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摘要]柏林电影节将于当地时间15日17:00,北京时间16日0:00点颁奖举行颁奖典礼。20多部竞赛片纷纷上映,其中3部是华语片。但对于华语片的态度,外国媒体并不看好,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柏林之约娄烨:《推拿》不过审 除非有人眼瞎截图

柏林之约娄烨:《推拿》不过审 除非有人眼瞎

33'34''

9565

腾讯视频

自动播放下一条

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这么多华语电影人跑到柏林来,有当评委的,有闲逛的,有秀恩爱的,就没有拿奖的么?

腾讯娱乐柏林专稿 (文/姜黎 策划/宋小卡 罗不灵)柏林电影节将于当地时间15日17:00,北京时间16日0:00点颁奖举行颁奖典礼。过去热闹的一周时间中,主竞赛单元共有20多部世界佳片在电影宫进行了首映,其中3部华语片更是忙坏了中国记者,忙着约采访,忙着约拍片,忙着谈合作做产品。在中国记者为了华语片忙的时候,老外记者们在干嘛呐?他们看华语片吗?电影节即将结束,中国记者眼里的好片跟他们眼中的又有什么差别?到底哪些有望拿奖呢?腾讯娱乐对话十多位外国同行,来跟大家说说中外媒体在国际电影节上的那些个不同,以及关于金熊奖,又有什么不同意见。

看啥篇:

外国记者在看啥?

全部竞赛片!

本届电影节上,西班牙仅有一部合作片《在高处》入围主竞赛单元,西班牙女记者Elena开玩笑说自己今年最爱法国片,大赞《雷利的生活》,并看了其他单元的一些法国片,比如《欲罢还休》、《高个子男人快乐吗》。

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外国记者忙着看竞赛片(图为竞赛片《少年时代》剧照)

如果说Elena是因为西班牙本届没什么好片入围,所以只好关注他国影片,那么本届电影节上拥有四部德国片入选主竞赛单元,德国记者Max表示自己并不会只关注德国片,“在主竞赛单元的片子我基本上都会去看,除非时间跟采访冲突。”

说起采访,跟中国记者一样,约外国影人也是一个大问题。Elena抱怨表示大牌太难约,“乔治·克鲁尼?想都别想。”想要在电影节约采访,惯例是一定要提前与片方联系,但很多PR都会让记者直接联系该片在本国的发行商,如果恰好没有发行商,那么即使不停发邮件等来的也是拒信,不停打电话也会被搪塞。

想约外国大牌采访则是根本没戏,外国大牌的采访一般都是以有偿形式进行,乔治·克鲁尼便曾经在威尼斯开出了15分钟群访1000欧元,专访1600欧元的天价。Elena说自己从电影节开幕到现在做的采访无一例外都是不太有名气的电影人跟演员,甚至很多都不在主竞赛单元,而是全景、论坛这样的单元中。

不过同一些敬业的外国媒体相比,也有打酱油打的十分厉害的,一位德国当地的女记者表示自己本届电影节就只看了一部电影,“我只看了乔治·克鲁尼的《古迹卫士》。”其花痴程度完全秒杀部分只看华语片中国记者的敬业度。说起原因时,对方抱怨表示事情太多了,有很多活动需要安排。

中国记者在看啥?

一门心思忙华语

对于中国记者而言,海外电影节很大程度上的任务都跟华语电影有关,都走出国门了,大肆宣传总是必不可少的,有的公关甚至在还没动身前就已经开始多方联系媒体,到了后也是各种微信电话,抓住国际大舞台这根宣传稻草。

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一旦有华语电影人走出国门,国内媒体就要忙翻天了。(图为梁朝伟与众评委亮相红毯)

可以说每逢国外电影节,中国媒体不是在去看华语片就是在去做华语影人采访的路上。曾有某门户网站记者在朋友圈抱怨,“柏林电影节多少国际巨星,多少世界级导演,可我们顾不上他们,我们要四处游走奔波,去拍那些在国内连线都算不上的中国艺人。”并吐槽称“再顶级的名贵香水,也干不过韭菜盒子”。虽然略微偏激,但也是不争的事实。

而在外国记者眼中,中国记者也就成了“华语电影放映跟新发上扎推”的那群人。Max说自己很少在其他影片上看见中国媒体出现,尤其是一些不是名导的作品,“只有好莱坞明星多的时候,才会偶尔看见几个。”

互看篇:

华语电影怎么样?

外媒:华语片在国际电影节上并不重要

外国媒体到底如何看待国际电影节上的中国影片?这是个很有意思但却残忍的话题,因为答案是“真的没有多少人在看。”跟中国媒体在海外电影节上围着华语片团团转外相比,外国媒体对待华语片的态度跟柏林的冷空气有的一拼,甚至更冷。

三部华语片,《推拿》、《白日焰火》以及《无人区》分别在2月10日,2月12日以及2月13日在柏林进行了媒体首映。按道理来说,这个时间段并不算糟糕,甚至还比较不错,因为正是电影节暖完身渐入佳境的时候,可是据记者观察三部片子上座率均较为惨淡,《推拿》跟《无人区》上座率勉强算是一半,只有《白日焰火》上座率为九成左右,但是别忘了,《推拿》跟《无人区》上映的厅是柏林电影节最大的电影宫影院,《白日焰火》根本没挤进主影宫,仅仅是象征性进了电影宫旁边的小电影院,更别提三部华语片在放映期间,均有不少外国媒体记者中途离场。可以说,华语片放映时跟《布达佩斯大饭店》、《古迹卫士》的一票难求,一证难进相比,不得不承认落差。

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在国内好评如潮也没法,人家外国人不买这账(图为《无人区》剧照)

而即使看过华语片的外媒,对中国电影的评价也不算太高。记者在看完《无人区》时,曾跟一个西班牙记者Leopoldo聊天,在谈起这部在中国好评颇高的电影时,Leopoldo并不买账,反而认为影片过分注重在黑色喜剧跟幽默方面,“但对贯穿始终的珍稀动物这条主线,交代的比较单薄。”文化差异也是外国媒体有时候不能完全看懂华语片的一个原因,法国跟中国建交算久,中法两国人民友谊算源远流长了吧?可是法国女记者Laura在说起《推拿》时认为自己并没有完全看懂影片要表达的意思。

在问起Leopoldo有没有看过其他华语电影时,对方坦言表示看的不多,而对于本届柏林有3部华语片入围,Leopoldo则直言“对我来说,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并不重要。”而除了在中国电影放映场上能找到几个外国记者聊聊话语电影外,在场外随机跟外媒交流,承认看过华语片的人并不多,更别提影片中的华语明星了。如果非要逼外媒说一个中国影星,成龙巩俐章子怡还是大多数人的华语明星印象。本届最萌评审梁朝伟?Laura表示,“我们不了解他,”并疑问道,“在中国知道米歇尔·冈瑞的人多吗?”

在某部电影的媒体场映后发布会上,记者曾跟几位外国记者聊天,在问及对方的感受时,对方居然直截了当的表示,“我没看这部片子。”

“那你们来参加新闻发布会干什么?”

“就是来听一下看看影片到底说了什么。”

外国电影怎么样?

华语媒体:压根儿很少在看

在我们如何看待外片方面,中国媒体其实算是变相扳回一局,因为除了专门写影评的人之外,会去看外片的中国记者也并不算太多。一方面,语言是个问题,如果不能了解对白,看外片对中国记者而言就是“一夜之间回到默片”的节奏,只能看见剧中人物嘴巴在动,却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另一方面,大多数时间全被华语明星采访、街拍跟公关给占据了,忙完活之后再去看外片?开玩笑吧,就算还有力气看,影院半夜也不无片可放了。

当然,也有一些本身就比较外片控的记者除外,他们虽然不用写影评,也不约大牌采访(其实是因为真约不到),只是跟下日常新闻发布会,但是一场接一场的外片看的还是津津有味,有的人在电影节开幕前,入围名单刚出时就已经默默列好了“必看List”,拿到播放时间后就会同步到手机、iPad的日程表事项中,随时进行Update Check。即使偶尔因为有事冲突,可能没赶上某场电影,也一定会在小范围内交流观片感受,如果反馈良好,补看则是必备功课。

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难道指望别人配上中文字幕么?记者听不懂,所以就不愿看了(图为德国影片《十字车站》剧照)

而跟外片控相比,某门户网站记者X坦言自己只看了一部开幕片,至于为什么看了开幕片,并不是因为被韦斯·安德森抑或是拉尔夫·费因斯吸引,是因为“那天刚好到柏林,新鲜。”从那以后,X并没有主动看过任何外片,“听不懂”是罪魁祸首。

除了两极分化外,更多的中国记者对于外片是“有选择的看几部”。某平媒记者表示自己会挑“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影片来看,三大必须占其一才会考虑观看,“不然的话还不如去逛逛街,放松一下。”

但是看了就代表看懂吗?难说。就比如《少年时代》中,导演在剧中穿插了很多关于美国政治的笑点,以及通过美国不同年代的流行乐曲作为影片背景时间的一个线索,如果不是对美国文化了解比较深,很有可能会心生疑问,这些老外记者们在笑啥呢?

奖项竞猜篇

海外媒体:阿伦·雷乃有望夺金熊

《推拿》有实力竞争摄影,编剧奖

要说起选片的口味,就跟女人都爱化妆品手包,男人都爱名表名酒一样,外国记者也免不了俗比较倾向一些大牌制作。拥有拉尔夫`费因斯、阿德里安·布罗迪以及爱德华·诺顿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目前就在Screen场刊上面评分遥遥领先,在外媒中的口碑也非常不错。为海外知名电影网站indiewire撰稿的 Eric Kohn就在影评中明确表示“《布达佩斯大饭店》是一部只有韦斯·安德森才拍得出的动作喜剧片,情节跟幽默元素相得益彰。”

在大片之余,像《十字车站》、《‘71》这类比较小众导演但出彩的片子也很受国外记者欢迎。一位德国当地记者Jonas表示,“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这几部黑马的出现,尤其是Dietrich Brüggemann的《十字车站》完全无愧场刊第一高分。” 英国导演亚恩·德曼基第一部长片,讲述爱尔兰内战的《‘71》也得到了一个较好反馈,有外媒对此评价表示,“剪辑成熟,画面跟音乐互相配合,互相加分。”

而导演之前作品的 口碑也很影响新作的舆论走向,像一手缔造了《爱在》三部曲的美国理查德·林克莱特,此次十二年磨一剑推出《少年时代》未映前便备受期待,放映后媒体更是好评如潮,甚至有人在推特上高调表示“《少年时代》不获奖就裸奔”。另外,获奖呼声颇高的还有挪威黑色喜剧片《失踪顺序》。“柏林一贯比较倾向政治跟民族题材,黑色喜剧虽然好看,但是获金熊大奖还是不好说,但应该会获一个表演奖项。”另一个德国记者Johann表示。

中外媒体金熊预测大不同 外媒:华语片不重要

华语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一般只能收获“最佳摄影”之类的技术奖,也就是“安慰奖”。(图为《推拿》主创)

总体而言,外媒倾向的获奖大片基本都在以上几部之中,至于中国电影,截止发稿为止,Screen场刊上面的《推拿》跟《无人区》以超低分垫底就足以说明问题。但也有反对声音,《好莱坞报道者》就撰文指出,虽然评价两极,但《推拿》是一部很符合柏林电影节口味的定做电影,在金熊奖以及最佳编剧、最佳摄影上面具有一定竞争力。

预测:

外媒

最佳影片金熊奖:《雷利的生活》

评审团银熊奖:《少年时代》

最佳导演银熊奖:《十字车站》Dietrich Brüggemann

最佳编剧银熊奖:《十字车站》 Dietrich Brüggemann

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失踪顺序》帕尔·斯维尔·哈根

最佳女演员银熊奖:《在高处》詹妮弗·康纳利

最佳电影处女作奖:《’71》扬·德芒热

华语媒体:对华语片获奖纠结又期待

在评奖方面,中国媒体的口味跟外国媒体差的并不多,毕竟美好是相通的,即使有着语言或者文化的差异,镜头跟画面也足够说明问题,要说有不同,跟外国同行比,中国媒体显然对华语片获奖还抱着一片殷切之心。

仔细说来,对于华语片能否在海外电影节上获奖,很多中国记者都是又纠结又期盼,情绪这么复杂的点在于如果获奖了,之前约到采访还算好交差,没约到的采访的估计又是颁奖礼当晚从头到尾逮采访的节奏。而如果没获奖,这届电影节又算是白跑了,因为之前工作重心都扑在了华语片上,如果华语颗粒无收全是外片获奖,那么最后金熊奖名单出来,中国媒体基本都没看过也不是没可能。

展示中国的“老少边穷”曾经很容易在柏林电影节上拿奖,李杨一部展示人性贪婪跟地区落后的《盲井》便曾经在2003年获得第53届柏林电影节“特别艺术贡献奖”。对于本届柏林电影节上展现盲人这类特殊群体生活影片的《推拿》,即使评分低,仍然受到了一些中国记者的看好,毕竟场刊不是组委会的最后决定,而《推拿》“题材、口味摸对了,得奖还会远吗?”

预测

中国媒体

最佳影片金熊奖:《少年时代》

评审团银熊奖:《小小的家》

最佳导演银熊奖:《少年时代》理查德·林克莱特

最佳编剧银熊奖:《十字车站》 Dietrich Brüggemann

最佳男演员银熊奖:《白日焰火》廖凡(微博)

最佳女演员银熊奖:《十字车站》Lea van Acken

最佳电影处女作奖:《’71》扬·德芒热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standyfa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