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晓冬:《推拿》戏份被大删减 激情戏保守

《推拿》郭晓冬专访截图

《推拿》郭晓冬专访

13'43''

16

腾讯视频

自动播放下一条

腾讯娱乐柏林专稿 (文/陆姝 视频/张超

和其他来柏林享受电影节的演员们不一样,郭晓冬(微博)和柏林有种特别的联结,这种联结始于八年前在这里拍摄过的《颐和园》,至今,不可断绝。

“我来了这边之后,我脑子里全是周伟当时的状态,特别神奇,周伟的记忆都回来了。”郭晓冬带着他的新片《推拿》参展柏林电影节,一下飞机,柏林的一切都把他带回了那段伤感的过往:“对周伟来说,那份情,无法释怀。”

专访郭晓冬:《推拿》戏份被大删减 激情戏保守

郭晓冬在《推拿》发布会

来了柏林后,《颐和园》周伟又灵魂附体了

腾讯娱乐:之前《颐和园》有在柏林拍戏,那这次再来,觉得柏林有什么变化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郭晓冬:我刚下飞机的时候,我们公司的人问,“冬哥,你送若古是不是这个门呀?”我说“对呀对呀,你们怎么知道的?”“我们都看了呀。”很有感觉。所以电影很神奇,我会觉得我以前在这边生活过,不是我郭晓冬,而是周伟,真的,我觉得我来了这边之后,我脑子里全是周伟当时的状态,特别神奇。

腾讯娱乐:那个记忆突然全回来了?

郭晓冬:全是周伟的记忆。包括最后若古开车送他回国的时候,从哪儿出去。后来他们接了我往城里走的时候,我说“哇,太有感觉了这条路!”

腾讯娱乐:当时拍戏在这边呆了多久?

郭晓冬:呆了一个多月吧。就是刚来的时候娄烨就把我一个人撒出去,说:“郭晓冬,你自己出去吧”,我说:“啊?去哪儿?”他说:“我不知道,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必须让你自己出去。”因为他说周伟刚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谁都不认识,一句德语不会讲,他说你就得从头开始。

腾讯娱乐:据说当时剧组还都孤立你?

郭晓冬:对呀,我得好好控诉一下娄烨。我就觉得大家在国内相处挺好的,到这儿来怎么都不理我了?我做错什么了?不停地自我检讨。后来回去才知道,其实娄烨之前跟大家说好了,你们都不要理郭晓冬,是因为周伟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特别孤独,所以你们一定要建立他的这种孤独感,后来回去他都没跟我讲是无意当中跟别人聊天聊起来,才知道是这样一个事儿。但是说实话,我很感激他,我由衷地觉得他这样的工作方法是对的,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能够做导演去表达自己故事的时候,我可能也会这样要求我的演员。

专访郭晓冬:《推拿》戏份被大删减 激情戏保守

郭晓冬备战柏林电影节红毯

无法释怀那段情,还想去《颐和园》拍摄地看看

腾讯娱乐:那对柏林应该是挺痛苦的回忆?

郭晓冬:就是很感伤,那份情,无法释怀。我觉得对周伟来讲是这样的,他无法释怀那段情,发生太多的事情里边。

腾讯娱乐:好像那段时间跟老婆还有点不开心是吗?

郭晓冬:那个时候也是刚刚我们俩开始在谈恋爱的时候,她很支持我接这个戏当时,包括面对《推拿》的时候,说到关于情欲戏的时候,她也说这个剧本那么好,那些东西都已经不重要了。其实说句实话,我觉得我的顾虑挺多的,但是我为什么最终也接受了?是因为我对娄烨的信任,就像这些盲人朋友对我的信任一样,我信任娄烨,我觉得他能够把这部戏拍好,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导演,我很尊重他、敬佩他、欣赏他。

腾讯娱乐:那你这次还会再去当年去过的地方再去走走看看?

郭晓冬:我真的想去看看特别,特别想去看,包括李缇跳楼的地方、跟李媞分手的那个公寓、那周围工作过的地方、我打工的地方、那个酒吧……我都想去看一看。

腾讯娱乐:所以柏林对你来说,真的是一个挺特别的地方。

郭晓冬:嗯,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很特别,我觉得当时来柏林我赚了,因为不是郭晓冬一个人来的,他带着周伟一起来的,我觉得我能再来柏林,挺不一样的,我是带着两个人的思想来看柏林。

专访郭晓冬:《推拿》戏份被大删减 激情戏保守

郭晓冬在《推拿》中的剧照

谈《推拿》:戏份删减大,激情戏比想象中保守

腾讯娱乐:看片的感受怎么样?跟自己之前想象的?

郭晓冬:实话实说,我觉得跟我想象的有差距的,有差距。但是不能否认它是一部好的影片,因为娄烨是我很欣赏的一位导演,很有才华,我觉得这部影片是他又一部力作。我之所以觉得是有差距是因为我当时看的剧本不是这样的。

腾讯娱乐:剪的时候给改了?

郭晓冬:怎么给剪成这样了呀?对呀,我觉得我是冲着王大夫来的呀,王大夫呢?找半天。

腾讯娱乐:所以其实拍的时候是拍了比这个要多的素材是吗?

郭晓冬:拍了三个多月嘛。

腾讯娱乐:重场戏都在吗?

郭晓冬:对,就剩这两场戏了,你这场戏给我掐了我还干吗呀?

腾讯娱乐:激情戏的尺度和你想象中的?

郭晓冬:比我想象的要保守。

腾讯娱乐:那你对自己的整体表演各方面都还满意吗?

郭晓冬:我尽力了,但是所呈现出来的,我会觉得对这个角色来讲,不够丰满,力量没有那么震撼。因为我当时看小说也好,剧本也好,我觉得王大夫在这个剧当中是一个灵魂性的人物。现在他是走了另外一条路,他突然自残这一条脉络,我觉得说的不够清楚。他所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不是因为一点事情就开始自残,前面没有太多的铺垫,对角色是有伤害的。当然了,因为这是导演他的选择。

腾讯娱乐:自残的戏特别激烈,你是怎么去感受这么极致的一个体会?

郭晓冬:那场戏说实话演得很累很吃力,但是演得很过瘾。就是那场戏拍了三天,最后拍不下去了,我说不演了,你爱咋拍咋拍,我觉得娄烨把我榨干了,没有方向了。还有很多现场因素,只要一进现场,我永远得站着,因为假肚皮一坐就会起褶皱,拍起来就不真实了。包括那个血浆,同时要跟你配合,是真刀划的。每次拍完一场戏,身上好多都是血浆,换衣服,重新弄血浆,这就两个小时,我就一直站着,每次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台词也比较书面语,要把它说得特别生活化又有力量感很不容易。有时候我就会跟我老婆通电话说“哎呀,真是太难了,我说我不想演了”。

腾讯娱乐:她怎么安慰你?

郭晓冬:她说“你当时不就是冲这场戏去接的吗?”嗯,那倒也是(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kakaso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