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Beyond是一支口水乐队吗?

新京报:Beyond是一支口水乐队吗?

(文/戈非)Beyond30年,前乐队成员内讧之后,外界的喧嚣又开始了。近几日关于Beyond摇滚是不是“口水”的讨论又开始在文艺青年之间开始了。30年后我们再看Beyond,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乐队呢?

上世纪90年代初,处于下岗边缘的父辈们着手规划青年的未来,走各种关系要把大街上惹是生非的年轻人送进一个国营岗位,在几年后结婚生子,安全地进入那条他们已经走了很久却从未怀疑过的老路上,变成另一个他们。而那些荷尔蒙燃烧的青年在路边的台球桌旁,凝视每个经过的年轻女性,无聊中虚度光阴,空气里飘浮着Beyond的歌。黄家驹激越孤独的嗓音和黄贯中血性的吉他solo里可以进入这些动荡的心灵:早期的《90年代的忧伤》《你知道我的迷惘》,后期的《无语问苍天》《无尽空虚》等。

大部分Beyond的歌都没有为你指明前途,给你打鸡血,只是让你看到,遥远香江那几颗同样空虚的同样挣扎的心灵。理解,这个词在那个年代很热门,但父母们很难理解这些困兽般的年轻人。不知道有多少可能喋血街头或安于天命的青年用Beyond的歌驯服自己狂野的心,获取重塑自我的力量。

至今,我没有再看到那样一个景象:学生、无业青年、事业单位员工、农民工、古惑仔……几乎那个时代的年轻人都在唱Beyond的歌。有人说,那是因为Beyond的歌“口水”,缺乏思想的深度。可20多年过去了,这些“口水歌”还在被传唱,这些唱片还在被不断再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口水歌”拥有这样持久的生命力呢?

首先,家驹的唱腔在90年代算是极具辨识度的了。很多人可能首先记住那个“羊叫唤”似的家驹式颤音,这对邓丽君时代过来的人来讲,简直就是破坏,缺乏美感。因此,这把嗓子本身就是对那时代声音美学的一种本能的反叛。崔健也是在那个时代发出奇怪的声音。

再说旋律。Beyond的很多歌曲之所以经久不衰,也基于他们坚实的旋律。这一点Beyond的确有点像早期的披头士乐队。论流行度,《光辉岁月》不见得比《let it be》弱多少,Beyond乐队具备创造经典旋律的艺术才能。

从音乐编配来看,早期的Beyond略显青涩,但这给他们的音乐以粗糙的力量,因此很多人喜欢他们的首张专辑《再见理想》;中后期,尤其加盟华纳之后的《继续革命》,在音乐的水准方面日臻完美。其中《长城》《农民》等歌曲无论是旋律、歌词、编曲,还是视界的宽度,艺术性都达到同时代的高峰。一个摇滚乐队的吉他手很多时候和主唱一样重要,黄贯中的吉他完全做到了,每首歌的前奏间奏,阿Paul的吉他完美地拓展了歌曲的意境,《真的爱你》《海阔天空》《长城》等歌曲的吉他Solo同是乐队的标志,而华语乐坛能与之比肩的甚少。

Beyond当然也是一个时代的造化,崔健、罗大佑、披头士乐队、鲍勃·迪伦,谁不是各自时代造就的英雄呢?虽然不像崔健、张楚(微博)那么尖锐,但Beyond的纯真与浪漫,同样让一代青年感受到一种草根的力量与独立精神,这既是对香港90年代商业繁荣下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抗和关怀,也是爱与和平的摇滚乐精神的传承。

遗憾的是黄家驹死后,beyond再也没能创造他的奇迹,否则这个总是能爆发惊人论断的时代,又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们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tomatofe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