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采妮走进《三人行》 “限制级”对话马未都

腾讯娱乐讯 当题材尖锐的电影《圣诞玫瑰》遇到话题犀利的谈话节目《锵锵三人行》,当性情温和的新晋导演杨采妮(微博)遇到嬉笑怒骂的窦文涛和马未都,会产生怎样的化学效应?日前,杨采妮带着自己的导演处女作,讲述性侵题材的电影《圣诞玫瑰》走进了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的直播间,围绕这部影片以及片中的“性侵”案展开了一场“限制级”的对话。

笑谈“被定义”:周慧敏才是真正的“玉女”

在首度执导的《圣诞玫瑰》中,杨采妮通过一件性侵案讲述了一个“被定义”的故事,当天的节目中,主持人窦文涛也拿出了一份杨采妮的“网上个人履历”,并笑称这是杨采妮“被定义”的证据。

“杨采妮,一代‘玉女掌门人’,周慧敏的接班人,清澈文雅,秀色可餐。香港女演员及歌手,出生于台湾省台北市。父亲是上海人,母亲是台湾人。幼年时成长于香港,中学就读于德望学校,15岁时前往美国念书,3年后回到香港发展演艺事业。从事演艺工作六年后突然宣布隐退,与新加坡男友共同发展形象顾问事业,后来事业与爱情都失败,然后复出拍戏……”

对于这份“履历”,杨采妮一直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听完,然后才表示,这份来自网上的资料中很多都不是事实,“比如‘玉女’这个开头就很好玩,因为我刚出道的时候去烫头发嘛,而且因为我自己真的比较喜欢笑,所以大家就会给你一个title这样子,就是玉女,但我在念书的时候是运动员,我是玩标枪跟打羽毛球的。所以后来我看到周慧敏的时候,我觉得她才真的是很斯文很需要被保护的,然后就会觉得说‘玉女’这样一个称号怎么会放在我身上?但后来就觉得无所谓了,因为我知道我还是有我自己的路要走。”

解读“性侵罗生门”:以为的真相未必是真相

“外界的既定印象会决定你对一个人的真正看法吗?”对于这个话题,窦文涛是深有感触,他提到自己曾被调侃为“天下第一黄”,但后来主持了一个法制节目,又有人把他当成了“包青天”,“其实哪个都不是你,但你会觉得这些定义很好玩。”而马未都则觉得这些被别人贴上去的“标签”有很可怕的一面,“如今媒体这么发达,他们会帮你‘库存’这些标签和资料,别人不了解你,只要一搜索,这些别人帮你库存的资料就会被调出来,这很可怕。”

当天的节目中,杨采妮与窦文涛、马未都三人聊到兴起,还在现场观看了《圣诞玫瑰》的30秒预告。对于这样一部“很猛很刺激”的影片,马未都觉得从杨采妮的面相来看,“很不像是拍这样电影的人”,窦文涛则觉得影片传递了一个观点,就是“我们以为的表面上的真相其实未必是真相”。

对此杨采妮也表示认可,她坦言,性侵这个题材始终都带有“罗生门”的感觉,“因为事件发生时通常只有受害者与当事人,他们又常常会在事后对公众讲出不一样的版本,而听到这个故事的人性格又不一样,对这件事的理解也不同,这就是这个题材的奥妙之处,所以我才会希望通过这个题材跟观众探讨对不同人性的感觉。”

默认遇到过“骚扰”:敢说出来是一种勇气

之后,三人的话题开始转向更为直白的性侵话题。马未都认为,性侵是“人类动物性的一种体现”,放到影片中,桂纶镁饰演的是失去能力的人,这样一来,发生在她身上的性侵案就成为一种比较极端的个案,而这与两年前引发舆论轰动的桑兰案如出一辙,“因为她是一个有残疾的人,尤其是行动受碍的人,法律上会更容易倾向于她,若是一个健全的人去提起这个性侵犯的诉讼,可能就会比较困难。”

此外马未都还提到一件事,就是性侵和骚扰之间的界限依然不够分明,窦文涛也表示,作为一个女性,成长过程未必都会遭遇性侵,但骚扰肯定都有遇到过。

对此杨采妮也承认自己遇到过被骚扰的状况,但未必只有女生会遇到,“老实说,我觉得男生也会遇到被女生骚扰的状况。两个当事人在不同时候的心理变化,都有很多因素包含其中,我觉得被性侵的女孩子敢开口说出来是很勇敢的事情,因为要面临周围很多压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