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歌曲》奇葩杨众国到底在耍啥?

乐坛快讯腾讯娱乐 [微博] 文/爱地人2014-01-17 22:04
0

[摘要]在第二期《中国好歌曲》中,杨众国抱着吉他,却不是用来弹的,而是东摸一下,西拨一下,而歌曲演唱环节,更像是模仿鸟叫,音乐的表现也完全和传统的流行歌曲,有着本质的区别。

杨众国的吉他人声LOOP表演截图

杨众国的吉他人声LOOP表演

6'45''

545

腾讯视频

自动播放下一条

视频:杨众国的吉他人声LOOP表演,时长约6分45秒。

“中国好歌曲”奇葩杨众国到底在耍啥?

杨众国

腾讯娱乐专稿 文/爱地人

在第三期《中国好歌曲》(在线观看)中,出现了杨众国这样一位另类的学员。抱着吉他,却不是用来弹的,而是东摸一下,西拨一下,而歌曲演唱环节,更像是模仿鸟叫,音乐的表现也完全和传统的流行歌曲,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也难怪四位导师都没有为他推杆,一定程度上,杨众国也确实是来错了舞台,真正最适合他的,其实是“中国好实验”这样的音乐舞台,因为他所玩的,就是现代音乐领域里很常见却一直不主流的人声实验。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观看《中国好歌曲》最新一期

什么是人声实验

所谓人声实验,最简单的理解,就是关于人的声音的实验。它属于当代实验音乐体系,而和一般的实验音乐最大的不同,就是以人声作为音乐实验的主体。在音乐结构和组成上,实际和一般的实验音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基本就是以音色和节奏的采样、拼贴,再加上人声的噪声、即兴、模拟等等方式,完成人声各种可能性的呈现。只不过,最为突出的是人声部分而已。

人声实验同时也是后现代艺术的一种表达方式。它不像传统的人声艺术,有着音域、音高、音准、转音、颤音这样的评判标准。人声实验基本都是以暴力化噪音,或者进入化境的自我吟唱这两种方式完成。如果说人声实验和传统人声相比较,后者是正常人的世界,前者在一般人看来,就是精神病的世界。当然,在精神病的世界里,自然也分暴力型和内敛型的“病人”。

不和谐、至少不像传统的音乐那样和谐,就是人声实验音乐最大的特点。很多时候,人声实验音乐就是对传统音乐的一种扭曲、一种打破。它们或者是将各种元素和技巧放到同一首作品里拼贴、把玩;或者是将人声等同于噪音,用嘶喊、嚎叫等方式呈现一种原始、狂野的美;或者则回到比当代民歌更远的民歌时代,让民歌重回山野,以更自然的表现方式(甚至不能说演唱),来传递音乐最质朴的那种美。

人声实验好听在哪里

一念是天堂、一念是地狱;正面是天堂、反而是魔鬼。对于人声实验的审美,同样存在着这两种极限。在许多人看来,大部分的人声实验,要么是鬼哭狼嚎,要么是随意哼唱,甚至还有无病呻吟的。但在一些人声实验爱好者来看,许多人声实验却远远胜过传统的流行音乐或摇滚乐作品,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作为现代音乐和后现代音乐的一部分,人声实验同样也是一种破坏性的音乐。它所破坏的,恰恰就是早至巴赫建立起的平均律、赋格这种音乐的调性结构,或者近至现代流行音乐所树立的那种三段式创作模式。人声实验既然是实验,实际上也就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它更多其实还是一种学院化的音乐实践。是很多音乐人,在已经具备相当扎实的作曲技术、歌曲创作、人声训练的基础上的一种另辟蹊径。比如刘索拉就是科班出身的作曲家,而朱哲琴(微博)龚琳娜(微博)(微信号:gonglinnamusic ) 亦是相当优秀的民歌和流行歌手;小河与窦唯也在玩人声实验之前,就已经有过许多的摇滚、民谣创作和演出经验。

所以,想要“听懂”人声实验,最好还是有一定的音乐鉴赏基础,无论是古典还是流行还是民谣。千万不要将人声实验音乐,推荐给一个刚刚想进入音乐世界的菜鸟乐迷听,那样的话,Nina Hagen、Sainkho Namtchylak这样的音乐,是很容易摧毁一个人的音乐审美观确立的。

人声实验的可听性方向,其实恰恰就是来自于对比。很多人一定会有在听一首陌生的歌曲时,当听到第一句,就已经知道下一句会唱点什么,或者歌手唱出主歌时,他能够大概估算到副歌的格局这样的体验。这就是音乐创作和演绎的一种僵化,使得传统的音乐变成了一种模式化的游戏。而人声实验更多时候,则从第一秒到最后一秒,都充满了完全悬疑化的各种可能性,忽而高水流水、忽而千军万马;忽而亭台楼阁、忽而黄沙漫天。

而大部分人声实验作品,实际上都有着一种抽象的美。正因为它反传统,所以很难用传统的方式去评判。尤其是人声实验本身还是一种不断发展中的音乐类型,像近十年来它进入中国音乐圈之后,中国音乐人通过各种的东西方元素融合,就又开拓和创造了各种新的可能性,比如参加第三期“中国好歌曲”的杨众国就是如此。

既然人声实验没有固定的标准,那么听人声实验也就没有固定的标准,如果你受不了这样的音乐表达方式,要么默默离开,要么就默默承受并等待高潮到来吧!

人声实验在中国

中国的人声实验,最早可以追溯到刘索拉。作为一个学院化的作曲人,刘索拉本人还是从技术的高度,进行各种曲风元素及人声的实验探索。

而目前中国的人声实验领域,主要还是分为偏重人声主体的人声实验,以及将人声与实验音乐混合的人声实验。前者以朱哲琴、龚琳娜和萨顶顶(微博)为代表,他们更多的是一种民歌的变体,更多追求的是人声旋律的各种可能性。其中龚琳娜擅长唱法的拼贴,萨顶顶擅长将流行唱法民族化,而朱哲琴则追求当代音乐的原生态化。

除此之外,像“美好药店”的小河,前“黑豹”乐队的主唱窦唯,还有FM3、王凡、丰江舟等等,则更多是将人声结合在实验音乐体系里,当成实验音乐里的一个发声部分。其中,小河对于Loop的设计,以及人声和音乐的拼贴,实际上就是这次“中国好歌曲”参赛选手杨众国的那种玩法。而窦唯则更偏重于东方艺术、民乐这种氛围乐与人声的结合,营造出泼墨山水的效果,更多的是玩一种比较玄的气场。王凡和丰江舟则更多是噪音实验,加上曾经的乐评人严峻,他们追求的更多是一种音响、声学的各种可能性,好玩且实验元素更浓。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taliu]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