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空间》——科幻缔造下的乌托邦

《极乐空间》——科幻缔造下的乌托邦

《极乐空间》

《极乐空间》——科幻缔造下的乌托邦

《极乐空间》的乌托邦世界

《极乐空间》——科幻缔造下的乌托邦

科幻缔造下的《极乐空间》

“乌托邦”,正是因为对三个字有着近乎疯狂的欲望,使得从古至今无数人前赴后继地寻找,却又无果而终。所幸还有电影可以帮助我们继续探讨——于是克里斯托弗.诺兰在《黑暗骑士》三部曲中借蝙蝠侠的视角探讨“乌托邦”社会的可行性,就连一代大神詹姆斯·卡梅隆也在《阿凡达》中用大量的CG效果和娴熟的3D技术将“乌托邦“化的潘多拉星球美轮美奂地呈现在我们眼前。那么,在首执导筒就创造出“神作”的《第九区》南非导演尼尔.布罗姆坎普眼中,“乌托邦”该如何缔造?于是,《极乐空间》便应运而生。

乌托邦,这个常人眼中“流着酒与蜜的富饶之地“,原来终究并不像人们所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反而是直接建立在压榨剥削无产阶级的基础上形成的——至少在尼尔眼中是这样子的。电影中的乌托邦“极乐空间”,实际上是一个由富人建造的空间站,里面有着万能的医疗设施和如仙境的生存环境;而地球,充其量只是富人为了与穷人身份划分开来的媒介,这里犹如南非的贫民窟,脏乱差且人口过剩,随处是蛮不讲理的治安机器人,而地球人也不过是作为保证“极乐空间”能够繁荣下去的廉价劳动力。

为了营造一种以假乱真的真实感,《极乐空间》也延续了《第九区》中的“伪纪录片“式的手持摄影。和今年《超人:钢铁之躯》中手持摄影所刻意营造的”小清新“氛围不同,《极乐空间》无比晃动的手持摄影着力渲染在富人统治下的现实世界的残酷程度,这一用法和去年在北美高口碑之作《饥饿游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写实风格主导的情况下,搭配各种类似于《第九区》般做工精细的重金属武器,导演所呈现出来的世界足以令人拍手称绝。

至于叙事上的功力,导演尼尔.布罗姆坎普相比于在《第九区》中的表现得要拘谨得多。在开头前半个钟内,影片不断地在极乐空间与地球来回切换:那边麦克斯所工作的工厂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噪声,极乐空间的富人却在优雅的古典乐中开着派对。这种最简单的“对比”形式也许略显生硬,但是其中却巧妙地穿插着一些调侃的台词,让这种压抑的气氛得以缓解——相当精彩的一处在于,麦克斯仰视着富人代表然后说到:“一看他就知道刚做完抗衰老的换皮手术。”

《极乐空间》也许无法媲美导演的成名作《第九区》,但是这位 “视觉艺术家”在纪实科幻风格上的延伸和尝试仍旧让人惊喜。就如他在一次访谈里讲到:“通常在创作时,我都是先想到画面,再开始构思人物和情节。”《极乐空间》充足的预算终于可以让尼尔大展身手,而尼尔对于暴力美学的理解和应用也着实让人震慑了一把:“樱花树下的高潮对决”绝对可以成为片中的神来之笔,麦克斯和反派在重金属感颇强的过道中拼死肉搏,在四周樱花唯美得飘舞下让这场决斗更显残酷,让人不禁打个冷战,这也恰恰是全片“对比”手法运用得最精彩的地方。

尽管《极乐空间》的成片有着种种的不足,但却是导演尼尔.布罗姆坎普职业生涯的一块重要的里程碑——毕竟通过小成本作品出名的导演往往会在大制作的压力下表现得拘谨一些,认真,你就输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anfengsui]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