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赛片《推拿》亮相柏林 娄烨坦言难拍:已过审

腾讯娱乐专稿(文/喻德术 视频/张超)“负能量”很多年之后,娄烨试图用新片《推拿》传递正能量。

2月10日,娄烨的新片《推拿》在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放映,随后他携主演郭晓冬(微博)、秦昊、黄轩(微博)、黄璐以及两名盲人演员出席全球首映新闻发布会。

此前,娄烨的电影《苏州河》《颐和园》、《春风沉醉的晚上》等片屡屡在内地被禁;这一次,娄烨改头换面,试图用《推拿》传第一次正能量。在柏林放映的版本看来,《推拿》有血腥露点场面, 娄烨回应称,影片已经过审。

影片看点

揭秘盲人的内心世界

作为本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参赛片之一,《推拿》吸引了全球媒体尤其是华语媒体的巨大关注;早上9点钟看片,全场竟然座无虚席。

《推拿》改编自毕飞宇的同名小说,展现了一群盲人按摩师的生活。郭晓冬、秦昊、黄轩和梅婷等四名演员在片中饰演盲人按摩师。有意思的是,这四名演员饰演盲人的方式不尽相同:郭晓冬是闭着眼睛演、秦昊是翻着白眼演、黄轩和梅婷则是瞪着眼睛演。

记者发现,《推拿》除了展现了一群盲人按摩师的生活之外,还重点展现了他们的内心世界,比如他们都很敏感,对正常人敬而远之,彼此之间也争风吃醋,对爱情相当执着。

也正因为如此,片中有大量的情欲戏,郭晓冬和黄轩、黄璐等人甚至有全裸镜头。 对于《推拿》在柏林放映的版本片头没有出现“龙标”,娄烨回应称,影片已经过审。但国内放映和国外参赛两个版本也是有可能的。

导演声音

拍摄艰难想传递正能量

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西方记者问娄烨,拍摄《推拿》是否在题材上遇到了挑战。娄烨表示,《推拿》同名小说曾获得过茅盾文学奖——这意味着它获得了官方认可,但他在拍摄过程中还是遇到了巨大挑战:“可以说,拍这个电影遇到的困难比我以往的任何一部电影都要大。”不过,他没有说明自己到底遇到了哪些困难。

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主演,娄烨表示他的内心充满了感恩,因为每一位主演都为这部电影付出了巨大心血。

谈及影片主旨,娄烨说,他想揭示盲人世界和正常人世界之间的差别:“有时候,看不见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同时娄烨还表示,他希望用《推拿》来传递正能量:“希望大家看完这部电影之后,能学会感恩。”

主演说法

郭晓冬:和盲人一起演戏很狼狈

《推拿》中除了几位职业演员,还有好几位真的盲人。郭晓冬表示,尽管影片开拍前他们去盲人按摩院体验了很长时间的生活,但当影片真正开拍、与盲人演员演对手戏时,他才发现压力很大:“因为他们都特别真诚。当你面对真诚的时候,所有的表演都显得虚假。怎么说?和他们演戏,我觉得很狼狈。”

不过郭晓冬认为,他很幸运拍了这部电影,因为《推拿》改变了他的人生:“我比以前更懂得了感恩。也希望这部电影能感染所有人,让大家把自己身上的正能量都释放出来。”

秦昊

为了角色把眼睛弄到红肿

秦昊堪称是娄烨最宠爱的演员,《春风沉醉的晚上》和《浮城谜事》连续两部电影都用他做主演。这次在《推拿》中,秦昊演活了一位盲人按摩师, 不过他也付出了极其辛苦的代价,因为他那个角色一直翻着白眼,拍摄时必须得在眼睛上动手脚:“我每次都要比其它演员早三个小时到片场,粘在眼睛上那个东西,3天之后眼睛就开始红肿。”不过他硬是咬着牙,坚持拍完了整部影片。

尽管事后想起来有些后怕,但秦昊还是认为很值:“就像娄烨当初跟我说的那样,如果想去演别的角色随时都可以演,但是演盲人,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我不想错过。”

黄轩

对角色有真实生活体验

黄轩在片中饰演一位少年盲人按摩师。他这个角色一度对生活很绝望,用碎碗割破了自己的脖子,差点死掉。被救活后,家人把他送进盲人按摩学校,随后他成了一名盲人按摩师。在按摩中心,他又偏偏爱上了郭晓冬那个角色的女人,从而开始遭受另一种心里煎熬:一边是对生活的绝望,一边是对自己内心的谴责。

被问及如何才能把握如此复杂的角色内心,黄轩笑言幸亏他还年轻,刚刚度过青春期:“除了不是盲人,角色经历过的那些东西我基本上都经历过,其实就是成长的烦恼伴随着荷尔蒙的分泌。”

黄璐

到红灯区体验生活老被客人选中

当着全球媒体,新人演员黄璐语出惊人,她爆料自己曾到红灯区体验生活,总是被人选中。

黄璐在《推拿》中的角色是一名妓女,黄璐说,为了摸透角色内心,她曾到红灯区去体验生活,好几次都被男性客人选中:“当时把我吓得不行,幸好我的经纪人就站在门口,给客人解释说我不接客,然后有客人就很生气,说那你不接客你还坐在这里干嘛?然后还有的客人走了之后又返回来,非要点我不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osinaluo]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