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霍比特》《指环王》十三关联 甘道夫归来

2013年2月22日,由彼得·杰克逊执导的《霍比特人:意外旅程》(简称《霍比特人》)终于登陆内地市场,距离上一集《指环王:王者归来》已经将近十年,且是《指环王》的前传,但让人很熟悉的“灰袍甘道夫”、“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精灵女王盖拉德丽尔、咕噜等都悉数归来,甚至弗罗多、索隆也有登场,带着观众重返托尔金笔下的中土世界……

比尔博·巴金斯:

在当年彼得·杰克逊执导的《指环王:魔戒现身》中,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主要是一个引子性的人物,由他将魔戒赠送给弗罗多然后才有了弗罗多的中土冒险,也带出他写作的六十年前自己的冒险经历。

本片《霍比特人》便为比尔博·巴金斯“正名”——虽然他的旅程终点不是索隆逐渐恢复能力下的中土世界,但被魔龙侵占的地下王国显然也充满着神秘感与危险性,更何况旅程中还有一路追踪的半兽人(他们的目标是一心想要“回家”的矮人王索林·橡木盾,而矮人王的这种“回家”又与《指环王:王者归来》的国王归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说,《指环王》系列是关于夏尔小矮人弗罗多如何从一个平凡人成长为英雄,那么,《霍比特人》则是关于比尔博·巴金斯的克服内心困顿而成长的过程。

弗罗多:

虽然在比尔博·巴金斯踏上远征的“意外旅程”时,弗罗多还没有出生,但电影艺术毕竟可以灵活多变,彼得·杰克逊采取了倒叙的方式,在《霍比特人》的开场不久时便是“许多年后”比尔博·巴金斯给孙子弗罗多讲述远征时的历险的场景,这不仅是避免了平铺直叙的平淡,也将《霍比特人》与《指环王》系列紧密的结合一起。

甘道夫:

在传统的神话故事里,几乎每一个英雄的背后都会有一位导师的指引,而在深受古典神话影响的《指环王》中,托尔金较为严格的依照神话模式设置人物关系,“灰袍甘道夫”便是弗罗多成长里的引路人与导师,且不乏幽默诙谐之处。

同样的,《霍比特人》中比尔博·巴金斯的导师,也是这位灰袍甘道夫——正是他为索林·橡木盾找来了远征军的第十三位队友,也是他相信貌不出众的霍比特人能在非常时刻发挥出超常的作用,也是他坚信着比尔博·巴金斯……

爱隆王:

雨果·维文扮演的爱隆王,在当年的《指环王》系列中早已见证了古远时代中土世界与索隆的两次战争,他对待爱女,还有自我放逐的国王阿拉贡的态度,也推进着剧情的发展(如阿拉贡前往死灵谷寻求故人的实现诺言时,便是得益于爱隆王的帮助与提示)。而在《霍比特人》里他也有数场戏,既有他与索林·橡木盾之间的恩怨矛盾,也有他带兵对抗半兽人的动作场面,其中前者呼应了《指环王》系列中爱人金灵口中所说的矮人与精灵素来不和,后者则呼应了《指环王》中精灵与中土世界的平民组队抗战半兽人。

精灵女王:

凯特·布兰切特扮演的精灵女王盖拉德丽尔,是《指环王》系列中最为高贵的女王,她曾经见识过双圣树的光芒,拥有精灵的永生,并始终保持着智慧与美貌,且个性坚强、睿智又夹杂着丝丝点点对于精灵时代逐渐过去的伤感……虽然她在托尔金的小说原著《霍比特人》当中并没有被提及,但彼得·杰克逊的电影版又怎能让这位高贵的女王缺席呢?

萨鲁曼:

同样在小说原著(彼得·杰克逊的电影版主要是根据托尔金小说的前面数章改编)里没有出现的是“白袍巫师”萨鲁曼,但也被安排在《霍比特人》当中——他参加了灰袍甘道夫、爱隆王、精灵女王等人的复国旅程的讨论。当然,这个时候的“白袍”萨鲁曼与“灰袍”甘道夫还是多年好友。

半兽人:

在《指环王》当中成为索隆的得力打手的半兽人,实际上随着强兽人的出现也已经被有所淡化,但在《霍比特人》中,半兽人则是远征队的最大敌人——他们一路的追踪远征队,并一心想要取得索林·橡木盾的性命,因为当年在矮人与半兽人的一场大混战中,受伤的索林·橡木盾借用身旁的橡木盾几乎取了对方首领的性命(所以也才有索林·橡木盾这个名字),这结下了深仇大恨。

咕噜:

咕噜无论是在《指环王》的小说版还是电影版里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人物,他原本也是一个霍比特人(《指环王:双塔奇兵》有交代),但因为为了魔戒而害死好友从此背井离乡,并被魔戒逐渐的吞噬了心智,并逐渐变成一个畸形的“咕噜”——当年得益于动作捕捉技术,安迪·瑟金斯特别是在《指环王:王者归来》里将咕噜的复杂性表现的既让人同情又有些反感。而在影片《霍比特人》的后半部分,为了躲避半兽人的追击比尔博·巴金斯在山洞里迷路了,并遇到了咕噜。

索隆:

在托尔金的《精灵宝钻》中曾有较为详细的索隆如何利用自己的权谋炼制出至尊魔戒而意图独大的过程,在影片《指环王》系列中魔戒远征队的最终对手便是这位力量慢慢恢复的索隆。虽然说《霍比特人》的终极对手是魔龙,但在精灵女王、灰袍甘道夫、白袍萨鲁曼及爱隆王在讨论驱使半兽人出现在精灵王国的边界时,就提到了索隆,而镜头里也带过了索隆的“寓所”。

袋底洞:

袋底洞是夏尔人的家,当年彼得·杰克逊在《指环王:魔戒现身》的开场一小时里较为详细的介绍了比尔博·巴金斯与弗罗多所生活的袋底洞,其静谧、安宁、美好也与后来的中土世界的冒险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而《霍比特人》在结构上也明显借鉴了《指环王:魔戒现身》,开场的一个小时里同样详细的介绍了比尔博·巴金斯的袋底洞,并带出了远征队的不同队员的不同个性、经历等,与《指环王:魔戒现身》遥相呼应。

瑞文戴尔:

作为精灵王国的“诗意栖居地”,瑞文戴尔在《指环王》系列里已经呈现的如真似幻,也使得后来精灵时代慢慢变成往事的伤感是那么的清晰,但《霍比特人》中瑞文戴尔无疑依然是诗意的乐土,尤其是在48帧的画面呈现下增添了几分幻真。

与此同时,瑞文戴尔还同样起着剧情的转折作用——在《指环王:魔戒现身》里是确定了魔戒远征队的形成,而《霍比特人》中尽管矮人与精灵因为当年精灵的漠视矮人被半兽人屠杀而存在着隔阂,但也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矮人王国:

记得《指环王:魔戒现身》里魔戒远征队刚踏上征途不久,就遭遇了半兽人的追击,他们也就在暴风雪里进入了地底世界,而矮人金灵还发出了来到亲戚的王国的感慨,且他们不仅是要面对半兽人,还要面对来自于地底世界的炎龙……

而《霍比特人》则是将矮人王国作为最重要的场景——因为矮人们的贪婪而逐渐向地底挖掘,结果魔龙出现并霸占了地底王国,矮人族也不得不踏上了背井离乡的餐风宿雨的生活,而索林·橡木盾为主导的远征队的目的便是回到自己的家,矮人王国,为凄风冷雨里漂泊的乡民找回故乡。

至尊魔戒:

由索隆一手打造的至尊魔戒,是电影版《指环王》的重要道具——所有的人物或者故事,都多多少少的与魔戒的现身有关,也表现出众人在面对至尊魔戒的诱惑时的反应(即使是内心纯朴的弗罗多,随着末日火山的渐近他也几乎被至尊魔戒迷失了心智)。

对于《指环王》的前传故事《霍比特人》来说,至尊魔戒只不过是远征路上的一个小风景,因为无论是咕噜还是比尔博·巴金斯并不知道这枚戒指的神秘力量,更不知道因为这枚戒指将会引起一甲子后中土世界的几乎被索隆所毁灭。但无疑的是,至尊魔戒成为了沟通《指环王》与《霍比特人》的一道桥梁。

(阿木(微博)/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