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娱乐周刊:李某某案 无法弥补的悲剧

南都娱乐周刊:李某某案 无法弥补的悲剧

梦鸽(设计图)

  作为李双江的太太、总政歌舞团女高音歌唱家梦鸽,估计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会在2013年,以这样的莫名、恼怒、蒙羞、悔恨、绝望的方式登上娱乐头条。

  2013年11月2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李某某案做出终审宣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此前,海淀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以强奸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某10年;王某12年;魏某(兄)4年;张某3年缓刑5年;魏某(弟)3年缓刑3年。

  就此,李双江之子大闹娱乐圈的闹剧算是收场,而焦点案犯当事人有一个长达10年的牢狱生涯在等着他。所谓悲剧,正是一个人面对事态,他/她如何解决、如何处理都是错的,而作为新闻镜头的捕捉人物、媒体采访的重要当事人亲属、案犯李某某的母亲梦鸽,她在儿子面对审判和刑罚时,正是这样一种处境。

  随着李某某被捕、被起诉,梦鸽的身影便一次次出现在娱乐新闻中,她甚至时而不再顾及公众人物的形象,以一种破败和无助的母亲表情出现在你我面前。

  公众对李双江这个儿子不陌生,即便不是李双江当年歌迷的人,在经过以下一系列的吸引眼球的事件——2011年9月6日晚,因在海淀区西山华府小区殴打一对夫妇被拘留,9月15日,因构成寻衅滋事罪被收容教养一年,次年9月获释;2013年2月,李某某因涉嫌强奸罪被刑拘,3月7日被批捕。9月26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11月19日进行二审,李某某当庭翻供,但在11月27日,法庭宣布案件依旧维持原判——之后,他成了某种错误的代名词,诸如溺爱、纨绔子弟、逆子、少年混蛋等等,统统挤压在这个仍然是少年的人身上。

  媒体上的讨伐和反思,大多基于名人之后的违法乱纪,所谓特权和权贵人物作奸犯科之后是否会受到公平的审判,法律是否会在名人家属这里得到公正的对待,这些关乎法制公平和社会道德次序,在媒体上和坊间都形成了长时间的话题。

  人们对所处环境越发缺乏安全感,就会对权贵、名人的“恶行”越发关注,关注意味着听闻的那些不安全因素是否得以应验,或者社会的正义指数并非所担心的那么低,等等。

  法律最终做出了“符合”民意的一次审判,与其说李某某被处以10年有期徒刑是贴近民意的一次有着象征意味的事件,不如说在这种从头到尾都备受舆论关注的事件里,几乎每个当事人及其家属都成了失败者。

  李双江58岁喜得儿子,不能不说这是老年得子的天伦之乐,但正是因为喜悦和好事,促成了几乎没有边界的溺爱和纵容,这些从以往李双江的访谈中也能得知,在他眼里,儿子是无瑕的,甚至是做什么都充满道理的。

  而李某某出生在名人家庭中,享受到的也是最优越的生活环境,父母都是歌唱家,其天赋和艺术熏陶自不必说,物质上和权贵阶级带来的得天独厚生存环境,也使他有着旁人无法比拟的优越——4岁选入中国幼儿申奥形象大使;4岁学习钢琴,师从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钢琴教授韩剑明先生;8岁学习书法,师从清华大学方志文先生;10岁加入中国少年冰球队,多次参加国内外少儿冰球比赛;连续两届荣获全国希望杯青少年儿童钢琴比赛二等奖、中国作品演奏奖,全国少儿钢琴比赛金奖,第八届北京钢琴艺术节优秀演奏奖,连续三届荣获爱我中华全国青少年书法大赛铜、银、金奖……

  一眼看上去这应该是一个未来青年才俊的节奏,至少也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子,可是在这样一个应有尽有的环境中,最终酿成的竟是一出无法弥补的悲剧。

  悲剧中,其母梦鸽是最具形象化的悲剧人物,她数次在媒体镜头前落泪,甚至泣不成声地坚信自己儿子的话。她还是无助和失败的母亲,在世人眼里,李某某的罪跟她的爱和不当教育难说没有关系。

  我们还记得,就在梦鸽出席法庭审判之日,她还要在当晚画上浓妆参加演出,演出的曲目是《祖国永远祝福你》。这不是荒诞剧,却胜似荒诞剧中的情节,梦鸽就此领略到了双重乃至三重意义上的悲剧煎熬。

  而据说被李某某犯事搞得肉体上备受煎熬的李双江,数次入院和萎靡不振,他虽然消失在媒体的采访人物里,但被偶尔捕捉到和难免被提及时,人们忘记这已经是一位74岁的老人——足以当爷爷的人,还在操心未成年儿子的牢狱之灾,这当然是一出悲剧。

  作为李双江的太太、总政歌舞团女高音歌唱家梦鸽,估计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会在2013年,以这样的莫名、恼怒、蒙羞、悔恨、绝望的方式登上娱乐头条。海淀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以强奸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某10年;王某12年;魏某(兄)4年;张某3年缓刑5年;魏某(弟)3年缓刑3年。

  幕后揭秘

  李某某等人强奸案一场从冬天到夏天再到冬天的审判

  要说今年占据头条榜首的人,除了“李某某”可能无他。光在八九月份各大门户网站的娱乐头条也有不下二十次。“从李某某到梦鸽到兰和到任何一个站出来说跟这个案子有关的各种人都有可能出现在头条上。”某网站的M记者现在听到“李某某”三个字就会皱眉头,“再也不想听见他的名字了。那段时间每天围着这个案件转,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要想尽办法找线索,采访各种律师,现在我都快成了强奸案半瓶子专家了。”

  李某某的案件“报道战线”拉得确实很长,对相当一部分娱乐记者来说,“李某某”的案子可以说是目前职业生涯中牵扯精力最长的报道。某网站的X记者用了最形象的方式来解说:“案发的时候2月,那时候天天出去跑穿的是UGG,一审的时候大夏天穿着个夹板拖在法院门口从早晨盯到天黑,二审的时候在法院又是UGG了。”

  “狗血”,是M在大半年跟踪报道李某某案件的最直观感受,实际上一个并不那么复杂的“强奸案”前后折腾了9个月,从庭前审到一审再到二审,李某某不断地各种翻供、其母梦鸽大动干戈地上访、兰和以及各种律师大肆接受各种媒体采访,其间还经常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知情人士主动联系记者要求爆料……这9个月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回忆起两次跟踪庭审,处处是黑色幽默。一审的时候在海淀法院,记者们8点就到了现场,以为上午就能审完,但足足等到夜里10点,那时还是8、9月份,天气尚热,法院周围就一个小卖部,据说那天店里的瓶装水都被记者买光了。由于种种原因,记者并不允许入法庭,在官方消息正式公布前,记者们并不知道庭上发生了什么,于是经常出现一些面目可疑的人出来爆料庭审现场。庭外拥堵着上百口子记者,当梦鸽从车上出门进法院的那一瞬间,有记者高喊:“梦鸽你就说点什么吧!”但梦鸽虽然是头条常客也接受过几家媒体专访,但她面对更多媒体而言是自始至终就没有说过什么话,倒是那位因药家鑫案出名、被梦鸽聘为法律顾问的兰和律师(虽然他并不参加庭审)总会出现接受一大堆的媒体采访。

  法院那儿有两个门,谁也不知道律师或者是梦鸽会从哪个门出来,现场就乱作一团,有人使坏高喊“梦鸽出来了”,就只见一帮记者蜂拥至某个门,赛跑般地在两个门之间往返了几趟,记者们挤成什么样?M说:“上下班国贸地铁是什么样,当时就什么感觉。”

  一审的现场除了记者,也人山人海地拥着各种听闻李某某案件的围观群众……

  到二审的时候,由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进行的是不公开审理。除了法院的官方消息,几乎所有记者都没有更多的内幕消息,只是为了捕捉到一点点现场消息,大批记者就在北京一中院苦守十三四个小时,当时已经是11月份,天气寒冷,X说:“等了一天到了晚上又累又冷直打哆嗦,当时感觉这辈子大姨妈都不会来了。”

  梦鸽上访和一审时候推波助澜的兰和律师在二审时候已经不见了,有记者多次拨打他的电话也不通。而此时风光的则是案件中另外的被告人魏氏兄弟的律师李在珂,相比较李某某的十年,魏氏兄弟一个四年,一个三年(缓刑三年),从法庭出来,李在珂可谓一脸春风手比着”V”字以示胜利—而熟悉案件的人都知道,梦鸽可是跟这位律师交恶,梦鸽接受少量媒体访问时候曾矛头直指他为名利不断向她争取当李某某的辩护律师,甚至在一审当庭发火表示李在珂诱导魏某某做伪证,而这位律师则抓住受害人曾向李某某发短信索赔50万一事表示“到底是嫖娼敲诈还是强奸,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梦鸽最早按照自己的建议去报案,那么李某某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在一审跟二审期间,M曾接到神秘人的电话表示要售卖爆料一审庭审纪实,之所以找到M,是因为之前曾卖给别家网站的线索所得报酬太低,庭审纪实需要索要万元才肯爆料。而也陆陆续续有一些求出名的律师找到M和X要求对此案表态,各种奇奇怪怪的人都在这个案件的跟踪报道中出现。“八九月份的时候,总是有新动向,站出来说跟这个案子有关的各种人都有可能出现在头条上。”M笑言:“这应该拍一部电影,名字就叫《人生指南之我要上头条》。”

  梦鸽曾说过“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尽管她并没有跟媒体有太多的交锋,但从某个层面上讲,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由梦鸽来扮演了推波助澜的主角。而这本来并不是一个太复杂的案件,正是由于明星母亲梦鸽的一本糊涂账,登了太多的头条可能更害了自己的孩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李天一强奸案获刑十年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zhaozh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