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地人:理查德·克莱德浪漫

[导读]理查德·克莱德曼也许不是古典音乐里的名家,他的演奏在技术上绝非独一无二、己有人无,他的演奏风格也算不上开一时风气之先河。但其演奏风格中的“浪漫”气质,却让他成为超越音乐分类的大家。

爱地人:理查德·克莱德浪漫

专辑:Romantique浪漫

艺人:Richard Clayderman理查德·克莱德曼

厂牌:迪卡唱片/环球音乐

时间:2013/05/08(国内引进)

理查德·克莱德曼(Richard Clayderman)无疑是将古典音乐平民化的钢琴演奏家,说他是音乐家,其实也不为过,即使在许多正统死板的古典人士看来,他的音乐过于“媚俗”了。但正是在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弹指间,许多在古典音乐世界里的名曲,终于有机会打破藩篱,走向当代的大众。这当然不是媚俗,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样的亲民,实际上也是理查德·克莱德曼重新赋予了古典音乐以感性,是古典音乐的一种回归。毕竟,音乐生来并不古典,只有动听才能经典。也因此,理查德·克莱德曼才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称为“世界上最成功的钢琴家”。这个称号有理有据,至少能够凭借琴声征服毫无古典音乐根基的中国听众,就足以说明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成功。

理查德·克莱德曼也许不是古典音乐里的名家,他的演奏在技术上绝非独一无二、己有人无,他的演奏风格也算不上开一时风气之先河,创造一个时代的潮流,甚至影响钢琴演奏技术的发展。但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风格中的“浪漫”气质,却让他成为超越音乐分类的大家。在出道十五年后,他推出这张以《浪漫》(Romantique)为名的专辑,既是他对自己六十岁人生的交待,也更有助于乐迷更好的回溯属于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浪漫音乐人生。

曾几何时,理查德·克莱德曼用一曲《命运》,告诉人们摇滚与古典完全没有距离。而这一次,他则用整张专辑,打通了古典与流行、传统与现代的壁垒。虽然,时至今日,传统与现代、古典与流行或摇滚的结合早已经彼此交错、胶着,成为一种音乐发展的常态,很多音乐人,更以此为事业发展的方向和主线。但大部分的作品,还是出于音乐技术的层面,甚至包括音乐人在音乐上的野心,决定了这样的融合概念。而理查德·克莱德曼有所不同的是,作为一位法国钢琴演奏家,他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浪漫情怀,也使得他更多是出于一种对古今皆同的浪漫情愫,去理解并表现音乐从而形成一种个人风格的。那既是法国人天生的多情、浪漫和唯美,也是理查德·克莱德曼对音乐轻柔、儒雅的理解。至此,所谓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就只是一种结果的使然和必然了。

于是,新晋“格莱美”天后阿黛尔(Adele)的代表作《似曾相识》(Someone Like You),在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琴声中,再没了原作的那种烟熏效果,代之以绿波荡漾的柔美和旖旎。而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那首问世以来,拥有无数翻唱版本的名曲《哈利路亚》(Hallelujah),则在以往或圣洁、或沉郁、或拧巴的版本之外,有了另一份裙裾飞舞的光亮和神采。尤其是琴声与合唱、乐队音色平衡的融合,不过分夸张的力度运用,也使得整首作品极其的轻盈,让人仿佛回到了八十年代轻音乐流行的那个时代。

《今夜无人入眠》(Nessun Dorma)和《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两首普契尼的咏叹调,同样在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指间,多了许多轻盈和曼妙的唯美,低音与高音近似的音频和力度,不仅让乐符的密度因此更高,也让作品听起来更诗情画面、行云流水,并给人一种亲切、宁静的抚慰作用。

而《水边的阿狄丽娜》这样的成名作,自然更不可少。时至今日,这首乐曲就像是《爱的罗曼史》于之吉他这件乐器一样,已经被认为是钢琴演奏曲目中的代表作品。在当代普罗大众中间,其知名度甚至远甚于一些肖邦和贝多芬的作品。这是因为乐曲的美妙,更是因为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气质,将钢琴这件乐器,最大限度变得感性和浪漫。这份浪漫的情怀,既可以让任何人的感官,可以在第一时间本能的曼妙起舞,也可以让一个不懂古典音乐的人,瞬间就能够感性地体悟到古典音乐之所以迷人的魅力。

文/爱地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爱地人专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