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乃文——撒野,但显然不够野

腾讯娱乐 [微博] 文/爱地人2014-01-06 12:17
0

[摘要]没有了李雨寰的实验,以及林暐哲建立在英伦和独立基础上的阴郁感,或者暗黑公主陈珊妮那样的异类小清新,杨乃文的这张《Zero》,确实在邪气方面减弱了不少。

杨乃文——撒野,但显然不够野

专辑:Zero

艺人:杨乃文(微博)

厂牌:亚神音乐

时间:2013/12/20

华语乐坛有两位女歌手,本来其实就是流行的底子,也算不上正儿八经的独立唱作人,但声线与音乐强烈的个性气质,却又总是冷艳的要死、个性的要命,这也让她既在主流市场获得了口碑,又凭借非主流特质传唱于主流。这两个歌手,一个叫莫文蔚(微博)(微信号:karenmok01),一个就叫杨乃文。

用一种或许稍微有些夸大、不过也算比较形象的比喻:杨乃文其实就如同鱼翅这样的食料,但必须有高汤这样鲜美的辅料,才能愈发衬托出她的味道。曾经的杨乃文,有亦情侣亦拍档的林暐哲,以及一直相伴到上张专辑《女爵》、以实验元素见长,每每会带来惊喜,也是常常为杨乃文注入另类气质的李雨寰。而这一次新专辑《Zero》的制作人,则换成了王治平。那个发现了陶喆(微博)、生出了王若琳,制作过S.H.E的王治平,也是那个和小虫、庾澄庆(微博)一样,都属于最早在台湾制作黑人音乐的音乐人王治平。

相比林暐哲的独立文艺气息,以及李雨寰神经质的实验味道,见惯大场面的王治平,无疑在审美取向和制作方向上,会更偏重于流行,起码是流行与个性的平衡。这,也正是《Zero》这张专辑的基调。

所以,虽然定位成一张摇滚专辑,但至少在人声部分,更为细腻、柔美的处理,也让杨乃文原本充满倒刺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圆润。这就使得音乐在表现力度上,缺少了Band Sound的那种狂野味道,更像是温室里的摇滚乐,撒起野来都更像是在耍小性子。像《我从来不懂你的幽默》里,更是将一首老摇滚作品,唱出了一种圆润的效果。虽然很女人、很细腻,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除了张震岳这样的老客户继续提供作品之外,七年间台湾流行乐坛的变化,也体现在了杨乃文的新专辑里。创作《异象》的小安,七年前还是一个刚出道未多久的准新人;而谱写《我是什么》的徐佳莹(微博)在当时甚至还没有出道。当然,对于不同作品的协调处理,依然还是杨乃文的强项,即使这一次在人声上被美化的有点过度,但她依然可以把范晓萱(微博)(微信号:Mavis-Fan) 和张震岳的作品,唱得就好像自己写的歌。也能把小女生的徐佳莹的作品,唱出她这个年龄的阅历。

《Zero》的选曲模式,实际上和杨乃文前四张个人专辑,几乎有着如出一辙的模式。那就是邀请一些独立唱作人,以及乐团成员来提供作品,从而体现出专辑音乐与主流专辑的差异性。但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近几年以来,随着台湾独立音乐更多的渗透到主流乐坛,并且成为最重要的创作力量,这就使得这张《Zero》在作品独特性上,已经完全不能再用非主流和另类来形容。这也让杨乃文这一次的新专辑,除了辨识度很高的声线,依然能够成为特色之外,于音乐方面就算不能说平庸,至少也是中庸了。虽然,她在新专辑唱了《小心我撒野》,但对比崔健的《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就可以知道此摇滚非彼摇滚,此撒野非彼撒野。

没有了李雨寰的实验,以及林暐哲建立在英伦和独立基础上的阴郁感,或者暗黑公主陈珊妮(微博)那样的异类小清新,杨乃文的这张《Zero》,确实在邪气方面减弱了不少。而邪,也正是杨乃文的特点。这也让《Zero》这张专辑,在如今主流与独立界限已经很模糊的今天,就更显得比较同质化。虽然还有杨乃文高辨识度的声线在支撑这张专辑,但终究少了“星星堆满天,也不能比月圆”那样凉到心里绝望感;以及“为你喝了醉,为你建了城池围墙”那种冷艳高贵感。

更有意思的是,这一次杨乃文的新专辑,不仅在封面上和之前田馥甄(微博)的《渺小》撞了车,实际上在选曲和制作层面,也都有很多相似的重叠之处。当然,田馥甄毕竟不是杨乃文,声线气质的先天不足,也使得没有能力去完成那种冷硬的气质塑造。说句题外话,由杨乃文去演唱《渺小》整张专辑,其效果反而比田馥甄更好。而反过来,由田馥甄来完成这张《Zero》,则也会暴露她在《渺小》里一样的问题。毕竟,杨乃文相比田馥甄,还是有着与天俱来的另类气质,这种气质,单靠做是做不出来的。

文/爱地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爱地人专栏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celiawu]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