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柏林电影节大放异彩 努力尽快公映

《白日焰火》柏林电影节大放异彩 努力尽快公映

影片《白日焰火》摘得大奖后,大家纷纷向导演刁亦男(右三)及主演廖凡(微博)(左三)表示祝贺。

据新华社消息北京时间16日凌晨,中国影片《白日焰火》在第64届柏林电影节上一举擒获“最佳影片”金熊奖和“最佳男演员”银熊奖。经历了漫长等待,中国电影终于又在世界电影节上绽放绚丽“焰火”。

正在柏林的该片监制、前上海国际电影节业务副总监沈暘第一时间接受记者采访,为国内观众详解这部尚未来得及公映的精彩影片。

沈暘说,从剧本到银幕呈现,《白日焰火》花费了导演刁亦男8年时间。柏林电影节对该片可谓“一见钟情”,“柏林电影节的评委们觉得《白日焰火》的演员都非常出色。而且第一次看这部影片就决定了把金熊给它。”被问及影片将何时在国内上映时,沈暘表示:“我们会努力、尽快!”

□短评中国电影还需加油

中国人捧回的“金熊”已不只一座。“在路上”的中国电影人需要解决“叫好不叫座”问题。有的获奖影片票房不佳让人扼腕。在这方面,中国电影人应不吝取经,学习把握商业与艺术之间的度,学习掌握先进的营销理念和手段,学习培养年轻电影人的才干与经验……电影节上不只盯着奖项,更要有奖项与经验兼收并蓄的眼光。

如果有一天,国内外的观众们能像对待外国大片一样对中国的电影津津乐道,那时我们的电影人才能自豪地说,中国的电影真正走向世界了。

为此,“在路上”的中国电影人需要的不仅是获奖和赞美,更需要头脑清醒地不断给自己加油。据新华社

■谈获奖

天时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柏林电影节对华语电影一贯重视,几乎已成传统,今年尤甚。入围影片中有4部亚洲影片、3部中国影片,几乎是亚洲电影的一席盛宴。沈暘笑言,尽管对普通观众而言名不见经传的刁亦男和并未在国内公映的《白日焰火》被视为柏林电影节上的“黑马”,但柏林电影节对这部影片的种种青睐早就有迹可寻,连首映也被安排在“享受大师级影片待遇”的夜场,受到特别礼遇。甚至于,相较国际评委们对《白日焰火》的厚爱,该片最终拿奖的结果还“带点遗憾”。沈暘透露,出演该片女主角的桂纶镁,精湛演技也令评委垂青,只是“一部影片实在难以获得这么多奖项”,她才抱憾与影后头衔错过。

柏林电影节为何如此礼遇《白色焰火》?沈暘认为,除了影片本身的创新和艺术品质之外,“天时也很重要”。一方面,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柏林电影节不可能对之视而不见。另一方面,柏林电影节是一个有承担的电影节,它希望给中国年轻电影人机会,对中国电影表示一种关注,建立一种艺术上的评价标准。刁亦男和《白日焰火》的获奖,意味着柏林电影节有意给具有思想和艺术品质的中国新锐导演打气。

■谈影片

像手术刀一样解剖人性

《白日焰火》由刁亦男自编自导,以一起碎尸案引发桂纶镁、廖凡、王学兵(微博)等人饰演的“众生”为爱沉沦的故事,带有爱情、悬疑、犯罪等各种元素。影片中每个人都处于危险境地,最终导演以一个意想不到的烟花结局给影片划上完美而荒诞的句号

“《白日焰火》的剧本,是早就在圈内公认的‘很强’。”沈暘说,从资深编剧出身的刁亦男受到西方文学深刻影响,善于结构故事。所以,这部影片像外科手术一样解剖人性,呈现出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状态。此外,《白日焰火》艺术气息浓郁,但画面故事也都精美好看,借了商业类型电影的外壳、内心还是一部作者电影,兼具了两者魅力。沈暘说:“尽管片中饱含黑色犯罪悬疑,但它对善恶的把握也很恰如其分。很多东西可能是无法解释的,在影片中,导演用爱给出了唯一的解释。”

■谈导演

中国电影需要专注精神

“低调、受西方文学影响、有很好的主动叙事能力。”这是沈暘对《白日焰火》编剧兼导演刁亦男的评价。导演刁亦男的名字对于大多数中国观众来说都十分陌生。事实上,他是《爱情麻辣烫》《洗澡》《将爱情进行到底》等的编剧,作为独立电影人拍摄的《制服》《夜车》也曾入围鹿特丹、釜山等电影节,并引发欧洲关注。

从剧本到银幕呈现,《白日焰火》花费了刁亦男8年时间。他对电影的热爱与坚守,成为了这部影片的品质保证。“导演光是对剧本的打磨就用了三四年时间,以求达到他和制片人心中的标准,这种创作态度是当下浮躁的电影创作环境中最为稀缺的。”沈暘认为,无论是刁亦男八年磨一剑、创作一部电影,还是片中演员们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北方玩命且忘情地“演活了角色”,都体现出了一种专注于电影本身的创作态度,而这也是中国电影最需要的精神。

□娱说

导演不会写剧本得不了国际大奖

黑泽明说,剧本优秀,导演一般,拍出来是好片;剧本失格,再大牌的导演拍也是垃圾。当我看到《白日焰火》剧本的前4场戏时,我知道,这是一部给劲的电影,很有意思。

情色是调味,犯罪、悬疑则一直吊着观众的胃口走,正如床单上被最后激情碾死的那只甲虫。这电影的另一个片名叫《冬季》,象征着公元第二个千年走到冬季,主人公的婚姻走到了冬季,家庭经济走到了冬季,生命也走到了冬季。《白日焰火》是一部有质量的电影,作为一名编剧和刁亦男的大学师弟以及观众,我替他高兴,更替编剧同行的他高兴。

不会写剧本的导演得不了大奖,这句话该送给时下的内地电影公司。电影业大概是人均投入产出比为负值的行业,有人算过一笔账,2013年国产电影票房200亿元出头,利润率以10%计算,是20亿元。那么多少人在分呢?做个除法,638部片子平均313万元。每个剧组平均算100人,则每人每部戏收入3万元多些。这个水平无论如何谈不上高吧?造成此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导演中心制,许多导演看不懂剧本,更别提写剧本了,你写了5,他的理解力只能拍出1或2。以后,电影出品方可以多问一句,这剧本是导演自己写的吗?如是成功率将大幅提升。要知道,在好莱坞、日韩,演员寻找潜规则的对象早就舍弃了导演,不会写剧本的导演都不好意思和编剧坐一起聊天,见着女演员就臊得慌。所以祝贺廖凡,你遇到了刁亦男。

在电影界,有代际之说,总体看,第五代创作力枯竭,第六代风华正茂,第六代后的茁壮成长,上演着青春残酷。刁导大致可以划进第六代,不过刁导其实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和这个断代工程的发源地北京电影学院是两家人。最近几年的势头是,在国际电影节上,中戏势力超越了北电,蔡尚君、张杨张一白等优秀导演都是中戏毕业。因为中戏的学生从入学就学习何为戏剧动作,探寻“戏”在哪里。中戏编导最近的小爆发,是必然和无法证伪的逻辑。让我们再次祝贺中国电影编导的新胜利。

(王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