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歌曲》落幕 刘欢:霍尊夺冠有些意外

[摘要]昨晚,主推原创音乐的综艺节目《中国好歌曲》总决赛在央视三套播出。在媒体投票的终极对决中,霍尊票数逆转险胜莫西子诗摘取“好歌曲”年度盛典桂冠,他和导师刘欢直言意外。

《中国好歌曲》落幕 刘欢:霍尊夺冠有些意外

霍尊

霍尊最终夺冠截图

霍尊最终夺冠

1'27''

6

QQ播客

反馈意见 自动播放

昨晚,主推原创音乐的综艺节目《中国好歌曲》(在线观看)总决赛在央视三套播出。在媒体投票的终极对决中,霍尊票数逆转险胜莫西子诗摘取“好歌曲”年度盛典桂冠,他和导师刘欢直言意外。接受京华时报独家专访时,刘欢谈及徒弟夺冠以及见证好歌曲第一季落幕的心情。他表示“好歌曲”呈现的效果超出自己预期,不出意外他将助阵第二季。

□台前幕后

霍尊唱吐《卷珠帘》

昨晚播出的“年度盛典”于本周二晚8点至次日凌晨2点,在浙江进行了录制。导师中,最早的在14日就驻扎嘉兴,他们邀请了费玉清羽·泉郑钧和吴青峰助唱,风格各异的嘉宾至少和选手进行了10次对歌磨合。

当晚,摇滚歌曲颇具现场震撼力。羽·泉与项亚蕻的《伤》掀起第一波高潮,莫西子诗和“摇滚范”郑钧演绎民谣歌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成为全场最大亮点,唱到副歌时引得全场起立鼓掌。

终极对决环节,霍尊与莫西子诗接受101家媒体、共10组投票。在最后两组投票后,霍尊意外逆转,以3票险胜。他直言“特别紧张”,大家对《卷珠帘》太过熟悉,“这首歌已经到头了,至少我已经唱吐了”。在不少人为莫西叹息时,他本人很平静,“我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走一条独一无二的路”。他透露比赛期间已有演出、经纪公司希望签约,他正在考虑,未来将坚持“一种风格”,创作简单不花哨的音乐。

□你问我答

票数不透明?

怕打击选手

当晚500位现场观众投票后,主持人直接宣布晋级结果。面对票数不透明的质疑,灿星宣传总监陆伟(微博)称,“好声音(在线观看)海外原版《TheVoice》也不公布票数,我们问过原因:选手间人气差距大,公布了可能会打击选手”。

选手发展路?

唱或作兼可

陆伟透露,大部分选手已有唱片或经纪公司、工作室,极少数和灿星签了约。签约者今后或发展为蔡健雅(微博)式唱作人,或依托灿星和唱片公司的合作关系为他人写歌。导师们的4张原创大碟已在筹备中,预计两个月内发行,歌曲版权归灿星所有。赛后,选手们还将进行小规模巡演。

□导师刘欢说

终极比赛如音乐会

京华时报:年度盛典上导师不用再发愁把票投给谁了,现场您心情是否轻松一些?

刘欢:是啊,比较放松了!唯一担心的就是我自己的新歌(注:《夜》),刚写出来,第一次演出还不熟,其他的也就是按节目的赛制要求拉拉票,“游戏”规则而已。

京华时报:当晚8组明星和学员的演唱中,羽·泉和项亚蕻的《伤》等都得到不错反响,是否摇滚歌曲在现场表达上更占优势一点?当晚8组的演绎像演唱会一般,您感觉如何?

刘欢:我感觉不错啊。说实话,能够在所有音乐人尽情演绎歌曲的过程中放弃那些制造比赛紧张的噱头,把一场终极比赛做成音乐会的水准是需要胆识和气魄的,光从这一点上,我们就应该向制作方表示由衷的敬意。另外像你说的,摇滚歌曲的现场效果一般都不错,那种宣泄似的呐喊很具震撼力;不光是摇滚,谢帝和蔡健雅合作的《明天不上班》也很嗨,现场火爆程度一点不输给摇滚。

《卷珠帘》唱出大气

京华时报:您团队的选手霍尊摘取桂冠,对于结果您怎么看?

刘欢:首先要向霍尊表示祝贺。但说实话我还是有些意外,特别是最后媒体投票环节的反超。因为一来,我这组的两首主打都不是那种现场效果很火爆的歌曲,现场观众容易受气氛的影响,打分不一定占优;二来,《卷珠帘》火得太早,观众可能会出现审美疲劳,加上主打之争的重新编配又引起很大争议;第三,最后的竞争对手非常强大,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很优秀,特别是经过杨坤(微博)(微信号:yangkunmusic) 和曲世聪的颠覆性改编,把一首原来看似民谣的歌曲变成了带有世界风的摇滚,视听效果都更加出彩儿,我个人非常喜欢。

至于最终《卷珠帘》胜出我也只能“事后诸葛亮”地分析分析:一是费玉清老师的鼎力加盟锦上添花;二是舞美设计和舞台呈现为作品增色不少;三是《卷珠帘》已经聚集的人气,比如主持人宣布上半区曲目时,这首歌获得的掌声明显更热烈;四是8首曲目里像《卷珠帘》这样从头到尾都很宁静唯美的作品只有这一首,可能反而“闹中取静”占了点儿“便宜”。说到结果,其实我最高兴看到的是所有的8首歌展现得都很好,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

京华时报:之前在第二轮比赛时《卷珠帘》的改编也有过争议,那时您压力大吗?如何看费玉清和霍尊演唱的《卷珠帘》版本?

刘欢:歌迷反弹我不意外,但一时间人人都成了编曲“专家”我还是有些吃惊。理智上我认为这是好现象,对大家都有提高;情感上会有一些小沮丧,觉得知音难求。但这都没关系,这并不影响我作为一个音乐人对一个音乐作品有自己清醒的判断和坚持。非常感谢观众朋友对《卷珠帘》的关注,我也从中吸取了一些养料。在决赛的呈现时,我和编曲捞仔商量,去掉了琵琶,保留了箫和大鼓,既突显了霍尊的演唱,也保留了我想要的大气。有人认为《卷珠帘》描写的是小家碧玉,我不这么看,小家碧玉是邓丽君《小城故事》《又见炊烟》等那样的,《卷珠帘》舒展开阔的旋律是具备大家闺秀风范的中国风,加上霍尊翩翩少年的风度,往舞台上一站,气定神闲,我要做的就是用音乐托住他的这种气场。费玉清先生的加盟和舞美设计更助我完成了这种呈现。

第二季或再任导师

京华时报:当晚您还尝试和张岭玩布鲁斯,也是希望大家多关注所谓的“小众音乐”吗?有观众还是不太喜欢,是布鲁斯不适合现场呈现,还是观众听音乐的习惯问题?

刘欢:我们现在的所谓“小众”并非是喜欢的人少,而是了解的人少,不了解不要先急着不喜欢。一百多年前我们不了解干葡萄酒,现在我们是干葡萄酒的第一消费大国。音乐除了布鲁斯还有很多很多种,我们首先应该都先去了解了解,再挑自己喜欢的。如果没有这个开放和学习过程,那我们现在可能还停留在只有大鼓书和京剧的时代。

京华时报:从“摸着石头过河”走到年度盛典,您是否满意现在“好歌曲”的成绩和效果?有哪些需要改进的,比如歌曲样式是不是应该更多样?

刘欢:虽然还有诸多遗憾,但已经相当满意了,超出预期。最需要改进的可能还是赛制和节目模式,要做到收视规律和音乐规律最好的平衡的确有难度。歌曲样式其实第一季就涵盖很广了,中国风、民谣、饶舌、嘻哈、爵士、跨界、电音、实验、R&B和摇滚,相信第二季会涌现更多更高水准的歌曲。

京华时报:第二季“好歌曲”您还会参与其中、担任导师吗?

刘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吧。我们4位导师合作很愉快,相信制作方和观众也都基本认同。最后借此机会我要感谢所有观众朋友对《中国好歌曲》的关注,包括批评!也希望大家继续对原创音乐爱护和支持!

□业内人评好歌曲,好在从选人回到选歌

“好歌曲”是近年来电视音乐选秀中,唯一以歌为本的节目。它让音乐由歌手回到歌曲,由翻唱回到原创,从大声演唱转到自由表达。作为娱乐节目,“好歌曲”的初衷或许只是将歌曲作为鲜明的看点,但无论如何,它的产生给了流行乐坛积极的作用。

莫西子诗、赵雷、张岭等歌手和作品,因为这个平台广为人知,曾经被认为小众的音乐也因此得到普及。相比主流唱片里程式化的多元化,“好歌曲”真正打开了音乐多元化的窗户。它当然不能代表目前国内原创音乐的全貌,但相比此前那些音乐选秀节目,已经比较接近现实的轮廓。

就像曾经的选秀替代了唱片公司封闭式的艺人包装体制,“好歌曲”的推出,或许会改变主流音乐圈的收歌机制。比起靠人脉邀歌、靠名气写歌,“好歌曲”既能提供更新颖多元的作品,还能提高人们对音乐创作者的认知度。相比对人的挑肥拣瘦,对歌曲的挑三拣四才能让观众的审美,由人转到音乐本身,从而提高音乐修养和知识。(爱地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jansonw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