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陈嘉上:一个快乐的电影“摆摊人”

导言:他,以担任电影特技道具师起家,由特效主管、编剧、副导一路做到导演,拍片风格多样。他的电影曾是上世纪90年代内地录像厅的宠儿,从早年表现中产阶级爱情的《小男人周记》,到喜剧片《逃学威龙》,再到近年的奇幻片《画皮》(电影版 电视版) 《画壁》,武侠奇幻片《四大名捕》……命运好像在他身上划了一个圆满的圈,他人生最开始的经验与如今的影风竟相契合。而当你问他这是你所追求的吗?他却只是自嘲般地笑着回答:“我是一个不追求不争取的人,只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最好。”——他就是香港导演陈嘉上(微博),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今年53岁的他,仍在创作的路上不断放下、不断吸收。身为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他却把自己放得很低,自允为电影世界里的“摆摊人”。

花白头发的陈嘉上导演看起来温文尔雅,似乎是一个很难发怒的人。言谈间可以感觉到他的自知和笃定。作为资深影人的陈嘉上也没什么架子,不会震慑到对面的你。谈到电影本身他滔滔不绝,谈到自己的过往经历则减慢了语速,被迫自我审视的他陷入了思考,但即使这种思考有些艰涩,但他依然选择袒露自身。

片场长大的男人和他的武侠梦

陈嘉上是香港电影工业一手养育出来的导演。他说自己最喜欢的是片场的生活,而片场生活的随遇而安、快捷、不讲究也养成了他随性的风格。陈嘉上坦言自己一直在学习。先是放下过去一些固有的概念,再去吸收新的技术和理念。他说,“放下”是自己的强项。比如,放下港产动作片惯用的镜头语言,去适应3D技术带来的电影语言革新。《四大名捕》第一部曾取得2亿票房的佳绩,但同时也遭到一些诟病。近两年,在现代题材中小成本电影异军突起,古装动作大片却似乎到了瓶颈期。

一直在寻找的路上

由于享受不断地寻找可能性,从1988年执导影片《小男人周记》到现在,陈嘉上的电影风格一直在变化。初入行时,他拍摄小人物电影,描写中产阶级爱情故事的《吴三桂与陈圆圆》、《小男人周记》及其续集《错在新宿》颇受白领好评;1991年,他又迈入喜剧领域,“实验”出了香港最卖座的影片《逃学威龙》;之后,又相继有《武状元苏乞儿》、《真假威龙》、《天地雄心》《精武英雄》《野兽刑警》等作品问世,奠定了他在香港商业电影圈中的地位。从小人物电影、喜剧片、动作片,到现在的奇幻武侠片,陈嘉上的电影风格是多样甚至跳跃的,有人说,“你什么都不懂”,陈嘉上也依然是那句话:“尝试新的可能性是我的乐趣。”

被推到高处的“摆摊人”

在导演之外,陈嘉上还贵为香港电影导演协会会长、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能够坐到这个位子,他说并非他争取的结果,“到现在为止可以说没有一个位子是我争取回来的……从我当道具到特效、特效主管、编剧、场记、副导、导演,都是别人推我上去……只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最好,这是我最重要的经验”。

做一尾谦虚的“桥梁”

上世纪90年代是香港电影最为昌盛的年代,这个弹丸之地因为电影的魅力集聚了华人圈甚至是世界的目光,至今,电影人对“香港电影”都有一种情怀,虽然时过境迁,不少人依然期待着金像奖的再次辉煌。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对此也有话说。

陈嘉上说,他一直在把在香港拍摄类型片的经验带到内地,也在把香港电影的精神带到内地。在他心目中,香港电影最珍贵的精神在于自由,在于它完完全全地为观众服务。在说自己是个“摆地摊的”的时候他强调,这就是一种尊重观众的精神。

香港电影最珍贵在于自由精神

Q:《影视圈》杂志社

A:陈嘉上

Q:您一开始是怎么对科幻武侠产生兴趣的呢?

A:其实我对什么事情都感兴趣,只要还没有人干过我就去看。你去看我拍戏的历史的话会发现,我一直在变。我一开始就是拍小人物电影,我后来拍喜剧、动作片,大家就说我不懂,但我的乐趣就是在寻找新的可能性,我们创作人最重要的就是可能性。而且武侠也给了我一个空间让我天马行空,在武侠电影这部分我们有很多想象空间,它带给我们视觉上和感觉上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但它也需要接地气。

Q:在尝试了这么多类型之后,您觉得自己最擅长哪一种?

A:我其实也没有擅长的。我像一个类型研究者,一直不停在研究新产品的可能性,研发这些可能性的人他不会是擅长很多东西的人,他可能是具有冒险精神的人,他可能懂一定的规律,然后(研究)这些加起来可能有什么效果。我不一定知道它一定成功,但是这个过程我觉得很爽。成与败就承受吧。幸运的是我过去成功的例子蛮多,而且成功了就可以送给大家,可以丰富类型,我享受的也是这一个。

Q:对于票房您是怎么考虑的?

A:票房只是我生存的手段而已,我生存了我才觉得我还有其他要表达的。所以我拍戏对于票房一直是希望对最低点有个保留,起码到达多少我就不管了。因为只要老板没赔钱我下次就有机会,没赔钱就说明我对观众的期待度估计没太错,说明这个戏还是能够吸引观众进去,口碑(好)才能够达到这个票房。当然我也会根据这里面的反馈来估计下一部该怎么做。所以一般(票房)达到一个点后我就不看票房了,而看口碑,我从来都觉得口碑跟其他东西比票房要重要。票房是一个不可预计的事情。

Q:您觉得香港电影的精神是什么?

A:我认为香港电影精神最珍贵的在于自由,在于它完完全全地为观众服务。在香港电影这个产业里面,有王晶(微博)关锦鹏(微博)王家卫许鞍华,但我们在一点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观众,尽管我们的观众层不一样。而香港电影的成功在于过去一些导演明白了要突破香港的框框拍给全亚洲、全世界看,所以香港电影才会成功。为什么台湾人、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都爱香港电影,就是因为它不本土的精神,这就是自由精神,只要这个自由精神不变,它就是香港电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王晶

最新动态: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