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香港金像影后惠英红忆邵逸夫:他挺疼我

首届香港金像影后惠英红忆邵逸夫:他挺疼我

新京报讯 (记者 孙琳琳 口述 惠英红(微博)) 香港无线电视宣布,邵逸夫爵士于2014年1月7日早上6时55分在家人的陪伴下,在香港家中安详离世,享年107岁。新京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香港著名女打星惠英红。她14岁入邵氏公司,受导演张彻、刘家良提拔,主演多部邵氏武打片,1981年凭借《长辈》捧得首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惠英红向记者讲述了邵逸夫先生对她的“长辈情谊”:

我第一天拍戏就是在邵氏,从小就认识邵逸夫先生,他挺疼我。记得有一次,我拍张彻导演的《射雕英雄传》(胡歌版 李亚鹏版 黄日华版),因为天气很热导致中暑晕倒,邵逸夫先生听闻后便赶来片场看我,用上海话跟我说,“慢慢拍,总会拍完的。”也同样用上海话对工作人员说,“慢慢拍,天热,不要逼她那么紧。”其实我一直都是把自己逼得很紧的那种人,如果NG很多次我就会发脾气,而他每次都会用上海话跟我说这句“慢慢拍,总会拍完的”,所以现在一提起邵逸夫先生,这句话就是他留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

当时我在邵氏拍戏时还不到18岁,每天从家里赶到片场要一个多小时,因为我家住的地方很偏僻,邵逸夫先生担心我不安全,就安排我住在离邵氏片场很近的宿舍里,说,“让她安心拍戏。”这个宿舍我一住就是七年。

我是在片场听到我爸爸得了癌症的消息,当时我就在化妆间大哭,被他看到了,就问我为什么哭。听说我爸爸得了癌症,他就说,“不要急,我有秘方,你拿回去给他吃,病情不会恶化。”他还特意嘱咐我,“如果你爸爸的病情有好转,记得把药方登报,告诉其他人。”这副药方我爸爸吃了两年多,当时医生说他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而最后我爸爸是三年。

邵逸夫先生的体力很好,他住在邵氏的办公楼,每天都要经过一个很陡的斜坡,他从来都是用走的,而且爬那个斜坡丝毫不喘。他每天都练气功,有一次他让我伸手给他,说把气传到我的身上,我立即感受到手变暖了,而那个时候,他已经快80岁了。

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我和邵氏的老员工都会去他家里给他拜年,每次他见到我都会说,“阿红,好吗?”最近七、八年我没再去给他拜年,因为怕打扰到他。我还记得他快到100岁的时候,跟我说,“TVB要搬家了,但我看不到了。”我说你身体那么好当然看得到,后来他当然看到了。

虽然邵氏给演员的签约片酬刚开始并不高,但是他会根据你取得的成绩来给你涨片酬,而且每部戏都还有补贴。尽管他给的片酬不是行业内最高的,但是他能给你的机会多,我最多的时候差不多一年就会拍十多部戏,我红的时候,在邵氏拿的也是最高的片酬。邵逸夫先生是一个很好的老板,对员工也非常照顾,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员工都愿意一辈子跟着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邵逸夫离世享年107岁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fenderfe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