拿起来算给我面子。所以我掏出一根烟,把话说完了呢,就敬给梁先生一根烟。他听完话,把烟拿回去用火柴划着。我们俩互相都在发功,试探对方是一种什么实力,很巧妙。就一根烟把对方的实力都试探出来了,是较量内心的东西,我非常喜欢。

【拍摄】

“王家卫像是修了个监狱,把大家关进去受磨难”

新快报:刚刚也说到王家卫不太喜欢和人交流,你们在拍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况?

赵本山:作为演员,我应该向他学习。我也导过电视剧,王家卫有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在我们外人看来好似精神病,但其实是他对电影的追求,也是任何人不能替代的。在拍摄的时候,他可以忘掉自己,宁可拍破产也要把戏拍好,这种精神真让人敬佩。我问过章子怡:“你还在拍吗?”她说:“哎呀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还有梁朝伟,我问他多长时间呢,他只是摇头。他们都是非常有成就的演员,可他们都听导演的时间安排,这也证明王家卫的个人魅力。跟他合作,就好像他修了一个影棚,像一个监狱,把这一帮大腕儿关进去一起受磨难。不知道多长时间,但是当你出来的时候,你会有一种被释放的心理,那个时候你是非常美的。所以这些个折磨的过程,我觉得不是个什么问题,因为我什么苦都吃过,我喜欢让他折腾,因为他真能找到你和他共同需要的问题。所以要是拍《一代宗师2》啊,我愿意多配合他一点时间。他可以拍到天亮,我可以一宿不睡觉,我怕白天,不怕黑天,这一点上我们俩很默契。新快报:但是一场戏拍很多遍,还不知道拍什么,不会崩溃吗?

赵本山:我说你拍熬羹这场戏,天天在那熬啊,我都不记得我尝了有多少次,能有百八十次吧。我说这玩意儿能吃吗,我还每次都喝一勺,瞅那锅都老脏了,就是在那折腾。但我是很欣赏他,他能弄出好东西来。王家卫很执着,一个电影筹备三四年,找了各个门派的武术大师访问。拍了一个月,他看着不舒服可以一下子就不要了,又重拍。剧组有三百多人,连吃带住不说,天天熬在那,大家还挺有秩序。后来给小沈阳补戏的时候,我告诉他你一定要弯下腰来去学习。我觉得《一代宗师》,王家卫算是“一代宗师”。

新快报:您怎么去理解丁连山这个人?

赵本山:我觉得他当时的心态,有点像此时此刻我的心态。你比方说我对春晚就没有以前那种渴望和热情,一来是我自己身体不行,二来是年轻人上不来,三来这么多年一直在这个战场上厮杀,万一杀坏了以前都是零。我已经把这个东西看得很淡,丁连山的台词放在当下,也是很有用的。我们国家从穷到富,可是大家都感受不到“幸福”两个字。你说我现在也不缺什么了,但你就是累,找不着原因的累。你可以回避一切什么都不做了,但是你又有那么大一摊子,你身边又有这么一批人,这就是责任了。其实大可不必,还是多多地放下一点,放松一点,放心一点,不要在意太多,这样会舒服一点。我过去是农村出来的,从小差点没要饭,现在不但活过来了而且到今天了,就已经很满足了,应该是一种幸福了。

新快报:您也有慌的时候?

赵本山:怎么说呢,也是天天心慌。不知道慌的啥。可能你也有,大家都在忙什么,不知道忙什么。每天发生的事,周围的事包括社会的事,你就感觉到有点乱哄哄的,心里头有点乱。但是你把这些都看淡了呢,你就变成一个消极者了。末日都是在自己的心里,每一天谁都会出现末日,这个是你无法预料到的,自然灾害包括个人的,车祸也属于自己的末日,就是什么东西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心到了末日,那可就坏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uangminga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