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星悼念张国荣 唐唐:人生无常唯独爱有永恒

[导读]临近四月,张国荣去世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越来越多。昨日,张国荣生前密友唐鹤德(唐唐)首次提笔撰写的悼文就让圈中人和粉丝感动不已。

众星悼念张国荣 唐唐:人生无常唯独爱有永恒

张国荣旧照

临近四月,张国荣去世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越来越多。昨日,张国荣生前密友唐鹤德(唐唐)首次提笔撰写的悼文就让圈中人和粉丝感动不已,“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逝水如斯,而不舍昼夜,人生无常。唯独爱有永恒,让我们继续宠爱张国荣。”

刘若英的这首《四月天》,慵懒的声音敲击着鼓膜,总有那么几下落进了心里。

“我想见,你的脸。”

对影迷而言,在即将到来的四月天里,最想见的那张脸,应该还是张国荣吧。自2003年4月的纵身一跃,转眼就10年。10年了,在这座没有你的城池里,我们早已墨守成规,那些旧的照片,那些旧有的光影,年复一年从未间断;10年了,在这座没有你的城池,请让我们继续想念。

在4月即将开启之际,华西都市报记者通过电话、电邮等方式采访了之前与张国荣合作过的陈凯歌(微博)关锦鹏(微博)等导演,看看他们眼中的张国荣。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逝水如斯,而不舍昼夜,人生无常。唯独爱有永恒,让我们继续宠爱张国荣。”昨日,张国荣生前密友唐鹤德(唐唐)首次提笔撰写的悼文曝光,他引用苏轼悼亡妻的词作为开头,让人唏嘘不已。陈淑芬也被唐唐的文字感动,她透露,三张由唐唐提供的未曝光密照包括张国荣与唐唐回头一笑,以及他们齐齐吃雪糕,非常温馨。

他悼词,感动陈淑芬

为了这次的十周年纪念,陈淑芬为荣迷制作了一系列的纪念精品,她提及其中两本记事簿尤其特别,唐唐首次提笔撰写文章(微博)。昨日,香港知名媒体人查小欣率先曝光了这段文字,“他借用苏轼悼亡妻的《江城子》词道出心声。”她表示,陈淑芬声明不能够拍照,只有笔录。

据了解,陈淑芬很感激唐唐的支持:“他觉得今次十年,大家对Leslie(张国荣英文名)的爱戴(微博),他也希望同歌迷一齐分享。他真的好有文采,用了苏轼的词,好感动!”除了两本记事簿,还有一系列纪念品包括T恤、水杯、纸鹤襟针、环保袋及海报,将于时代广场“继续宠爱十年纪念展”上限量发售,其中环保袋及夏永康[微博]的影集已被预订一空,陈淑芬说:“夏永康印了999本,每本有号码,唐生要走了No.912(哥哥生日)。”

他投资,资产近亿港元

与此同时,香港媒体报道,唐唐曾是银行财务部高层,投资眼光甚准,哥哥生前放心交给他帮忙投资物业,后来唐唐索性辞去正职,专心打理房地产,多年来赚多过蚀。据知当年哥哥留下一笔庞大遗产给一生最爱的唐唐,投资有道的唐唐现手持两项物业,估计市值约8000万港币。 华西都市报记者伍翩翩

人生如影

陈凯歌、关锦鹏、王家卫三大导演接受华西都市报专访——

哥哥“背影”可复制?关锦鹏陈凯歌:难

【憾】关锦鹏:很难再复制“张国荣”

《胭脂扣》里的面如冠玉的富家子弟十二少多少与张国荣有些贴近的,这也难怪关锦鹏在挑选演员时,张国荣成了不二人选。25日,离张国荣十周年祭还有6天,我们拨通了张国荣生前好友关锦鹏导演的电话。他说4月1日,他执导的《胭脂扣》会在香港做怀念专场。

华西都市报:在您的记忆里,张国荣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关锦鹏:他是一个很自信的人。大家都知道其实张国荣的家境很不错,当时他们家里人其实是反对他进入娱乐圈的,但是他自己又非常喜欢唱歌和表演,所以跟家里人是有矛盾的。家里面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他以前是个贵气的小少爷,但为了理想,从家里搬了出来。我们去看他,他也不觉得自己苦。

华西都市报:你曾说张国荣很自恋的,为什么呢?

关锦鹏:对,自恋其实并不是贬义。自恋是一个好的演员所应该具备的素质。张国荣很看重自己,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但他并不过度。

华西都市报:您也会觉得张国荣是一个传奇吗?

关锦鹏:他和梅艳芳走了以后,我总觉得他们身上那种舞台气质,那种表演精神,就真的没有后续了。他们对自身价值的追求,对本身极致要求的演员现在没有了,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会那般去要求自己。所以,他们才能成为传奇。

华西都市报:这是否意味在当下的娱乐圈,很难再复制“张国荣”?

关锦鹏:要怎么讲,也不能全说现在的年轻人比较浮躁,其实是整个大环境都很浮躁,现在的唱片公司,现在的经纪公司也少像当初那样,肯花时间去捧一个新人,去专注培养一个新人了。每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独有的魅力,张国荣和梅艳芳就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价值观,他们做人的价值观,在当下已经流失掉了。所以,我想,这也是大家为什么都在怀念他们的原因。

【恋】陈凯歌:哥哥入梦来,我哭了

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陈凯歌在睡梦中惊醒,那是张国荣离世不久,他梦见他穿着长衫,微笑说“从此别过。”那夜醒,他的眼角竟有泪水流出。在陈凯歌的记忆里,张国荣仅属于那个传奇时代。百忙之中,陈凯歌近日也接受了华西都市报邮件采访。

华西都市报:据说当年为了这个角色,张国荣很拼命地学京剧。

陈凯歌:国荣是极端用功之人。开拍前到北京生活了六个月专心学戏,现在没有人会肯这样做。

华西都市报:您写过《张国荣的眼睛》的文章,在您的记忆里,他有着怎样的一双眼睛呢?

陈凯歌:我还记得在我们拍完段小楼承诺要和菊仙结婚而极大地伤害了程蝶衣之后,他的眼睛中露出令人胆寒的绝望和悲凉。这是他的一个眼神,将《霸王别姬》迷恋与背叛的主题说尽了。

华西都市报:很多人都感叹,是陈凯歌遇到了张国荣,还是张国荣遇到了陈凯歌?

陈凯歌:假如张国荣没碰到程蝶衣,他的天赋是无法展现的,程蝶衣其实是他借用的一个身体,你有了这样的角色,你怎么能不成?感性地说,就是他愿不愿意全情投入。

华西都市报:您说“一直觉得张国荣属于已逝去的时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陈凯歌:当时我们拍摄时他对生活的各方面也都没要求,也没有助理。他只是偶然会说,“今天收工比较早,又是春明景和的时候,咱们去喝杯咖啡吧”。中国有个成语叫器小易盈,但是国荣气量很大,这种气量大的演员才不会在意你今天给我五星酒店没有,才不会在意你给我八个保镖还是六个保镖。

【赞】王家卫:他的脚步也有戏

在王家卫的镜头里,张国荣就是《阿飞正传》里那只“无脚鸟”。

尽管两人在《春光乍泄》之后再无合作,但王家卫仍对张国荣表示欣赏。“张国荣他代表了香港那个时候的艺人的水平,很专业的水平。我记得张曼玉曾说过张国荣,他们合作《阿飞正传》,一场在楼梯里的戏。她听见后面有脚步声,她转过头发现张国荣在走来走去。她问他干嘛,张国荣就回答,我在准备啊,我要做我有脚步声的准备。虽然这场景看不到,但其实脚步也是有戏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马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张国荣逝世10周年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rubyhu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