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乐队《听山》:智者乐水,山人乐山

[导读]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山人乐队这张《听山》回归了自然与家乡的怀抱,对民歌改造加工以及重新创作,以民族化乐器演绎出独特的音乐作品。

山人乐队《听山》:智者乐水,山人乐山

华语乐坛在flop的同时,作为链条上的最末端,内地乐坛必定flop无极限。起步晚于港台,发展中又遇到盗版等华语乐坛自有特色现象打击,颓势自不言喻。如今港台音乐还在工业化作品中苦苦挣扎寻求良机,而内地乐坛则呈现了两种适者生存的主流现象:农业重金属与巡演。

农业重金属的盛行,源于内地受众人群的庞大。旋律口水化、歌词低俗化、音乐风格浅尝辄止,广场翩翩起舞的大婶老太太们、农民工二代、无暇听歌的普通青年,都是它的受众群体。巡唱则是曲线救国的重要手段,那些小众的、地下的、独立的歌手及乐队凭借巡唱维持着自己的生存,进而涌现出不少优秀的歌者。

山人乐队就是其中一员,这支组建于1999年的云南乐队,2009年方才发行首张专辑《山人乐队》摇滚自嗨了一把。这自然要感谢各种音乐节,感谢芒果台《快乐大本营》和《节节高声》的舞台。这张新专《听山》不再嬉笑怒骂自嘲城市生活,他们将目光投向自己深爱的土地。“我们之前更多的是做一些原创的音乐,这张专辑想要尝试把云贵地区少数民族的音乐介绍给大家,他们的音乐慢慢地流失,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再去学习本民族的音乐。我们希望通过这张专辑让更多人了解云贵少数民族音乐。”

高晓松(微博)在《晓说》里感叹泱泱中国竟然没留下多少经典曲子,而山人乐队这样的音乐理念显然难能可贵。山人自有妙计,他们采集家乡的民歌小调并加以改编,造就了这张流淌着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血液的专辑。正如其中的《失传》,彝族老妈妈唱出尚有记忆的曲调,虽有失传的遗憾,却有采样的欣慰。

整张专辑洋溢着质朴欢快的民族风情,山脉成为这种风情的背景。根据彝族民歌改编的《左脚调》,是在云南楚雄地区(小凉山)广泛流传的曲调,短短四句歌词,就感受到了最质朴的彝族文化;根据丽江纳西族传统打歌跳脚曲调改编的《啦嗦咪》,勾勒出一幅玉龙雪山下纳西人围着篝火唱歌跳舞的画面;根据怒族民歌改编的《老姆登》,意为“人喜欢来的地方”,来源于云南西北部怒江州福贡县海拔2100多米的山上一个叫老姆登的小村子(中国唯一的怒族乡),这首作品传达着他们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爱;《螃蟹》是云南昆明的一首童谣,属于汉族花灯曲调,诙谐幽默,生动活泼;《鼻涕童》同样童趣十足,用山野娃娃们的鼻涕为主题,引出他们无忧无虑的快乐;《彝佤》将云南楚雄大过口彝族的传统旋律和佤族传统打歌形式加以融合,呼吁离开故乡漂泊的人赶紧回故乡,欢快的曲调上增添了几份乡愁;《酒歌》表达了彝族人爽朗的一面,“不来就说不来的话,要来就说要来的话”。

除了民族风情,山人乐队还饶有兴趣的加入了世界音乐元素。《佤歌》是佤族人在迎接朋友到来后唱的一首酒令,为了友谊可以付出生命,在表现佤族对朋友忠诚的同时,影射出佤族传统的生死观。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将西非打击乐与佤族打击乐相融合,还加入了类似RAP的元素,听上去传统又别具一格;《撤退的歌》则是根据南非民歌而改编的歌曲,描写了人民向往和平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山人乐队的民族化唱腔赋予了它一种“中国风”。

在听山听自然的同时,思绪偶尔也会回到城市之中。《迷走》中响起地铁报站的声音;《朝九晚五》讲述的是“早上是为工作,晚上是为生活,一天一天无聊空虚寂寞单调的度过”的都市生活;而《无声世界》则是用电子与摇滚的城市音乐元素来描绘山水。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山人乐队这张《听山》回归了自然与家乡的怀抱,对民歌改造加工以及重新创作,以民族化乐器演绎出独特的音乐作品。专辑中没有痴男怨女,没有钢筋水泥,只有沉甸甸的民族果实。而山人乐队也不失“最具中国特色的少数民族原生态乐队”的大咖身份,将专辑演绎的如此惊艳而不失流行水准。

(文/麦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