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周迅:对于爱情,我依然执着

[导读]周迅说话的时候,面部的表情多变,手势也很丰富。她如果愿意的话,完全可以一句话不说,光靠表情和手势就足以把她想表达的全表达出来了。文字对她来说反而成了一个拖累。

《封面人物》周迅:对于爱情,我依然执着

看书、走路、发呆、听音乐、喝咖啡,这些事占据了周迅(微博)更多的时间,不再是从一个剧组到另一个剧组。

腾讯娱乐专稿(文/曾剑 图/小钢)

周迅去哪了?

周迅去哪了呢?

从2011年底,周迅似乎就进入了冬眠的状态。中间除了为《画皮2》《听风者》《云图》站台宣传,你几乎见不到她。她到底去哪了?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找我吗?”

“会啊。”

“会一直找吗?”

“会啊。”

“会一直找到死吗?”

“会。”

“你撒谎……”

这是电影《苏州河》开场的对白。“寻找”是这部电影的关键词,对周迅个人而言,“寻找”同样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和美美一样,周迅也一直在寻找一个,当她离开以后,能够把一生的时间花在找她上,并且一直找到死的人。

1993年,周迅跟随一位摇滚歌手来到北京。那位摇滚歌手是窦鹏,窦唯的堂哥。继他之后,贾宏声朴树宋宁李亚鹏(微博)、李大齐和王烁成为周迅的前任男友。

1993年,窦鹏去杭州演出,周迅与他相识,很快,周迅就跟着他去了北京。他们两个人在一起5年,不知道为什么就分手了。后来,周迅和贾宏声在一起,在《苏州河》这部电影里,贾宏声演的正是那个一直找一直找牡丹的马达。再后来,贾宏声换成了朴树。

周迅爱上的前三个男人都很相似,摇滚、脆弱、神经质、有才华,你甚至都会怀疑,周迅爱上的其实是同一个男人。这么说有点不太宽容,与他们三个人相比,后来出现的宋宁,看上去只是短暂地填补周迅感情上的空白而已。接下来的“靖蓉恋”在周迅的感情史上则值得大书一笔,当时周迅似乎已经做好相夫教子的准备,然而,在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又一场“情变”发生了。

接下来的是造型师李大齐,周迅曾经说,嫁定这个男人,她也曾经说过,没有这个男人,她会死。但等到最后的却是淡定的“分手声明”。离现在最近的一段恋情就是看上去就不太靠谱的,而且已经结束了的,她与王烁的姐弟恋。

人们很难知道,这些恋情转承起合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不过,人们完全可以从中看到,爱情对周迅来说,是如同氧气一样必须的,不可或缺的东西。如她演的那些角色一样,她全无保留地把自己奉献给一段段感情。周迅自己也说过,她的人生,似乎只有一个驱动力——爱情。

李少红(微博)评价周迅,说她从爱情中学习表演,从爱情中学习成长。

周迅的爱情至上还体现在,她从来没有绯闻男友,她有的,就是男友。即便分手,她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同她与李大齐分手时的声明:“周迅小姐坦荡面对外界,对情事并无刻意遮掩。这是周迅小姐一贯的价值观,过去如此,往后亦复如是。”

在周迅看来,不管是否身处娱乐圈,爱情这种事就不应该遮掩,就应该大方示人。即便分手了,也不应该忌讳得连个交代都没有。文隽(微博)透露,多年前,他在酒桌上碰到为《海滩》宣传的李亚鹏和周迅。李亚鹏主动告诉所有人:“我和周迅分手了。”周迅当即站起来,端起酒杯:“但我们还是朋友。”

这样子的坦坦荡荡,实在让人心惊。

然而,周迅似乎发现了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

周迅说,以前她没怎么生活过,她的生活就是去剧组,她的生活被工作和爱情占满了。而现在,她尝试独处,过自己的生活。

这很有意思,这个女人在演了20多年戏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没了,然后从头开始去找生活。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杨德昌导演的《一一》里面的一个场景,金燕玲饰演的妈妈哭诉:“为什么我的生活就是这么日复一日的重演。”

周迅与金燕玲饰演的这位妈妈当然不一样,周迅拍戏的生活几乎不可能有重演的机会,她总是从一个角色跳到另一个角色,从一段感情切入另一段感情。有趣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周迅同样惊觉:生活没了。

周迅说,她没有一个时间真正属于她自己,让她能知道自己真正是谁,她真的喜欢什么,她真的不想要做什么。“我不是说我拍戏了,我也不是说拍戏不重要了,只是它没有这么的重要,拍戏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你懂我的意思?”周迅紧紧盯着我,生怕我误会了她的意思。

周迅要的是一个独处,要的是寻见自己的本来面目。

从2011年底开始,周迅给自己画上了一个休止符。她停止接新戏,她很少出席酒会、时装秀、红毯秀这样的场合,她没有在微博上说这说那的习惯。因此,在人们看来,周迅打了个弹指,就“闭关”了。

看书,走路,做饭,闲聊,发呆,听音乐,喝咖啡。这些似乎就是周迅“闭关”时所做的事情。

然而,周迅做的并不止如此。休息了一年多,发现应该很大吧?周迅点头称是,然而,她的收获却是“看佛学的书”,然后“静下来想一想”。

最近《南方人物周刊》发表了对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专访,在这篇专访的100个问题中,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回答了“中国的女演员你喜欢谁”这个普通的问题,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说,他喜欢周迅,看她的电影,他会忘了自己是在看电影。

而“闭关”的时候,周迅看的正是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书,她还买了好些他的书,送给工作室的朋友。周迅说,可能因为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当过导演,她觉得自己比较容易看懂他的东西。“他就是有导演的模式。”周迅肯定地说。

周迅是一个非常容易情绪化的人,我的同事还在流传她去年在戛纳电影节情绪失控大哭一场的故事。对她而言,学佛的“戒”首要的,就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让自己陷进去太深。

她说,有的时候人会不知不觉进入情绪当中,猛然惊醒,她会对自己说:不要!出来!说这句话的时候周迅瞪着眼睛,用手指着虚空,煞是好玩。不过,从周迅的这个“猛然惊醒”,也可以发现,她的进步的确不少,人缺的可不就是这个“猛然惊醒”么?

周迅小时候常做一个一样的梦,她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往下看。为了示范,周迅特意站了起来,做一个俯视的动作。我开玩笑说:“你前世没准是天人吧。”

周迅说:“我不知道轮回多少时间了,应该都做过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周迅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iahli]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