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妹“好声音”重塑形象 变身从天后变邻家妹

[导读]初为人师的张惠妹在好声音这个舞台上终于被观众看到了她“真实”的一面,她谦和谨慎,是个常常会纠结心软的邻家妹妹形象。

张惠妹“好声音”重塑形象 变身从天后变邻家妹

张惠妹(微博)

在人们眼中,张惠妹是一个了不起的亚洲流行音乐天后级唱将,霸气四射。在舞台上“妹力四射”的她在这个夏天坐上了《中国好声音》(微博)的导师转椅。尽管舞台经验无数,大小奖项拿到手软,但初为人师的她在这个舞台上终于被观众看到了她“真实”的一面,她谦和谨慎,是个常常会纠结心软的邻家妹妹形象。

爱给学员取昵称

阿妹Family是个年轻的大家庭,最大的塔斯肯34岁,最小的刘雅婷18岁。14名学员中最大的只有三个过了而立之年,其他都是新鲜热乎的85后。和这样一群年轻人在一起,阿妹也变得格外有活力,她更像是一位没有架子的“团长”,而并非是一个老师。她总爱给他们取昵称,然后时时挂在嘴边。喊王拓就叫“拓儿”,喊叶秉桓就叫“桓桓”,另有小琦、小新、小泽、小辰等等一大堆小字辈学员时常出没。和他们在酒店的走廊里遇见,阿妹都会笑着准确喊他们每个人的名字,然后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有一次阿妹在后台遇见王拓,热情的她隔着半条走廊就开始打招呼,一声略带沙哑却难掩兴奋之情的“拓儿”喊得在场的导演们都有些出戏,仿佛穿越到了金庸的武侠世界,是一样温柔可爱的小龙女在呼唤她还未长大的“过儿”。

这样一个爱玩爱笑、亲切如邻家女孩的阿妹,学员们对她最多的评价除了亲切可人,就是充满安全感。“小红帽”王拓在亮相第一期节目后,曾经莫名其妙地招致许多非议。这个在台上神经大条的北方姑娘,其实也会有纤细敏感的小心思。如果说刘雅婷平时的小声说话源于少女还未长成的羞涩,王拓的不爱说话则是来自刚刚踏入社会的局促与不安。用她自己的话说,除了对接导演外,最让她有安全感的可能就是阿妹了。“在阿妹的面前,我有安全感。每次选歌的时候,她都会先问我想怎么唱,然后再给出她的调整意见。”王拓的安全感来源于自己可以在阿妹面前诉说她对于音乐的所有异想天开,“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流行音乐的天后,你都不会紧张吗?”“如果你真的和她相处过,在阿妹的Family里生活过,你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她是我们的导师,更是我们在音乐世界里的亲人。和亲人,有什么话不能说?”

“纠结帝”+“好导师”

电视上,阿妹是出了名的纠结。因为本身的性格使然,也因为她对学员们格外上心。在她眼里,每个学员都是她的一份责任,从衣饰造型,到舞台上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据导演组介绍,从宣传照到VCR,学员们亮相的造型设计都会事先征求阿妹的意见。有一次拍摄大片,王拓穿着一套蓝色的马甲很休闲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阿妹十分诧异,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沟通上出了问题。之前节目组给她确认的这套蓝色马甲,她以为是拍摄VCR所用。而对于相对正式的大片拍摄,这样的休闲装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当大多数学员都穿上了相对正式的西装,阿妹也不能让自己的学员随随便便就出现在镜头面前。她把王拓带到自己的化装间,让自己的造型团队帮她很快打造出了一套更加合适的造型,让“小红帽”最终能够完美出镜。

8月中旬,阿妹战队的导师考核被安排在四位导师中最后一场录制。在前三场录制到深夜结束后,阿妹每天都会把学员们留下来彩排和教唱。从台位到走动,从每一个音符到每一个动作,阿妹都会反复推敲,亲自为学员示范。她不会坐在转椅上,以一种审视的身份面对她的学员;却会像一个朋友一样,和他们一同站在舞台上大声演唱。她将手边的工作放下,带来了自己团队的所有成员全情投入到“好声音(在线观看)”的导师工作。每次节目录制之前,她都会要求和自己的学员拥抱交流,告诉他们要放下包袱,轻松上阵。可这厢安慰了学员,阿妹自己心里却不大好过了。在录制前夕,她的纠结就开始了,和工作人员聊天时每每都很为难:“唉,我最后到底要选谁呢。”一番纠结后总是没什么结果,转而发现每个都是心头肉:“算了算了,还是要看他们现场的表现了。”

9月10日教师节当天,李琦、李秋泽等阿妹队内成员纷纷在微博上晒出自己与阿妹老师的合影,祝福她教师节快乐。点开阿妹的微博,你会发现她最近的五条内容都与“好声音”有关。正如她自己所写:“一年之间参加了好声音,亲眼看到了这一群把唱歌当做生命的学员。从准备盲选开始没日没夜的排练,等待、煎熬,这些我曾经也经历过,所以更能感受。我为所有的学员感动,也心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加多宝特约中国好声音第二季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ansonw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