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腾讯娱乐专稿(文/马晓溪) 蹲着冲冷水澡,三餐馒头配青菜,每天的工作就是剥蒜,和一、二十个人一起睡水泥台子,甚至要在众人面前一丝不挂,明星放在这个场景里,不是在拍什么苦情大戏,而是在为自己的过错服刑。

臧天朔前几天假释出狱了,他曾因聚众斗殴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曾因交通肇事罪获刑3年6个月的阿穆隆去年也出狱了,并重新登上舞台。前有刘晓庆(微博)红豆满文军,后有阿穆隆、高晓松(微博)、张默…明星们一个接一个地为自己犯下的错承担责任。从吃穿用一掷千金的明星到服刑人员,他们在狱中过着怎样的生活?是否还有“特殊待遇”?他们又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了哪些看得见或看不见的代价?腾讯娱乐采访市公安局多位工作人员、管教和知情人,试图还原明星的狱中生活。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2010年9月20日,北京市监狱举行一场特殊的迎中秋晚会。领唱者是正在监狱服刑的臧天朔。

明星们吃啥睡哪儿?馒头、青菜、大通铺

曾因吸毒被拘的莫少聪接受采访时回忆:在看守所里,每日三餐只能以青菜以及馒头充饥,这让平日里习惯大鱼大肉的他很难适应。“星二代”张默也不例外,虽然父母是国内家喻户晓的明星,但他在看守所中全无特殊待遇,和其他在押人员一样啃馒头、睡大通铺。

吃:天天馒头青菜 偶尔一顿肉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张默在看守所照样喝粥吃馒头,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图为剧照)

记者特别采访了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据他介绍:在判决之前,嫌疑犯会羁押在看守所,再根据判决结果送至监狱或继续拘留。而监狱和看守所在服刑人员的饮食、起居方面也有所不同。

监狱里的伙食比看守所里好一些,但也有限,一般是三菜加一主食,偶尔碰上白菜炖肉这样的肉菜,服刑人员们可以拿钱换饭票,买盒饭、加菜,表现好的还可以拿票换香烟。

穿:臧天朔光着身子进监舍 狱友惊呼“歌星来了”

臧天朔刚进看守所时,管教人员检查他身上是否藏有违禁品,发现其穿的休闲鞋上有长长的鞋带,为堤防当事人用鞋带自杀,休闲鞋不让他穿了;他的裤子上有纽扣和拉锁,因为拉锁和纽扣也能磨成利物,所以裤子也不让他穿了。这都是针对此类情况的正常处理,落到明星身上也不例外,所以臧天朔是光着身子进的监舍。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臧天朔因聚众斗殴被判入狱六年。

据前往探望的员工称,进监舍后,狱友们见“大歌星”来了,一阵惊讶和“欢呼”,纷纷拿出自己的衣物送给臧天朔穿。

住:一、二十个人挤一个水泥台子

至于住,监狱和看守所的监舍都是二十平左右的小屋,高处设有几个触摸不到的小窗,监狱里一般住四至八人,而看守所则是一、二十人挤一个水泥台子。

在记者的采访中,看守所工作人员多次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来概括明星的狱中生活。据一位曾经参与拘留刘晓庆的干警说,他们在拘留刘晓庆的时候,发现她准备好了一大包行李放在汽车后备箱,后来检查发现里边装的全是洗发水和化妆品,并且都是名牌。

到了看守所以后,刘晓庆曾要求住标准间,就是有空调、有热水、有独立卫生间的房间,但没有被批准。她后来被安排住在一个普通的大房间中,房间中有6个屏风,住5个人,睡的都是地铺。而刘晓庆带进去的洗发水和化妆品被看守所收存。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服刑人员通常多人住一间监舍,没有隔断。图为《监狱风云》剧照

洗:明星也得上公共浴室冲澡 只有凉水

记者曾参观过位于延庆的某监狱,看到囚犯洗澡有专门的公共浴池,洗手间也是共用的,而在看守所,则是每个房间设有洗手间、浴池。明星们也无特别待遇,必须和其他人一道在公共浴室洗澡。据看守所的管教介绍,每个房间的厕所上方都有摄像头,所以囚犯们洗澡一般都蹲着,而且浴室里没有热水,用“泼盆儿”的方法,接一盆自来水,直接从头浇到脚,然后用毛巾擦干身体,就算洗一次澡。这样的方法既节水,也方便打扫,但也让过惯奢华生活的明星们很难接受。

厕所和房间都得自己打扫

每个监舍都由“住客”自己打扫,谢霆锋因交通肇事被拘留时就打扫过卫生间。房间内也由服刑人员轮流打扫,因为地板天天被擦洗,其实并没有什么脏东西,但大家也要一格一格仔细擦,“做”的意义比清理更重要。而每个监区就像单元楼一样,门口有服刑人员值班,管理上实行了“犯人制犯,高度自治”。监舍里待得年头儿最久的囚犯一般被任命为号长,负责安排值班及一切日常琐事。

狱中生活:剥大蒜挑豆子 数着水滴过日子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高晓松曾写下“对不起,永不酒驾”的承诺

在看守所,服刑人员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背《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接下来就是劳动时间。看守所的管教向记者介绍,看守所的劳动一般都很简单、枯燥,有时候挑豆子,有时候剥一天大蒜。而监狱中,囚犯们则被分配为不同工种,有负责汽修的、有负责种菜挖菜的。

歌星红豆在2002年因为猥亵儿童入狱,据同一监舍的服刑人员透露,红豆一开始很不适应监狱的生活。入狱前他的生活极度松散,昼伏夜出,极不规律。监狱实行军事化管理,可是他不会叠被子,叠出来也做不到见棱见角,不符合要求。他还曾经在天河监狱监区的菜园里种蔬菜,翻地翻得满手水泡。

高晓松:连时间流动都感觉不到

监舍中的日子特别规律,早起早睡,毫无“夜生活”可言。曾因酒驾入狱的高晓松接受采访时说:“里面没有网,也没有手机。只有特别高的房顶,有六七米高,那个灯,永远24小时不关,因为怕黑了以后出现恶性事件。处在一个连时间流动都感觉不到的地方。”

高晓松刚进去的时候,因为不知道时间很慌张,就用水瓶做了一个滴水的计时工具。看《新闻联播》的时候,量好半小时的水量,自己就数着水滴过日子。

业余时间:明星们重操旧业搞起了文艺

除了例行劳作,服刑人员也有业余时间,许多明星就利用这点儿功夫重操旧业,干起了艺术活儿。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臧天朔日前假释出狱,梁天等好友为他接风。

臧天朔成了狱中的“书画状元”

北京市监狱自2008年开始便组织了“服刑人员书法绘画兴趣小组”,臧天朔入狱后就开始学习书法。在兴趣班里,从来没有拿过毛笔的他,学习后可以单独完成一幅作品。他的字还得到过展出的机会,这幅字写的是监狱改造的内容提要:“齐心协力保安全,维护稳定促和谐。”此外,臧天朔还有几件工艺品制作也曾入选参展,一个是他独立制作的工艺品“母子情”,另外一件是题为“积极改造,重塑人生”的工艺品。

一名与臧天朔一起服刑的人员透露,臧天朔的书法作品还在狱中获了不少奖,当然,也没少上台表演。

高晓松翻译起了马尔克斯

作为“知二代”,高晓松184天的看守所生活可谓充满文艺范儿——对着墙壁谱曲子,着手翻译马尔克斯,外加啃起《大英百科全书》。他通过助手将状态不停更新发表在微博上,还随时遥控电影《大武生》各项事务。

在入狱之前,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高晓松曾被崔健批评:“根本就是公子哥在搞艺术,搞来搞去都是阳春白雪的东西。”而这次入狱,高晓松在看守所里前前后后一共接触了五十多个服刑人员,还和一位狱友拜了把子,两人相约“2014年一起周游世界”。

照高晓松自己的话,就是“扫除了最后一块盲区,对一些社会的角落或者阶层的了解,正好补上了。”

迟志强的《铁窗泪》就是在狱中创作的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铁窗泪》《愁啊愁》创作者迟志强在狱中。

迟志强是上个世纪80年代知名歌手。1983年,迟志强在南京被捕入狱,随后被南京市检察机关以“流氓罪”批准逮捕,监禁4年。服刑期间,监狱成立了文艺宣传队,迟志强进入宣传队后,结合自身现实创作了多首反映铁窗生活的歌曲,《铁窗泪》,《愁啊愁》等歌曲都曾风靡一时。

他们的特长也帮助他们减了刑

记者了解到,很多入狱的明星都因为在狱中表现突出获得了减刑,如红豆、阿穆隆等人。

迟志强在狱中曾先后3次获得一等功。1985年5月,他被提前两年释放出狱。而臧天朔也是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加符合规定,得到了假释机会。

2010年底,因醉驾车祸入狱的阿穆隆首次曝光了他在狱中的生活。虽然服刑过半可以申请假释,但阿穆隆并没有因艺人身份获得假释,而是因为在狱中的表现,按正常规定减刑。

监狱工作人员还说起一个事,因为不少明星在狱中积极参与各种文艺活动,所以其他服刑人员获得不少和明星同台演出的机会,这在之前是想都没想过的。“同样,明星可能用脚后跟也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场合演唱吧。”这位工作人员说到。

狱中心声:听到有鸡蛋的声音就特别幸福

入狱也让明星们一下从天上掉到地上,有人绝望有人乐观,有人到现在都没有走出阴影。

高晓松:那半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如果没有入狱这段经历,高晓松现在也许还穿梭于各电视台之间,以评委身份恃才放旷挑事端。获释后,“登机赴美,躲躲媒体和酒水”,或许是对那半年的一个总结性行程。知识和修养让高晓松懂得如何面对危机,据媒体报道,他至今坚持认为入狱的那半年,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有时候晚上下雨,他说自己看不到天但能听见小雨,高墙中的他就坐在窗前听雨,仿佛回到了唐宋时代的生活。

以前每天都会为吃什么发愁,在狱中,高晓松只要等两个馒头:“一开门两个馒头,明天肯定也是两个馒头,唯一就是一个礼拜有一个鸡蛋,但是不知道是哪天,生活的唯一乐趣就是这个。推饭的车来,有鸡蛋的时候就是一脸盆,那个鸡蛋互相碰撞,会发出声音,大家听到有鸡蛋的声音,就特别幸福。”

阿穆隆:人或许就需要这么静一静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阿穆隆说自己一直想着如何弥补一切。

相比前面这位“乐天派”,刘晓庆在狱中就忧郁很多,她靠读英文书度日,也不怎么和他人说话。而阿穆隆则到现在也还没走出酒驾伤人的阴影,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在接受采访时,他说出狱前一晚上没有睡着,“既激动又害怕”。害怕的是,自己跟这个社会距离变远了;激动的是,终于可以见到朋友们。

“人有时候或许就需要这么静一静,想通些事情”,经历两年半的牢狱生活,阿穆隆说自己变得没有那么浮躁了,“开始阶段真的很绝望,很可能这辈子就这么毁了。”但他说自己一直想着如何弥补一切,一直为死者祈祷,希望对方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明星出狱后未来发展大猜想

谁没在人生道路上闪过腰,跌倒不怕,怕的是再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出狱不久的明星想要重新赢得人气和信任,肯定要费不少苦心,但前路也不是只有灰暗和荆棘。

臧天朔:从事公益活动将是主要任务

臧天朔在圈中一向人缘很好,大家都爱称他为“朔爷”,此次出狱,更有梁天等一众好友为他设宴接风。很多歌迷也翘首企盼臧天朔的复出,圈里的资深乐评人曾告诉记者,臧天朔有很多走穴的机会,而且商演价格不降反升。但由于在假释期内,臧天朔近半年不太可能高调复出,从事公益活动将是主要任务。

潜力指数:★★★☆

阿穆隆:“芒果”做后盾 有望进军影视圈

还原明星狱中生活:啃馒头睡通铺 数着水滴度日

阿穆隆早在08年就参演过张瑜的电影,图为剧照。

阿穆隆去年9月出狱,两个月后就立马发行了一支单曲。紧接着,他连续参加了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和春晚,曝光率极高,看来老东家天娱并没有放弃这个曾经犯过错的娃。走出高墙后,阿穆隆还选择重新学习。他登门拜访音乐老师,从头开始学习声乐技法、编曲等,看来,他在音乐路上走下去的决心很坚定。

除了唱歌,阿穆隆今后很有可能往影视方面发展,年初他就为某新人歌手的MV客串了男主角,小试牛刀了一把。加上芒果台这几年大量投拍自制剧,年轻英俊的阿穆隆可以施展的地方不少。

潜力指数:★★☆

张默:演技是唯一解药

“坏小子”张默曾因吸毒被警方拘留,但出狱后的他,行事低调了很多,负面新闻也越来越少。今年在《一九四二》里的表演,让张默备受肯定,他也一改往日嚣张的态度,让人刮目相看。靠作品说话,往实力派演员发展,是他今后最好的出路。国内新晋小生里,张默这一型的并不多见,加上大腕爸爸“护航”,这条路走起来肯定不会太难。

潜力指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贵圈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osinalu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