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嫌犯供词矛盾 李某某认为自己嫖娼未遂

[导读]李某某等5人涉嫌犯强奸罪一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被告李某某否认殴打,并说自己睡着了,认为是嫖娼且自己没有行动。

五嫌犯供词矛盾 李某某认为自己嫖娼未遂

梦鸽到达现场

辽沈晚报8月29日报道 昨日上午9时30分,李某某等5人涉嫌犯强奸罪一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庭上5名犯罪嫌疑人均不认罪。被告李某某否认殴打,并说自己睡着了,认为是嫖娼且自己没有行动。被告王某也否认殴打,认为是嫖娼。被告魏某则说在车上李某某打了杨某几耳光,在房间王某踹了杨某几脚。梦鸽当庭发火,认为魏某律师李在珂误导了魏说李打人,双方有争执。

被告方

梦鸽对庭审有信心

兰和(李家法律顾问)

“直到走进房间之前的整个过程,都是有证据的,但关键是在房间里做了什么?张某自述在酒吧怎么喝酒的,怎么从酒吧出来的,怎么到餐厅吃饭的,怎么到地下车库的,整个过程没有像酒吧说的那样拖啊、拽啊的情节。包括进湖北大厦,大厦里是有视频的,目前来说,是没有拖拽、殴打的情况。”在法院外,梦鸽的家庭法律顾问兰和对记者发表了上述看法。兰和认为,如果最终认定有人设局的话,那么,杨女士就存在一个“陷害”的问题。兰和称,要证明被告人有罪,需要公诉人出具完整的证据链。目前,梦鸽情绪很稳定,对庭审结果也很有信心。 将提交无罪新证据陈枢(李某某辩护人)

8时,曾以一句“无罪辩护”引发众多网民抨击的李某某的辩护人陈枢首先来到海淀法院门外。面对记者的提问,陈枢明确表示,今天将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而他也将向法院提交一些新证据,以证明李某某无罪。至于新证据的具体内容,陈枢表示,在开庭前不方便透露具体案情。陈枢表示,此前他并不认识其他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在庭前会议上大家都见过面,但并未就辩护方案做过沟通。

“被害人该进收容所”

李在珂(涉案另一被告辩护人)

李在珂明确表示:“听说此案的被害人杨女士目前在医院,我认为她应该去的地方是收容教养所。”

李在珂表示,此案的5名被告人中,有4名是未成年人,包括1名年仅15岁的未成年人。但是,杨女士已经23岁了,她是成年人,从事这种职业有一段时间了,从一定角度说,是她把这几名未成年人害了。当被问及有证据证明杨女士已经从事特殊职业一段时间了吗?李在珂还自信满满地说:“没证据我会这样说吗,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李在珂表示,此案有嫖娼的成分,但是也有强奸的成分,因此可辩的余地挺大。

原告方

依然一言不发进法庭

田参军(受害人代理人)

声称庭前不再接受采访的田参军来到法院时,面对媒体依然大多闭口不语。加上他到庭时,正赶上梦鸽前来,媒体一哄而上,将梦鸽团团围住。田参军则趁机迅速进入法庭。至于5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部分的具体情况,被害人一方现有多少证据、哪些证据,杨女士目前的情况以及她的身份问题,田参军在开庭前都没有答复记者,并表示庭后会披露相关信息。 证人“出庭就为弥补我的过失” 证人张某(酒吧工作人员)

梦鸽以组织卖淫罪所举报的酒吧工作人员张某,也于昨日出庭作证。他对记者说:“办案机关找我录过好几次口供,我都如实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张某说,今天出庭,他并不害怕被告人的律师会问什么刁钻的问题,因为他只会如实介绍事发经过。张某说,第二天杨女士来找他时,可以说是鼻青脸肿,作证时他会如实介绍这一点。 花衣梦鸽白天出庭晚上登台唱歌上午9时20分,穿着花衬衣、黑裤子,戴着一副墨镜的梦鸽突然从海淀法院西边的路口往法院大门方向走过来。聚集在警戒线外的上百名记者瞬间冲进警戒线,往梦鸽方向冲去。梦鸽看着大家,站着没动,还稍微转下身,以方便记者们拍照。随后,高高举起的众多照相机围着梦鸽缓缓移动,担任警戒任务的几名警察根本无法阻挡。

面对记者们的提问,梦鸽一言不发,她稍微低着头,一直往法院安检口走去,警察则不停劝记者们回到警戒线外。等梦鸽进入法院,记者们才逐渐散去。

梦鸽走进法院后,先向工作人员询问厕所在哪儿。从厕所出来后,她才走进法庭。通往法庭的楼道口,被法警用屏风给拦住了,记者无法通过。

昨日网曝一张演出的节目单,演出时间为昨晚,梦鸽也出现在这张名单中,登台演唱《祖国永远祝福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被刑拘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haozh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