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 & Me》:非典型性小清新,典型性indie

当何欣穗的新专辑《She & Me》千呼万唤始出来时,很多歌迷都淡定的不像话。的确,她就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歌手,学不会歌坛上“趁热打铁”、“讨好市场”等八股文,也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明星优越感,她习惯玩消失,她属于自由,沉浸其中并乐此不疲。

1999年发行首张专辑《完美小姐》时,她已经31岁,过了歌坛上规定的黄金年龄。专辑将情绪化的任性融入电子摇滚式音乐中,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并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以及最佳专辑制作人。而后她隐匿:当网络社群cialala学园专任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写词谱乐,幕后制作,为他人作嫁衣裳;撰写自传文集《笔逗言》,成为摇笔杆式作家。三年后,第二张专辑《她的·发光摇摆》姗姗来迟,歌词中加入天马行空的暗喻,编曲依旧风生水起,一举斩获获得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年度十大专辑。之后组成“穗好”、“九月露营人” 等乐团忙于巡唱义演等活动,陆续发EP与单曲,直到今年才有了这张“合辑”《She & Me》。

将何欣穗的音乐归为小清新不足为奇,她的作品很情绪化,编曲不拘泥于传统的格式,迷幻电子与试验性摇滚营造出一种清新脱俗的氛围。歌词直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不爽就是不爽,没有拐弯抹角的余地。这种情绪化在她的成名曲《自己喂狗》中发挥的淋漓尽致,只是直白的歌词无法被以45度角仰望天空的文艺青年们所接受,也让她在小清新大红大紫的年代里始终小众着。

“我觉得做音乐不是要靠拢主流市场,而是要保留自己的音乐自主权。” 何欣穗给华语乐坛带来的价值正是这种“音乐自主权”的独立精神(Indie)。在音乐范畴中,Indie是一种音乐人对于音乐创作的态度:不媚俗、不落窠臼、不被束缚。这种态度勾勒出倔强女声何欣穗的鲜明个性,比如《讽刺》中发出的绵羊音唱腔;《十个汽球》中“少一些拘束,少一点传统”的呼吁,还有故意的错别字“汽球”;始终坚持将ciacia第一个c小写的强迫症状等等,都是她不向主流音乐的商业性屈服的最好写照。最重要的是,她的作品富有创造性与勃勃生气。

这种Indie在这张《She & Me》延续着,《A Dialogue Between Me & My Ghost》针对抑郁症描绘了自我与心灵的深层对话,题材新颖;《让彼此快乐》高潮部分的鼓点与电子让整首歌听起来光怪陆离却有一种畅快感,表达了爱情中长痛不如短痛的观点;《不好听的话》是专辑中最情绪化的作品,前奏中鼓噪的摇滚、刻意营造刺耳的划音,在副歌中用电子舞曲节拍一一冲淡,“不好听的话我不听了,不好听的话你自己留着吧”。

年龄的增长,给她的倔强涂上了一层暖色的光晕,让整张专辑洋溢着小清新的气派。死亡意识的临近让专辑只收录了《我们快乐地向前走》的the birth版本,突显出生的希望与光辉;作为政治宣传的手段,《Here To Stay 》和《英文歌(54321)》都显示出极强的亲民性和温暖感;同名曲《She & Me》作为电影《宝米恰恰》的主题曲,自有一副校园气息。

(文/麦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