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整整二十年前的1993年5月10日,Blur(一般被译为模糊,也被译为污迹或布勒)乐队发行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Modern Life Is Rubbish》(现代生活是垃圾)。相比一年之后的《Parklife》(公园生活),这是一张在商业在并不太成功的专辑,尤其是在美国市场更是应者寥寥。对于一张以嘲弄美国为目的的唱片,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否就是Blur想要追求的目标?

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Modern Life Is Rubbish》专辑封面(上)与专辑封面野鸭号蒸汽机车原型(下)

专辑封面的来历

《Modern Life Is Rubbish》的封面设计,来自于英国哈利法克斯图像资料馆的一幅画作收藏。封面的蒸汽机车,正是历史上曾经创下过时速203公里的“野鸭号”(LNER Class A4 4468 Mallard)蒸汽机车,而这也被认为是蒸汽机车所能跑的最高时速。而由于Blur的这张专辑,想要表达的就是用英式传统文化来蔑视美式快餐文化,因此乐队的设计顾问公司Stylorouge,最终也从哈利法克斯的图库中,找到了这张很有战前英国范儿的图片,作为Blur专辑的封面。毕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英国都是全球政治、军事和经济的霸主,更代表了一种工业时代主流的文化体系。这感觉,其实和咱们的当代文化人,动辄喜欢拿出汉唐文化来显摆,都算是一个道理。

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提Blur就不能不提他们的主脑Damon Albarn

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Damon Albarn正是在Bayswater路发现了Modern Life Is Rubbish的涂鸦

现代生活?美国生活!

不过,《Modern Life Is Rubbish》这张专辑,最初却不叫这个名字。在唱片的录制过程中,Blur乐队在记事板上标注的工作内容,一直是“英国Vs美国”这个充满杀气和角逐意味的名字。

Blur和Suede一直被认为是继The Stone Roses之后,英国摇滚乐给予世界的划时代的乐队,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启了一个被称为Brit-Pop的英式摇滚新时代。不过,在这个时代到来之前,实际上在大国际的前提下,英国流行乐于八十年代的美国重金属音乐潮,以及九十年代初以Nirvana为代表的Grunge风潮面前,至少在商业和文化影响力上,是过得并不尽如人意的,尤其是和曾经的“不列巅入侵”的荣光时代相比。而生活在这样的音乐影响下,以及英国文化长期的浸淫下,对于Blur这群土生土长的英国青年来讲,多少肯定会因为大英帝国在全球的衰落,以及英国流行音乐被美国流行音乐的赶超甚至垄断商业市场,会产生一种“仇恨”的心理。甚至把当代文化种种的不堪,快餐速食音乐的过错,统统归结于美国这个当代世界经济和文化的风向标。而在Blur的早期音乐中,一直充盈着一种具有英式朋克的基调,以及英伦小调的旋律,他们的首张专辑,也被认为是The Beatles、David Bowie和The Kinks音乐的回流。正是他们固官运亨通英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表现。而他们的这种音乐基因,在早期也导致了当时还沉溺于西雅图之声的美国听众的漠视。于是,Blur在九十年代初于英国本土一战成名后,转战美国巡演并失利,也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甚至于,糟糕的美国巡演,还引发了成员内部以及与经济人的矛盾。虽然,这和美国流行音乐甚至美国无关,但不幸的是,它毕竟还是对Blur产生了影响,直接导致他们对于美国的不屑,并引发了对他的嘲弄。

因此,当Damon Albarn偶然间在伦敦的Bayswater街上,看到一条名为“现代生活是垃圾”的涂鸦后,就很快把现代生活和美国生活联系到了一块,并借用这个名字,将美国当成是现代生活的万恶之源进行戏谑和嘲讽,也直接催生出《Modern Life Is Rubbish》这么一张划时代的英式摇滚经典专辑的诞生。

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Paul Gribble的画作

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Paul Gribble的画作

谁画了驰骋的“野鸭”?

画下Blur这张专辑封面的Paul Gribble,1938年出生于英国,并一直居住在布里斯托尔,直到近年才迁往埃克斯穆尔国家公园中心的一个小村庄。Paul Gribble在年轻时,就已经赢得英国艺术学院的奖学金,在完成学业之后,他随即进入广告领域,成为一个平面设计师,并且曾经在国际包装展中获奖。

Paul Gribble同时也擅长多种题材的图像工作,如肖像画、儿童画、体育画像等等。他的画作不仅在全世界大量展出,并举行过诸多的个人画展,还被销往美国等地,成为近年来诸多收藏家偏爱的当代画家之一。

当然,Paul Gribble最有名的画作,还得属他为Blur所画的专辑《Modern Life Is Rubbish》。青灰色的天际与“野鸭号”蒸汽机车几乎要融为一体,既代表了一种历史的厚重,也象征着一种历史的尘埃。犹如老照片般的色调,在Blur对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文化的嘲笑中,因此既显得有点苍凉,也有点无奈。

爱地人:Blur乐队的日不落之梦

蒸汽机之父瓦特也是科技领域的励志明星

从瓦特到“野鸭号”蒸汽机车

关于蒸汽火车,人们首先就会想起他的发明人瓦特。这位出生于英国苏格兰地区的发明家,很小就受到其工匠父亲的影响,表现出对实验的兴趣和才华。有关于他小时候从用布把水壶的壶嘴堵住,最后发现蒸汽的力量能把壶嘴推开,由此而发明蒸汽机的故事,不仅在科技界成为经典的佳话,甚至也是许多人童年的励志榜样。

从1756年在格拉斯哥大学担任仪器修理员,从而接触该校比较完善的仪器设备,从而为他的蒸汽机研究工作打下良好基础,再到1765年发明分离式冷凝器,直到1790年发明蒸汽机配套压力计,瓦特终于完成了第一部现代蒸汽机——高效率瓦特蒸汽机。紧接着,瓦特蒸汽机就在纺织、矿业、交通运输等方面得到了广泛应用,并且成为英国和欧洲第一次工业革命地重要推动力,使世界进入了“蒸汽机时代”。

不过,让瓦特怎么都不会想到的是,他所发明的蒸汽机,不仅推动了现代热力学理论的研究和发展,或者只是单纯的工业文明,而是对整个世界的文明,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为正是蒸汽机的发明,以及欧洲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到来,直接奠定了现代的工业文明,以及未来全球金融体系的建立。也正是蒸汽机车的轰隆隆巨响,与此同时开启了殖民时代的到来。地球上许多角落原本平静的村庄、山脉,都随着铁轨的铺设和蒸汽机车的驶入,从而被迫融入工业革命的浪潮,成为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地球村的一部分。以中国人普遍都会了解点的近代史来讲,现代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就是封建王朝的结束和随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屈辱历史,以及随后从交通、政治、金融、文化、体育等一系列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根源来讲,莫不都是因为蒸汽机所带来的工业革命的急速发展。如果再把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根源,也归结为工业革命,那么蒸汽机同样更是“罪魁祸首”。

从1804年由英国人理查·特里维西克制造出世界上第一部蒸汽机车,到1829年乔治·史蒂文森制造的“火箭号”投入商业的使用,再到1883年由法国首都巴黎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横跨欧亚大陆的“东方快车”号开通,以及1938年7月3号由“野鸭号”(LNER Class A4 4468 Mallard)创下126英里(203公里)的蒸汽机最快时速纪录。一部蒸汽机车史,代表的恰恰就是一部现代工业革命史、科技史、文化史,同时也是英国这个日不落帝国史上最强盛的巅峰史。而恰恰也正是在上世纪中叶开始,内燃机车取代了蒸汽机,以及随后超音速和磁悬浮化等新科技的到来,英国在全球金融、工业和科技等领域的霸主地位,逐渐被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国取代。日不落帝国,转眼也成为了历史的符号和光辉岁月的回忆,即使是当年被认为是洪水猛兽的蒸汽机车,也已经被归入象征英国传统和古典文化的范畴。文/爱地人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爱地人专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