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的国际影展之路:拿奖是“天注定”

[导读]第66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贾樟柯的《天注定》摘得最佳剧本奖,这是他首次在戛纳获奖。从国外屡次获奖,到国内走出地下,再到重回戛纳,贾樟柯的曲线电影之路,是那么远,又这么近。

贾樟柯的国际影展之路:拿奖是“天注定”

得奖后贾樟柯携妻子赵涛面对媒体难掩喜悦

腾讯娱乐专稿 文/梦见乌鸦

北京当地时间5月27日凌晨(戛纳当地时间5月26日晚),第66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中国导演贾樟柯编导的作品《天注定》摘得最佳剧本奖,这是贾樟柯首次在戛纳电影节获奖,这个来自山西汾阳,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第六代导演,剑指戛纳,一切似乎又是那么的“天注定”。

中国的第六代导演,永远是一个无解的话题。他们有着对上一代的反叛精神,又作为新时代的代表,迫切希望自己拥有对于时代感受的话语权的表达,而现实往往事与愿违。贾樟柯,作为第六代导演的代表,有着同期导演的共性,也有着自身鲜明的文化根性。贾樟柯的电影之路,不能算是坎坷,却有着非常明显的精神痛感,甚至与其电影作品中的主题完全一致。从国外屡次获奖,到国内走出地下,再到重回戛纳,贾樟柯的曲线电影之路,是那么远,又这么近。

墙内开花墙外香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1997年,贾樟柯处女秀《小武》在次年震惊柏林,贾樟柯被赞誉为“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德国电影评论家乌利希·格雷格尔),更为重要的是,《小武》的出现,树立了中国电影昨天与今天的一块界碑,“是标志着中国电影复兴与活力的影片(法国《电影手册》)”,让中国的新时代电影第一次受到世界的瞩目。

那一年,贾樟柯的处女作《小武》共获得八个奖,并且进入柏林电影节“青年论坛”。这样一部表达现实中国人气息的作品,在国内却没有拿到公映许可证的“龙标”,贾樟柯“地下电影工作者”的身份,伴随着他很长一段时间,让他一等就是八年,不再深刻也不再温暖。

《小武》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也吸引了世界对贾樟柯的投资。当时名声在外的日本导演北野武给了他500万元人民币,而且没有任何要求,拿了钱你就自顾自的拍,不管你拍什么。于是贾樟柯就像一个吉普赛人一样,拉起摄影器材接着回到家乡汾阳,拍出了自己的个人成长回忆录,拍出了过去生活的影像,拍出社会变迁大潮中被忽略的一群人,拍出了平民史诗《站台》

贾樟柯谈论这部电影时曾说过:“站台是守候等待的地方,是离别的地方,是出发远行的地方。”这一次《站台》走进的是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亚洲最佳电影奖、金狮奖提名,说明以往只有少数知名中国导演才有机会获得三大电影节关注的现象发生了变化,也表明了关注普通中国人当代生活的影片获得了国外同行的青睐,年仅30年的贾樟柯已被此起彼伏的赞誉包裹。

《任逍遥》是贾樟柯自编自导的第三部作品,也是北野武投资拍摄的第二部贾樟柯电影。这一站,戛纳,第一次走进戛纳。《任逍遥》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带着高亮的光环,“故乡三部曲”走遍了欧洲三大电影节,贾樟柯名声在外。而实际上,他就像中国导演迷失在无助的艺术感悟中那样,也只能名声在外。

从地下到地上

记得在一篇内地杂志的访谈中,贾樟柯被问及有关“地下电影”的问题时,他说:“我希望我的下一部作品,走出地下。”一个非常诚恳而又满怀希望的回答,换来的是贾樟柯解禁后的首部公映电影——《世界》。北漂一族的爱情、生活与生存,一如既往的贾樟柯式风格,标志着“地下电影工作者”正式走进大众视野,让内地观众首次审视这位在国际上载誉无数,在国内却鲜为人识的“大牌”导演。

第六代导演那特殊的视角,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新时代电影最为真实和自然的一面。人们总是喜欢“报喜不报忧”,可现实却往往事与愿违。《三峡好人》进军威尼斯,一举斩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殊荣;贾樟柯也成为继张艺谋后第二位获得金狮奖的大陆导演,也是首位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荣誉的第六代导演。然而当贾樟柯宣布《三峡好人》与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同一天上映时,在大众眼里他就像唐·吉诃德挥舞着利剑冲向风车。事实上《三峡好人》商业上的折戟早已意料之中,贾樟柯的经历就像本片的主题一样:“该拿起的要拿起,该舍弃的要舍弃。”

2008年,《二十四城记》再度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2011年贾樟柯担任第6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评委,重返威尼斯,是中国电影人第一次担任该职务。走出“地下”的贾樟柯,墙外之花依然盛开。

变化乃“天注定”

作为一位来自民间的70后导演,贾樟柯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一路走来,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都能让一个时代的人产生共鸣。从做导演伊始到如今,贾樟柯的电影用自己独特的语调和镜头讲述着时代的变化,社会的发展,《小武》如此,《三峡好人》如此,《天注定》也是如此。

《天注定》灵感来源于现实,片中的四个人物的故事都来源于真实事件,贾樟柯的时代气息表露得清楚明白。《天注定》第三次来到戛纳电影节,再次入围竞赛单元,并且斩获“最佳编剧奖项”,从这一点上能看出,欧洲三大电影节评审的角度,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第57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到蔡尚君的《人山人海》(第68届最佳导演奖银狮奖),再到《天注定》,现实题材中爆发的艺术力量,占有相当大的分量。

现实题材的电影在内地总是不受待见,正如贾樟柯在国内商业上的作为一样,在如今娱乐快餐为主的电影市场里,他的坚持却与内地电影之潮格格不入。但正当内地很多导演在努力改变自己的电影去迎合国际时,这位不走寻常路的导演固执地坚持信念坚持自己的电影,却一次又一次成功地征服国际影坛。贾樟柯的成功似乎印证着一个趋势:越“中国化”的电影,越是能够征服国际影坛。

从1998年的《小武》一直到现在,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贾樟柯的作品的也一直追随着这些变化而变化,只有风格与个性没有变化,他坚持到了最后,看到了希望之光。《天注定》海外获奖,也在不久前拿到“龙标”,这部充满暴力、却重在讨论人性的作品顺利过审,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贾樟柯摸着了正确的“石头”。正如本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主席斯皮尔伯格就这样点评《天注定》:“中国不仅市场进步,艺术性也在进步。”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也正在潜移默化地放松尺度,这一点并不能片面的说明中国电影正在进步,只能说电影正在顺应时代的发展,对现实题材的接受度也变得越来越高,变化已然。

贾樟柯的获奖,打破了中国电影连续三年未曾入围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窘境,是中国电影的“逆袭”。贾樟柯与中国电影,都有着共同的过往,曾经面临着共同的困难,最终走到了一起。当贾樟柯在国际上屡次斩获奖项的同时,他与内地之间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

贾樟柯“三大电影节”大事记

1998年,《小武》,第4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论坛奖;

2000年,《站台》,第5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提名,最佳亚洲电影奖;

2002年,《任逍遥》,第5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

2004年,《世界》,第6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提名;

2006年,《三峡好人》,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

2006年,《东》,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2006开放奖”;

2007年,《无用》,第6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纪录片奖

2008年,《二十四城记》,第6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名;

2011年,担任第6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评委;

2013年,《天注定》,第6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巴黎欧莱雅特约 第66届戛纳电影节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贾樟柯

最新动态: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zzieche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