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天宫》:正襟危坐没错,可给谁看呢?

《大闹天宫》:正襟危坐没催,可给谁看呢?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终极预告片截图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终极预告片

2'48''

19870

腾讯视频

自动播放下一条

腾讯娱乐专稿 文/付超 策划/猱困困

影片上映前看到成片后,便斗胆预测,当《大闹天宫》声势浩大上映之后,铺天盖地的评论,肯定都不是在谈论它的好坏,而是在纠结——请允许我套用那个曾经红极一时的书名——“当我们谈论《大闹天宫》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没错,包括原版《西游记》在内,这个题材从来都只适合被拿来做“引经据典”的引用,而非正襟危坐的解读。《大闹天宫》选择用正剧的方式去讲故事,是在努力一步一步往上爬之前,先给自己挖了个坑。

经典剧是拍给老百姓看的,后现代解构是拍给知识分子看的

如果你是个合格的网民,你一定看过一个调侃《西游记》原著的热帖,帖子里引据官场斗争那一套打法,分析观音和如来的明争暗斗,最终推测出,孙悟空早在第五十七回大战六耳猕猴时便已被杀的结论。这一说法像模像样,加上是个喜闻乐见的政治笑话,一度流传甚广。

这个段子显然是文科生的杰作,但摇滚青年表示反对,在他们看来,“政治斗争不TM就是朋克么!”,而《西游记》显然是有其独特的艺术价值的,即使改编成电视剧,成为合家欢作品,其所蕴藏的底蕴,也绝对不是后来取代其成为暑假标志的《还珠格格》所能比拟的。于是,经过反复研究,他们在经典的86版《西游记》电视剧里找到了归属,该版电视剧的片头曲,由于大胆引用了电音效果,并辅以大量民乐、交响乐,堪称摇滚乐在中国发轫前期的一个突破性尝试。

再下来,就轮到《大话西游》了,这部因为改编幅度过大,而在票房上表现不甚理想的电影,在“埋没”多年后,因其片中无数充满哲思意味的台词而被新时代大学生重新发掘热捧,成为经典之作。不少哲学系的同学纷纷表示,刘镇伟在片中打断时间线索的叙述方式,是一种别开生面的辩证研究方式……

关于《西游记》,任何艺术形式的再现,最终都变成一场全民参与的吐槽盛宴。《西游·降魔篇》把剧情改飞了又有什么关系,照样横扫12亿。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审美而言,迎合没有任何意义,重塑却能勾起一小部分掌握着话语权的精英,然后再通过他们去感叹更多的群众。

这个正襟危坐又加了一点点孙悟空感情戏的神话,是拍给谁看的?

现在的观众都很浮躁,对待《西游记》的态度,也远非西方人民对待《圣经》那样的虔诚。大伙儿捧着爆米花和可乐坐到电影院里,看你十分正经严肃地把小说翻译成电影?这件事儿光想想,就觉得挺没劲的

耗费4.5亿人民币打造的《大闹天宫》,的确请来了好莱坞特效团队做绿幕和3D,也的确一丝不苟地拍了整整4年。作为一部电影来说,它或许能提供及格甚至秀逸的观赏效果,但基本按照原著剧情改编的故事,能否撩拨到全民G点,需要打个问号。

或许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大闹天宫》在有限的改良中,做了不少迎合市场的调试。比如新加入的九尾狐角色,负责孙悟空的感情;台词方面“我250”、“我早就想插你”之类的语言笑话也够通俗;甚至,结尾的猴牛大战,有了点儿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怪兽片的即视感。

但这种乱炖式的东抓一把、西凑一勺的做法,在面对《西游》这个魔幻现实主义题材时,还是会陷入到不可避免的悖论中去——新旧角色的共存,势必会让忠于原著的保守派和主张改编的革新派双双不满。审美低的人会被通俗台词逗乐,同时又觉得“有趣的地方太少了”,逼格高的那撮人则会高呼“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猴牛大战这场压轴重场戏亦是,不俗不雅,中西方影迷都不会满意。

没办法,当《大闹天宫》选择以一种高大上的方式来讲这个民间故事时,这种两难局面便以铸成。这个观点可能会有些以偏概全,但从效果来看,更剑走偏锋的《情癫大圣》,虽然最终摆烂,但若论情感共鸣,赢得的粉丝数未必会比《大闹天宫》低。

最后,还是忍不住想说,想象力这个东西是把双刃剑,《大闹天宫》在视觉表达上具备了足够的空间去一展拳脚,但另一方面,受限于文本过于为大众熟稔的桎梏,着实有点儿难为导演郑保瑞(微博)。而这,也是中国导演的长久以来的通病了。

别的不说,甄子丹戏耍大师兄的打斗场面,在动作设计上就已经疲态尽显了——真的就是《杀破狼》+《叶问》(电视剧版 电影版)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zzieche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