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Floyd那个未署名团员走了

Pink Floyd那个未署名团员走了

Storm Thorgerson为Pink Floyd设计的唱片封面

Pink Floyd那个未署名团员走了

Storm Thorgerson

斯特姆·索格森(Storm Thorgerson)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不算鼎鼎大名的名字,但他的作品,却在很多时候,会在人们的心底留下印迹。作为一名英国设计师,索格森更为细化的身份,当然还是著名唱片封面设计师,而如果再精确定义的话,当然就是“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御用唱片封面设计师。而提到“平克·弗洛伊德”的经典唱片封面,你首先会想到哪张?是《愿你在此》(Wish You Were Here),还是《动物》(Animals),当然永远回避不了的,自然还是那张《月之暗面》(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平克·弗洛伊德”被认为是艺术摇滚的殿堂级乐队,在大部分时候,艺术的定义当然是指他们在音乐中体现出的张力和戏剧感。但除了声音,如果忽略了贯穿“平克·弗洛伊德”音乐生涯始终的视觉元素,则同样会让这支艺术摇滚名团的艺术魅力变得残缺。要知道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平克·弗洛伊德”出道伊始,就已经开始在他们的演出中,运用幻灯片的视觉效果与音乐的听觉效果相结合,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多媒体艺术体验。而唱片作为当时音乐最重要的载体,则同样不会被“平克·弗洛伊德”忽略。

索格森和“平克·弗洛伊德”的结缘,源于1968年。当时“梦想成为电影人”的他,还是皇家大学电影学院的大二学生。由于接手了室友拒绝的“平克·弗洛伊德”第二张专辑《一碟子秘密》(A Saucerful of Secrets)封面设计,从此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随后,他与奥布里·鲍威尔(Aubrey Powell)成立了希普诺西斯公司(Hipgnosis),开始以影像的方式,成为摇滚乐历史长河中传奇的一份子。

索格森最为著名的设计,无疑就是“平克·弗洛伊德”1973年的经典专辑《月之暗面》。在黑色的背景中,一道光束通过一个金字塔状的多棱镜,从而产生了七彩的折射效果,简约的构图之下,却给人一种超现实主义、甚至外太空的唯美。而超现实主义,也正是索格森封面设计堪称招牌式的风格。

说索格森是“平克·弗洛伊德”的编外成员,其实都不算过分。他对于“平克·弗洛伊德”作品的涉及,不仅仅只是唱片封面的设计,也包括了实体唱片所有有关于图像、宣传品、贴纸、海报和包装的整体设计。这就难怪在2001年,当“平克·弗洛伊德”推出乐队全集《重现》(Discovery)时,特意邀请索格森用一本小册子,详述他为乐队创意图像时的故事。

和当代诸多唱片设计名家,早已经习惯运用PS技术不同,索格森的设计风格虽然是超现实的,但制作手法却又是相当现实的。无论是“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专辑《圣者殿堂》(Houses of the Holly)里那群爬行的赤裸儿童,还是“平克·弗洛伊德”专辑《原子核之母》(Atom Heart Mother)上那头健硕的母牛,或者“缪斯”2009年单曲唱片《起义》(Uprising)的玩具熊海,以及专辑《黑洞启示录》(Black Holes and Revelations)里在“外太空”“搓麻”的场景,甚至包括《月之暗面》的多棱镜,索格森都是通过实景摄影的方式完成。其中,在制作“平克·弗洛伊德”1987年的专辑《瞬间失误的理由》(A Momentary Lapse of Reason)的封面时,甚至还在加拿大德文岛的海滩,摆放了多达700张床作为布景。以非PS的手法达到PS的效果,也让索格森的超现实主义,具有PS所不具有的画面冲击感。在亦真亦幻的触感中,也让其中的寓意更具活灵活现。

4月18日,这位著名的设计师离我们而去,他的作品,从此将封存在人类音乐史的记忆,当然也会不断被更新一代的设计师,作为新设计灵感的采样,甚至继续直接用在T恤衫的胸前贩卖、并流传。作为一名视觉设计师,索格森不会任何乐器,也从来没有演唱过任何作品,但他的名字,却已经与摇滚乐史融为一体,成为世界摇滚乐历史长河的一分子。尤其是“平克·弗洛伊德”乐队的粉丝,更是早就已经把他看成是乐队的一个重要成员了吧?!

文/爱地人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爱地人专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