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声代》:拾起诗和天真

《中国新声代》:拾起诗和天真

super baby

《中国新声代》:拾起诗和天真

杨宗纬

湖南卫视金鹰卡通《中国新声代》开播两期,已称得上是异彩纷呈。有静美如天使的,也有活泼可爱如精灵的,当然少不了深情款款的小大人。看着十一、二岁的小朋友们在台上自由自在地歌唱,我不由得想起自惭形愧的童年,手里捏着皱巴巴的几毛钱下楼帮妈妈打酱油都要扭扭捏捏的样子。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呵。

如果《放牛班的春天》给你这样一个感觉,天底下所有的小朋友都是很会唱歌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相比于成人,小朋友对自己声音的控制能力更没有信心,他们普遍很难找到自己声音的位置,所以能把歌唱得好的小朋友其实是凤毛麟角的,要不是林妙可(微博)为什么非得找“替声”呢。但是《中国新声代》的主旨并不在于比赛或选秀。孩子们本就早早地身陷考试的囹圄里了,何必在学校之外又给他们另设一个考场呢?它更像是一场轻松的汇报演出。你可能惊叹于爱新觉罗媚犹如天使掉落凡间的声音,她是这样的无懈可击,早已超越了这个年龄段对音乐的感受力,无论是音色、音准、节奏,等等;你也可能为“SUPER BABY”拍手称快,理查德·林克莱特在十年前指导的电影《摇滚校园》里由孩子们组成的摇滚乐队在这里成为现实,你看那小鼓手的双踩,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一副花架子。当然,我同样也会为没有被四位老师选上的小选手们叫好,譬如那个和曲婉婷(微博)(微信号:wanting01) 同名的小姑娘,她在演唱能力上并没有过多的成人化痕迹,完全是天真烂漫的表达,我喜欢她的表演。所以我说《中国新声代》里面没有输家,参与第一,比赛第二。

与此同时,在孩子们的舞台之外,还有很多的真人秀节目在上演着。许多人都为了他们的音乐梦想而执着奋斗着。可孩子们,你们真的很幸运,至少在现在,梦想这个词还是你们可以轻而易举说出口的词,老师问你,长大了要做什么呀,你会有各种各样五彩斑斓的回答。每个人都是梦想家,可这梦想并不意味着你要为他拼死拼活地付出些什么,首先它必须是好玩,让人高兴。也记得小时候我也非常喜欢唱歌,爸爸拿着一台老式的三洋录音机给我灌录“专辑”,长大后还把这些磁带数位化成CD,家庭聚会时,玩得兴起就把这些老录音拿出来播,听到自己依依呀呀地不着调,真是太羞羞了。成长是一面双刃剑,它让你懂得了审时度势,察言观色,也让你放弃了最初的勇敢表达,譬如在幼儿园的时候对着班上的小女孩大声地说:你长大以后做我的新娘子好不好?当我听着黄誉博唱五月天(微博)的《三个傻瓜》的时候,我一面发笑——确实他已经完全不在拍子上了,可也一面拼命地回忆自己在这个年纪时候的样子。在台上的黄誉博或许搞不懂歌词里的意思,到底什么叫做“所以他丢了诗和天真,寒假和暑假,篮球漫画和吉他”,这些东西怎么丢了。但恰好的是,我确实用遗忘的方式把这些给丢掉了。

所以我说,《中国新声代》其实是一档给30岁的大朋友们看的节目。在许多年前,他们也曾是孩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