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和谈梦鸽上访:一个被逼出来的访民值得尊敬

[导读]8月20日,梦鸽同一名男性助理乘出租车到公安部信访办公室,再次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对张光耀(涉事酒吧经理)等人的控告函。兰和律师表示,这样一个被逼出来的‘访民’,难道不值得尊敬吗。

兰和谈梦鸽上访:一个被逼出来的访民值得尊敬

兰和律师

南方周末8月29日报道 “梦鸽女士走到第一线,去控告,去迎接各种各样的狂风暴雨,我认为她亲自去,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样一个被逼出来的‘访民’,难道不值得尊敬吗?”

2013年8月20日,正午当阳。北京东城区东堂子胡同的巷口,来了一群娱乐记者。他们获得线报:有个大明星要来上访。

12点48分左右,一辆出租车停在路口,下来一位妇人,涂红唇、披紫色丝巾、黑超遮面。眼尖的记者很快认出:著名歌唱家李双江的夫人、著名歌唱家梦鸽。他们的儿子涉嫌参与一起轮奸案。

梦鸽在树荫下短暂停留,看了一会儿手机,便和随从的男子顺着灰白色的围墙,向距巷口约500米的公安部人民来访接待室走去。

访民与车挤在胡同里,队伍弯弯绕绕。每周一至周五,这个信访接待室从下午一点开始办公。闭门时访民们就开始排队,人多时甚至需要排上一整天。由于上访人数众多,往往在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就有警察在门口守候。他们会给排队的访民每人一张小单子,相当于A4纸三分之一大小,其中顺次要求填上个人信息、来访次数及人数、问题发生地区、反映主要问题等内容。

梦鸽左手捧牛皮色纸袋,避开队伍,径直走到已有人排队的门口。位于东堂子胡同49-1旁门的公安部人民来访接待室门口,站着三名警察。

“报个材料?那先等一下。”门口的警察问话后,挥手指了指队伍,接着问,“你哪的?”在场记者主动上前介绍,梦鸽与警察短暂交涉后,在一个警察的安排下直接进入了接待室。

等梦鸽从里面出来,时间已经过了大约四十分钟。一位有经验的访民介绍,排队、拿单、登记、填表、进办公室、交表、不超过10分钟的交谈,是这里最司空见惯的程序。不少访民们会被告知“找错了部门”,应该去“另外的部门”。

有记者看到,梦鸽手里依然拿着纸袋。访民们常常带来厚厚的材料,但多数时候并不被收取。李家的法律顾问兰和律师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信访办已经接受了梦鸽提交的材料。

重新出现在记者的包围圈中,梦鸽已经戴上了墨镜。“问我的律师吧。”她径直往外走,拒绝回答任何问题。随行的男子撑起黑伞,阻挡记者的镜头。还是有人听到她的啜泣声。

李家法律顾问兰和说,梦鸽的这次行动准确意义上还不能叫上访,应该叫“提请上级主管部门对下级立案侦查行为的监督”。他说,梦鸽上访,不是为李某某轮奸案,而是提交针对GLOBAL酒吧值班经理张光耀此前涉嫌组织卖淫和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的控告材料。

8月6日,梦鸽曾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她认为,控告内容清楚,证据充分,不立案是不合理的。当事人张光耀则公开表示,从来没有被警方找过。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司法公正。”兰和在电话中反复强调。由于公安部只有信访这个对公众开放的渠道,李家不得已选择了上访。

“这是在采访什么呢?”访民们显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有众多记者来,有人开始打听,“我这事能不能报报?”有人甚至没看出梦鸽也是来上访的。现场视频显示,有访民将一包材料直接伸向梦鸽,梦鸽用牛皮纸袋推开。

夹带各地口音的上访口号与顺口溜开始四处响起,簇拥着梦鸽和记者们,涌向巷口。

“梦鸽女士走到第一线,去控告,去迎接各种各样的狂风暴雨,我认为她亲自去,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李家的法律顾问兰和说,由于对方侵犯的是李家自身的权利,所以来递交材料时没有请助理代交,而是亲自过来,这也说明“她没有动用关系”。

兰和同时说,梦鸽当然也会有自己的一些私人关系,提前联系,但是她完全走的是正常的上访程序。“这样一个被逼出来的‘访民’,难道不值得尊敬吗?”

一位试图采访梦鸽的娱乐记者表示,自己是中午11点左右临时被领导安排任务;另一位摄影记者表示,这个消息的来源不方便透露,必须保密。

李家法律顾问兰和称,他是在记者采访时才知道梦鸽去上访的,此事并无策划,更没有通知媒体。“作为一个社会名流,她走到哪里都有人关注”。

“能有什么效果?我也不知道,”兰和说,“这个信访,其实就是个摆设。”

13点45分左右,梦鸽花了大约一小时完成了“上访”,回到巷口。随行男子抢先急步跑出路口,拦下一辆的士。自出巷子到上车,梦鸽不作任何停留。在一位摄影记者对着她按下最后一次快门后,出租车驶离了东堂子胡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被刑拘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haozh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