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俞灏明:我不是英雄,也不想宣泄痛苦

[导读]俞灏明就这样坐在我对面,没任何化妆,留了胡子,或许是想掩盖伤疤,但伤痕还是清晰可见。眼前的灏明,不再是那个少年,可没变的是,对人始终彬彬有礼,哪怕是手上带伤,也会褪去手套与你握手。

封面人物俞灏明:我不是英雄,也不想宣泄痛苦

俞灏明(微博)在烧伤2年多后,终于大方地站在大家面前。

腾讯娱乐专稿(文\楚飞 图\薛建宇)

很难置信,俞灏明就这样坐在我对面,没有任何化妆,他留了胡子,应该是想掩盖伤疤,但脸上和嘴唇上的伤痕还是清晰可见。两年前那次爆破事故之后,他的皮肤变得很差,以前光洁的脸庞上多了许多小坑。我忽然想起在湖南台做记者的时间里曾多次在节目演播厅见到他,少年神采飞扬,常在舞台上玩到失控,那个时候的他是偶像,是万千粉丝心中的“国民弟弟”,在不带妆的情况下肯定不让拍照。但眼前的灏明,不再是那个少年,可能依然没变的是,对人始终彬彬有礼,哪怕是手上带伤,也会褪去手套与你握手。

撕开一个人的伤口是件很揪心的事,在采访中聊到许多旧事时,有时候他有好久说不出话来,手一直在揉眉心,整张脸都变得发红,许久他才会吐一口气,也许他心里想了许多,但最后说出来的,只不过是“不想再提”或者“那个时候”之后就没有了。其实他已经复出很久了,但如今他每出现一次,还是会被冠上复出首秀或者烧伤后首秀的字眼;《天天向上》曾经是他最热爱的舞台,他并不是主角,但他喜欢也适应那份热闹,可是那次变故后,一切都变了,他出现过几次,话不多,他怎么都融不进那个太娱乐的氛围,可能,他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但我很佩服他,不仅仅是素颜见人的勇气,更佩服他在纠结之后说其实他不想当英雄。或许会有粉丝再次因为这句话而误读他,但...被误读又何妨?即使他不是英雄,他也开始传递正能量,做公益,帮助烧伤的孩子,复出拍戏,勇敢面对观众,做脚踏实地的事,成为正能量的化身。

就像此刻,他站上了跳水台,不做英雄只做俞灏明又如何?

伤口已经愈合,不需要同情分

“参加跳水节目是想找回以前的状态,勇于挑战。”

初见俞灏明的时候,他在情绪上有一点点抵触,问一句基本上只得一句。脸上的伤痕依旧在,尤其是嘴唇旁边,哪怕是留了胡子也掩盖不了多少。采访之前我决定与其旁敲侧击地问,还不如直接问伤情,好在俞灏明虽然有抵触,但仍然真诚待人。

腾讯娱乐:你现在状态还挺好的?

俞灏明:还可以。就脸有点肿而已。反正我精神状态很好,基本上已经稳定了。

腾讯娱乐:现在还要定时回医院吗?

俞灏明:还是要回。

腾讯娱乐:看上去手上的伤的面积还比较大。

俞灏明:对,基本上都是上半身的,伤都是上半身。

腾讯娱乐:医生有没有说弹力衣什么时候可以完全不用穿?

俞灏明:因为疤痕稳定期间,大概可能要两年左右,其实现在皮肤增生期已经过了,慢慢已经趋向稳定,不是什么特殊情况的话,都不需要穿弹力衣,但夏天还是比较难熬。

腾讯娱乐:脱衣服的时候会粘到衣服吗?

俞灏明:现在不会粘到衣服,因为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粘衣服什么的不存在。

腾讯娱乐:伤疤未来都能去掉吗?

俞灏明:我其实一直在医院打一些消除疤痕的针,应该是时间的问题就能消除。只是打那些针会对身体不好,因为这些药物可能会对身体有一些反应。

腾讯娱乐:为了伤痕所以特意留的胡子吗?

俞灏明:也不是说特意留,可能我到现在还是不太修边幅,出去的话就很随意,随便没化妆就出门,胡子也是喜欢刮就刮,不喜欢刮就留几天这样子,很随意。

腾讯娱乐:这次参加跳水节目很有勇气,为什么决定参加?

俞灏明:更多是希望通过节目能够找回以前的状态。现在心里面对挑战或者恐惧的时候,是比较胆怯的心态,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个节目,通过训练,把现在的心态慢慢消磨掉,希望自己的状态能够回到受伤以前的,面对挑战的时候也是勇于挑战,不会担心那么多。

腾讯娱乐:刚接到邀请的时候有没有犹豫过?

俞灏明:当然犹豫过,跳水不是一般人随便都能做的,我那时候在想身体状况是否ok,咨询过医生,他们都说没有问题。但是对我来说比较难的是,身体的运动机能还没恢复好,在运动当中可能会吃力些。

腾讯娱乐:家里人得知你参加节目后是什么反应?

俞灏明:他们会有所选择,给我设定限制,到了一定高度就不愿意让我上了。

腾讯娱乐:每天6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吃得消吗?是针对你个人的训练计划吧?

俞灏明:对,教练认为我力量方面需要加强,我涉及的可能也比他们多。体能吃得消,我希望通过这么大的运动,让运动机能有所恢复,慢慢增强训练强度也是没有问题。

腾讯娱乐:训练过程中最难的地方在哪?

俞灏明:最难还是心理,心里恐惧,对高度恐惧,是比较大的问题,在训练的时候,稍有失误就会被水拍到,很痛。训练过程中会不断遇到这个问题,而且不是你解决一次这个问题就没有了,可能中间要克服好几次,这是对我们来说比较难的地方。

腾讯娱乐:大家都觉得你在节目中的那一跳非常完美,这是你最好的一次吗?

俞灏明:没有啦,有一定技术含量,那个动作经过很长时间训练才达到那样的程度,正常发挥吧,对我来说也挺欣慰的。

腾讯娱乐:会不会挑战更高难度的动作?

俞灏明:难度系数不一定多大,但动作要是自己能完成的。

腾讯娱乐:跳水的变数很大,也许下面练的很辛苦,但正式录制当天会失误,会不会担心自己跳不好?或者担心被淘汰吗?

俞灏明:会担心失误,跳水技术含量特别高,稍微用多点力效果又不一样,力度要拿捏得非常准确。淘汰倒是不担心,比赛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名次或者拿到多好的成绩,对我来说就是去证明自己,让大家看到我正在努力的状态,展现比以前更好的俞灏明给大家。

腾讯娱乐:你介意评委为你打感情分吗?

俞灏明:在比赛之前已经沟通过了,我也和教练沟通过,多少评委会给一些感情分,录制当天能感受到有感情分数在里面,他们会说看到灏明这么努力非常感动。我觉得不需要,正常打分就好了。

封面人物俞灏明:我不是英雄,也不想宣泄痛苦

俞灏明谈起去年底的伤后第一次登台,依然满怀感谢。

伤后的第一次登台最难忘

“我不想在舞台上去宣泄这两年经历的痛苦。”

在俞灏明休养的这两年期间,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每期节目都会打出“天天等灏明”的字样,事实上,当我一提起“天天兄弟”的时候,灏明眼眶就红了,眼睛看着别处,眉心紧皱。2012年12月31日,俞灏明出现在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他唱了一曲《其实我还好》,在舞台上只有唱歌和鞠躬,一句话没说,而台上的何炅(微博)谢娜(微博)和“快男”兄弟帮早已泪流满面,而台下他的粉丝也哭成一团。为什么一句话没说?他的回答是,不想在舞台上宣泄他这两年的痛苦,这句话从他口里出来的时候,我有一丝感动,在这个浮躁到人人掩耳盗铃去炒作的娱乐圈,他可以做到收起故事不煽情,委实难能可贵。

腾讯娱乐:对。以前每期《天天向上》都会打上“天天等灏明”,自己看到是怎么样的感觉?

俞灏明:我记得我第一次看是在上海的时候,修养期间在家里面看电视,那个时候我是完全不知会有这样一个片头的东西。最开始以为可能只会看到兄弟们很帅,但慢慢慢慢的,一堆照片叠上去,最后它出现了“天天向上兄弟天天等灏明”这排字,当我看到时那种感觉我现在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感动,就我看到那些字幕的时候,那个瞬间我已经热泪盈眶了。

腾讯娱乐:感动是因为没想到大家还会这么记得你。

俞灏明:我也不是说没有想到,那种感觉说不清楚。

腾讯娱乐:节目组中间有给你打电话商量什么时候再回节目,让你安心?

俞灏明:其实蓓姐(《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从我出院后在上海的时候,就跟《天天向上》的兄弟过来看过一次。那个时候情况不很好,他们过来看,也没有跟我说什么时候回《天天向上》这样的一些话,但可能我们心里都特别清楚吧,我绝对信任蓓姐,不管以后我是什么样子,只要我有回《天天向上》这样的想法,她肯定会二话不说答应的。到了康复阶段,他们的意愿会比较强烈,他们觉得灏明已经恢复差不多了,那就赶紧回去吧。

腾讯娱乐:再回《天天向上》做主持,你能一下子适应娱乐的氛围吗?

俞灏明:其实我不太能适应。感觉这个时间段没有办法太娱乐起来,也不会像欧弟的那种方式,所以还是要慢慢的逐步地去表现出来。

腾讯娱乐:还能回到以前那种随时很high的感觉吗?

俞灏明:还可以,我始终还是性情中人,不是很理性那种人。所以大家朋友在一起,某一个瞬间很开心,就特别会疯,还是会这样。可能我现在状态没有这么好。

腾讯娱乐:你在跨年上唱《其实我还好》很淡定,但身后的好朋友谢娜、何炅、王栎鑫(微博)都哭得不行了,但你却没哭,要强忍么?

俞灏明:我觉得在那时候,我脑子里面想的不是说我经历过什么,在台上我要怎么去宣泄我自己的情绪,我想的不是这些。因为那一次我在上台的时候还是会紧张,毕竟我两年没有登上舞台,所以在表演之前我会很紧张。但我给自己做了一些调整,在表演的时候应该专注什么样的地方,所以在整个表演过程中,我只专注于唱歌。我没有想在舞台上面怎么样去宣泄我这两年经历的一些什么样的痛苦,这是没有必要在台上去表现的。在唱完这首歌之后很大很大一个心理活动就是,我很想很想感谢台下或者是电视机前的这些观众。我记得这时有一幕很好笑的事发生了。

腾讯娱乐:你的粉丝上台献花?

俞灏明:对,我鞠躬,粉丝过来送花。那时我脑子里就一心想着我要向四面鞠躬,要表达我的感谢之情。所以完全意想不到那种画面是这个样子的,我回过头看回放的时候想,我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呢?居然完全没有把上台送花的小朋友当一回事的感觉,可能我真的是太投入了,没有办法顾及太多,很全面地照顾到。

腾讯娱乐: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呢?最开始设计就是这个样子吗?

俞灏明:当然导演组会有他们的想法和设计。因为我本身就不太喜欢说我自己痛苦的事,过程当中我经历了什么、承受过什么,那些没有必要说。我只要站在那里就是在告诉大家其实我还好。

腾讯娱乐:脑海里的画面是一片空白,还是所有画面都会浮现呢?

俞灏明:唱歌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太多画面,完全专注的是唱歌。可能你说的有画面浮现是在我上台之前,就是在走那个通道之前。

腾讯娱乐:那个通道一直往下走是金灿灿的舞台灯光,导演组的意愿应该是希望你再走向未来更好的十年。所以那时候是最百感交集的时候?

俞灏明:我情绪上在那个时候还挺波动的,终于能够重返舞台去表演,对自己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奖励吧。

腾讯娱乐:那次唱歌应该是这些年最难忘的吧?

俞灏明:那是绝对,无可厚非。

腾讯娱乐:下了舞台之后,从台上表演完之后就迅速地离开了?那个时候是还没有心理准备面对媒体和粉丝吗?

俞灏明:没有,因为导演组设计的这个环节,就是我唱完歌之后就直接拉广告。有一个视频在电视上面是看不到的,只有在网上传播,是粉丝拍的一段视频,我唱完歌之后没有立刻走掉,而是去了主持人群跟兄弟们,还有《爱在春天》剧组的演员,去跟他们拥抱,在那个时候我心情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炅哥、娜姐、然后维嘉哥,还有兄弟们的一些表情时,那个情绪又回来了,就特别酸的感觉。如果我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情绪的话,可能我完全不会这样,自己内心不会有这样一个痛楚在,心里也酸了一下。

腾讯娱乐:但还是没有哭?

俞灏明:没有哭。

腾讯娱乐:你应该知道他们在台上已经为你流了很多眼泪,包括王栎鑫他们。

俞灏明:对,我知道,当然在表演的时候我是肯定不知道,那个是看回放看到的。当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情绪更多是感恩吧,因为这两年我可以说是隐藏的,但大家对我的感情没有丝毫的减弱,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肯定。当然,在娱乐圈可能你认识的朋友会很多,但是有很多是没有办法深交的,你在那个时候会发现这些朋友对你的感情是怎么样的,能体现出来。所以我觉得特别庆幸,我能够有这样的友情围绕在身边,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封面人物俞灏明:我不是英雄,也不想宣泄痛苦

虽然烧伤给俞灏明的人生很大改变,但他从没后悔选择这条路。

不后悔进娱乐圈

“我从没做过最坏的打算,我常想的是要回去做我最心爱的事。”

俞灏明当年在“快男”比赛中拿到全国第六的成绩,之后又在《舞动奇迹》拿到冠军,在龙丹妮接手新天娱时期,俞灏明非常受器重,出任“天天主持团”,接连拍了两部《流星雨》,出新专辑又被送去韩国秘训,在同时期的“快男”选手中,他算是发展很顺利的。但这一切,都被那场无情的爆破戏毁灭,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俞灏明不得不中断事业。如果,如果他没受伤,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呢?如果他当初没进娱乐圈,又会是怎么样的呢?好在他坚持即使发生了这场事故,他也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

腾讯娱乐:出事后,哪个阶段是让你最痛不欲生的?

俞灏明:最痛苦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可能是面对生理上面的状况,和心理上面承受的一些东西。长时间没有跟任何人跟外界交流,其实心理状态是会有问题的,肯定会很寂寞。平常我做的一些事情,康复或是充电这些会排得很满,但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寂寞感,所以比较难熬就是在那个时期。

腾讯娱乐:虽然会寂寞,但会排斥外人去看望你么?或者排斥你身边最亲近的人?

俞灏明:身边最亲近的不会排斥,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因为身边亲人如果知道太多的话,或者见到太多的话,肯定会特别难受。我身边的朋友,其实是完全拒绝的,怎么说呢?他们看到我肯定会有不好的情绪,这是百分之一百的事情,没有人会看到我之后还会说,哎呀,你都成这样子了,他们肯定不会这样。他们肯定会过来安慰我,但我特别清楚,他们心里安慰我之后,肯定也会有不舒服的情绪,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是完全拒绝的。

腾讯娱乐:包括“快男”那些兄弟?

俞灏明:包括他们。

腾讯娱乐:他们中第一个见你的是谁?

俞灏明:第一去见我的就是杰哥(张杰(微博))。

腾讯娱乐:张杰其实本身话也不多。

俞灏明:我还在病房的时候他就去看望我,不断地说一些话安慰我。其实我是特别清楚他说的意思,但是我不会把自己不好的情绪传递到他那边。

腾讯娱乐:有经历过一些让你敏感或者难过的人或事么?

俞灏明:没有。怎么说呢?他们也没说过会让我敏感的话,就算他们说了,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觉得我能够消化,能够承受他们说出来的这些话,所以不管他们说什么,不管他们情绪怎么样子,我心里面很清楚就OK了。

腾讯娱乐:恢复期你想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有做过最坏的打算么?

俞灏明:完全没做过最坏的打算。我经常想的是,我要回去做我最心爱的事情。所以这也是我的动力吧!

腾讯娱乐:后悔进入娱乐圈吗?

俞灏明:不后悔。为什么要后悔呢?已经做了选择就不要去后悔,因为后悔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事情,只会让你自己更难受,这种方式是消极的,是一种心理不够强大的表现。成熟的人做选择的时候,你就会接受一系列做出这个选择的一些后果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结果。我会选择接受,而不是说做了这个选择之后后悔,这不是好的方式。

腾讯娱乐:父母有替你后悔过吗?他们可能会希望你过一些平静的日子,不一定要进入娱乐圈。

俞灏明:他们心里可能会这样想吧,但是也没有开口对我说过这样一些话。这个事情没有一个人想发生,所以其实我没有对不住他们。但看到他们,我感受到他们的情绪的时候,我自己当然会很难受。父母每天都陪伴着我,除了美国有一段时间他们没在身边。

腾讯娱乐:如果没有这场大火,你的发展大概会是什么样子的?因为那个时候天娱很看重你,去韩国培训,又是主持,又是接拍电视剧。

俞灏明:对,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很好的作品,但我是很努力一步一步地在往上走,当时是有一个很好的蓝图和计划。

腾讯娱乐:之前在舞台上看到你还是活蹦乱跳的,有时候玩疯了还会失控,现在成熟许多,可能如果没有这场大火,你不会成熟得这么快。

俞灏明:其实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可能大部分源于我心里的一股情绪,通过这个经历,成熟或者怎样,其实在我心里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外界给我的一些说法,或者别人在聊天的时候对我说的一些话,可能只是一点点辅助的。

腾讯娱乐:父母会把外界对你一些稍微负面的东西告诉你吗?

俞灏明:父母在医院那段期间,他们会比较小心说任何事情说任何的话,他们都会很小心地考虑我的情绪。

腾讯娱乐:经过这件事后父母可能会希望你快点谈恋爱成家,希望有一个人长期能照顾你?

俞灏明:没有。我现在还没到年纪呢,还小吧,心还比较小,虽然你看我现在样子有点老,但是年纪还比较偏小。再谈恋爱?还是那句话,随缘,因为我不是太有那个冲动说现在要赶紧谈个恋爱,再说吧。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xiahli]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