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岭成刘欢组第一主打 《卷珠帘》变样霍尊险胜

[摘要]2月21日晚,《中国好歌曲》拉开四张原创大碟“主打之争”的序幕,导师刘欢的原创大碟《新九拍》率先开战,腾讯视频全网独播。

独播:霍尊登场再唱《卷珠帘》 配乐高大上截图

独播:霍尊登场再唱《卷珠帘》 配乐高大上

10'15''

47034

央视网

自动播放下一条

张岭成刘欢组第一主打 《卷珠帘》变样霍尊险胜

霍尊凭新版《卷珠帘》险胜

腾讯娱乐讯(文/胡梦莹)2月21日晚,《中国好歌曲》(在线观看)拉开四张原创大碟“主打之争”的序幕,导师刘欢的原创大碟《新九拍》率先开战,腾讯视频全网独播。包括《卷珠帘》、《她妈妈不喜欢我》、《喝酒Blues》等在内的8首热门歌曲共同角逐两个主打席位,刘欢也现场亲自演绎专辑的第九首歌曲《港湾》。本场赛事相当激烈,张岭在捞仔的伴奏下演绎的一曲《喝酒Blues》最合乐评团的胃口,加上杨坤(微博)(微信号:yangkunmusic) 关键性的5分,顺利拿下”第一主打“的席位。霍尊的《卷珠帘》因大变样引发争议,从乐评人那里收获的票数也并不见高,直到最后被刘欢出于歌曲火爆的考量钦点为“第二主打”,总算涉险挺进决赛。

>>>八首对比版视频曝光:刘欢改《卷珠帘》被骂

《卷珠帘》大变样引争议 霍尊险胜晋级

自首期节目播出以来,霍尊的《卷珠帘》迅速走红,登陆马年央视春晚后更是火上加火,成为刘欢麾下公认的热门主打歌。谁料最近剧情急转直下,有网友将节目录制现场偷拍的视频在网上曝光,从视频来看,此前一直被看好的霍尊在此轮中不占优势,甚至恐遭淘汰。

当晚的节目中,无论编曲、配器还是歌词,刘欢都做了大刀阔斧的改动。庞大的弦乐队奏出温润柔和的乐章,原本的和弦与和声得到了有效的规整,使得歌曲充满古韵的同时更显大气华丽。歌词的规整将使《卷珠帘》的风格更为突出,古典韵味悠远绵长。

然而,《卷珠帘》的大变样并未让所有人买账。一方面,从现场51名乐评人给出的分数来看,虽说此曲登了春晚,却似乎并不能全力拿下他们的耳朵,42分的得分仅在8人中排名第4。另一方面,在网络上也引发两极化评价。力挺派认为,优美的弦乐使歌曲更显大气。反对派则指出,作品的确变得华丽,却感觉不如原来的小样动人,感觉更似在炫技。

车轮战结束后,除刘欢之外的其余三位导师轮流投票,最终,张岭凭借52分的高分拿下“第一主打”,而刘欢则选中了《卷珠帘》作为“第二主打”,“这首歌已经被推得很火爆了,我希望可以再加一把火。”如此,霍尊在最后一刻惊险晋级。而对于《卷珠帘》被指太过华丽,刘欢认为:“我充分相信霍尊的演唱能力,他有很稳定的展现,我才敢做这样大幅度的改编,如果歌手的演唱能力有限,我会比较小心,对霍尊有信心。”

张岭拿下“第一主打” 与捞仔合作风头劲

张岭这个46岁的中年男子,初赛就以一曲中国蓝调《喝酒Blues》俘获大批观众的心。当晚,除了参赛者的身份,他还大方为队友李夏的《午夜快车》伴奏,身边站的另一位吉他伴奏正是国内著名音乐人捞仔。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捞仔就以职业吉他手的身份进入唱片录制行业,还跻身中国顶尖吉他手之列。当时更有“南捞仔,北老五”之说。

原本的《今宵列车》化身为《午夜列车》再次出发,捞仔、张岭加上摇滚范儿十足的李夏,三个大汉人手一把吉他,台下坐着的杨坤忍不住感叹:“你们仨就是一伙儿的!”一曲唱罢,李夏对两位大咖给自己伴奏受宠若惊,“我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样的配置,让我站在舞台上演出我最喜欢的摇滚乐。”遗憾的是,李夏最终仍只拿到30分的分数,排名倒数第二。

轮到自己的主场,张岭又带着蓝色贝斯上台,捞仔也再度登场。两位音乐熟男娴熟地拨动着各自手中的乐器,一首地道的Blues歌曲,从单纯的演奏上升到表演级别。二人仿佛上演一场略带酒精味和沧桑感的对话。蔡健雅(微博)大冒“星星眼”,“这搭配太有魅力了!”刘欢也在底下听得心潮澎湃,打趣张岭道:“剩下的事就是他和捞仔再喝一杯了。”

张岭得到乐评人给出的47分高分,荣登榜首。加上导师投票环节,杨坤给出的5分,顺利打下刘欢组的“第一主打”。两度登台,有搭档互动,让乐评人还让导师买账,这个夜晚,张岭真真可说是风头无俩。对于张岭的晋级,不少网友认为是实至名归,但也有少数乐评人质疑这还是跳脱不出倚老卖老的行规。

《格格不入》分数垫底 节目音乐总监:副歌确实弱

所谓各花入各眼,“主打之争”战果揭晓后,网友就到底哪首歌更好听争论不休。而对于歌曲的改编,也很难令所有人满意,更有观众表示听不大懂:到底改在了哪里?

对此,节目音乐总监安栋表示,“对于专业的音乐人来说,可以清晰分辨每个细小的改变和提升,普通观众却不一定能听出来。”他称,不会对原作进行颠覆性调整,“因为对大众来说,这些都还是新歌,需要增强记忆,所以通过技术和设备的升级,使得每首歌都有起伏和庞大的空间。“

赵雷的《画》因其朗朗上口的旋律及歌词勾勒出的恬静优美意境被很多人喜欢,改编版呈现出了以弦乐四重奏搭配民谣的表现形式,这种手段很少见,不见得讨所有人喜欢。安栋说:”这首歌太难改了”,赵雷是一位特别有自己性格的创作者,用安栋的话来说,“有一股楞劲”,所以如果和其他作品一样配以弦乐队,会显得音乐很重,过于大气而喧宾夺主,而将弦乐队简化为四重奏,还是很冒险的尝试。

谈及苏珮卿的《格格不入》打分低,以24分垫底。他认为,作品第一轮亮相后的人气是影响乐评团打分的重要因素;另外,《格格不入》虽然不错,但副歌部分确实弱了一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candyzhe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