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北京卫视热播 打响婚姻保卫战

《我的父亲母亲》北京卫视热播 打响婚姻保卫战

《我的父亲母亲》剧照

腾讯娱乐讯 情感伦理大戏《我的父亲母亲》将于7月20日在北京卫视红星剧场全国独播。该剧有着实力雄厚的创作班底,编剧赵冬苓微博)此前曾创作过《沂蒙》《中国地》、《母亲、母亲》、《叶落长安》等作品,并凭借《沂蒙》一剧,摘得“飞天奖”优秀编剧奖。导演刘惠宁则执导过《半路夫妻》《你是我兄弟》《请你原谅我》等多部热播剧。与此同时,该剧演员阵容格外抢眼,陈小艺辛柏青(微博)冯远征(微博)曾黎(微博)王馥荔、许娣、马恩然、罗京民等众多演技派明星齐聚戏中,互飙演技,引人瞩目。

一代中国人的婚姻缩影,跨越30载的婚姻保卫战

电视剧《我的父亲母亲》展现了70年代一段颇具代表性的“中国式婚姻”,讲述了知识分子陈志与农村姑娘张翠花的坎坷婚姻历程,深层次探讨了婚姻与爱情的真谛,怀旧色彩浓郁。在这段独特的婚姻关系中,女主人公张翠花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男主人公陈志则是位温和儒雅的下乡知青;两人一个行事泼辣大胆,一个心性温和寡淡,家庭背景、成长经历,生活志趣和理想追求都截然不同,却因为时代造就的阴错阳差走到了一起,在柴米油盐中摸爬滚打,演绎了一场跨越30载的“婚姻保卫战”。

在编剧赵冬苓看来,在70、80年代的中国,翠花与陈志这种“城乡结合式”婚姻颇具代表性,“我也下过乡,是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在我的身边就有着很多类似的婚姻,引人唏嘘。特殊时代造就的境遇,让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走到了一起,但彼此的心灵却始终无法契合,只能在婚姻中苦苦挣扎,寻求出路,这其实是很多中国人婚姻的缩影。”剧中,在翠花与陈志这对夫妻身上,体现着诸多婚姻生活中难以调和的矛盾与冲突,极致化呈现着婚姻生活最可怕的窘境——精神世界的不相通。编剧赵冬苓把自己对婚姻与爱情的诸多感悟放置其间,梳理着婚姻生活的“一地鸡毛”。赵冬苓表示,在这部戏中,她呼唤的是中国人情感的真正解放,也就是在婚姻中对对方情感与自己情感的真正尊重。

剧中,婚姻生活的家长里短,世事变迁的人情冷暖以及随处可见的质朴、温暖的生活细节,都格外能激发观众的情感共鸣。城乡差距,生活习惯的差异,夫妻间爱与被爱的无可奈何,这些婚恋生活中的“最普遍课题”亦全都包含在内,让整个故事真实而富质感。

陈小艺、辛柏青首度搭档,当“铁姑娘”爱上“俊文青”

剧中,陈小艺与辛柏青首度搭档,演绎出一段颇具质感的年代爱情。当诗人气质的“文艺青年”陈志遭遇了风风火火的“铁姑娘”队队长张翠花,碰撞出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也让两个人的婚姻生活出现了颇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尴尬与无奈。二人30年的婚姻路笑泪交融,引人深思。

20多年里近70部作品,奠定了陈小艺的演艺事业,也让她成为真正的实力派演员。她挑战过形形色色的女性形象,有的端庄,有的知性,有的泼辣,有的贤惠。在这部戏中,陈小艺返璞归真,以娴熟的演技将张翠花的质朴、单纯诠释得格外到位。从憨厚能干的农村姑娘,成为跟随丈夫进城的家庭主妇,再到婚姻出现危机后觉醒,成为自主创业的女强人。翠花的人生际遇几度转折,人物也不断经历着成长、蜕变。在陈小艺看来,翠花其实格外简单、直接,甚至在某些时候“二”的可爱。“她这辈子就认准了一件事情,就爱了一个人,一辈子都只为了这一个人而活,这一点其实很少人能做到,这也是翠花这个人物最吸引我的地方。”

剧中,陈小艺饰演的“铁姑娘”张翠花憨厚中透出可爱,霸道而不失温柔,别有一种生机勃勃的韵味。而陈小艺则将“翠花”评价为迄今为止最不“陈小艺”的角色。“这一角色的难点在于如何把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姑娘演绎的真实可信,而不是让观众觉得我只是一个梳着农村女人发型、穿着农村人衣服的城市人。为此,我要摆脱很多自身的东西。”陈小艺透露,她在进入剧组的第一天就和化妆师打好了招呼,化妆时要加黑肤色,不做任何修饰,同时在服装的选择上也拒绝了女演员偏爱的修身款式,从各个方面靠近人物。“我觉得自己在这部戏里肯定不太好看,不过导演也说了,这部戏里就没想我能是一个好看的状态,这些都在帮助我更好的找到人物的状态。”在陈小艺看来,剧中张翠花对待婚姻的态度,格外值得观众深思。“翠花与陈志的这段感情,会让人们意识到,给予对方爱的同时,也要注意爱的方式,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他是否能够接受。在这一点上,张翠花会给很多面临同样困惑或境遇的女性带来思索。”

与“铁姑娘”的泼辣直爽不同,男主人公陈志性格温和,做派儒雅、为人正直。他一度仕途顺遂,却一直没有放下当一名老师的愿望,最终褪去官袍,当起了安安静静的教书匠。被称为“文人气质浓郁”的辛柏青在陈志一角的演绎上显得格外得心应手。辛柏青表示,“这是一个跟我自己很像的角色,陈志的淡然让我一看到剧本就感到很亲切。陈志是一个会遵从自己内心选择的人,虽然他也会对生活妥协,但是永远会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这一点在今天依然难能可贵。”在辛柏青看来,《我的父亲母亲》有着对婚姻生活的深刻反思,虽然讲述的是年代爱情,但对当下的观众依然有意义。“陈志和翠花似乎永远不能处在一条平行线上,有着各自的痛苦。爱一个人有时要学会放手,要会给自己和对方松绑,否则很容易因为捆绑的太紧而导致更大的裂痕。”

冯远征演绎“挣扎”人生,曾黎诠释清冷“女神范儿”

冯远征饰演的马庆生堪称全剧最“不光彩”的人物。他工于心计、颇具野心,热衷升官发财。他与陈志、叶秀萝(曾黎饰演)是大学同学,与陈志同时步入仕途,对陈志充满嫉妒。他深爱妻子叶秀萝,却始终得不到对方的爱,愤而制造陈志与叶秀萝的谣言,给两个家庭带来深重的伤害。虽然做下不少坏事,但马庆生也有令人同情的一面,人物“复杂指数“堪比冯远征曾塑造的经典角色——《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安嘉和。

在冯远征看来,在马庆生身上有着小人物的挣扎与悲哀。“马庆生是很自卑的,这种自卑让他始终处在一种使劲去抓的状态,想要抓住更高的官,想要抓住始终不爱自己的女人。其实他是一个活在夹缝中的人,承受着很大的压力,那种状态有点像现在的‘北漂’。” 剧中,马庆生为了达到目的,做出诸多令人不齿的事情。面对这样一个角色,冯远征首先规避的就是“脸谱化”表演。“我演一个人物,首先会去演他的合理,要站在人物的角度去想他的行为是否符合他的境遇,要去理解他,而不是抱着悲悯或者嘲讽的心态。我不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马庆生,而是用我的合理去合理马庆生的行为。”冯远征的“合理”最终让马庆生这一人物极具深意,使得这一人物超越了以往“小市民式”的道德批判,在观众的心中更能引发悲剧的共鸣。

男才女貌》中的颜如玉,《妯娌的三国时代》中的二儿媳冯雪,青年女演员曾黎凭借其独特气质,饰演了诸多“冷美人”角色。在这部戏中,曾黎挑战了略有些“孤傲”的高干子女叶秀萝,女神范儿十足。家庭的变故,令叶秀萝独具一种忧郁色彩,也让她对人情冷暖多了一份洞察,对世俗名利少了一份执着,其清冷气质成为全剧一抹亮色。剧中叶秀萝与陈志心灵相通,但是二人始终恪守道德的准则,将各自的情感深埋于内心,“隐忍”的爱与关切令人感慨。在曾黎看来,叶秀萝是一个颇令人心疼的角色,而她的“清冷孤傲”实则是对内心世界的一种坚守,也是人物最可爱的地方。

纵观整部戏,可谓戏骨云集。王馥荔出演的陈志母亲,知书达理,娴熟大方,如家庭的粘合剂一般,守护着陈志与翠花的婚姻;而许娣出演的翠花母亲,则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代表,因为传统思想作祟,在剧中闹出来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而马恩然、罗京民亦有上佳表现,让整部戏的色彩更加多元,视角更为宏阔。

7月20日,这部极具怀旧色彩的《我的父亲母亲》即将登陆北京卫视红星剧场,看令人唏嘘的年代爱情,探讨婚姻与爱情的真谛,精彩敬请关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guangmingao]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