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英雄之战》导演:只是炒作,没传销

[摘要]被问到《英雄之战》是否涉及传销的问题,导演虞军豪告诉我们“国家广电总局已经有正式的官方声明”。对于宣传预售450万张票的动机,他强调自己只是在炒作,因为不这样做“谁会关注你呢”。

腾讯娱乐讯(文/喻德术 视频/秦付强)3月26日上午,和《英雄之战》导演虞军豪的采访约在翠宫饭店,他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戴着墨镜,但仍然掩饰不住疲惫。几天以来,他被“《英雄之战》是传销电影”的说法折磨得狼狈不堪,忙着接受各类采访、向各种人解释,最后发现越描越黑。

事情缘起于《英雄之战》3月21日在国内公映后,首周末3天拿下4000万票房,然后有媒体报道称该片涉嫌传销,比如在上映前一个月就号称预售出了450万张票、总票房将超过13亿、要开创中国电影全新的营销模式等;更关键的是,据说其首周末4000万票房中,绝大部分都来自于片方自掏腰包:他们包场买了票,分摊给公司客户或白送给普通观众。

对于上述种种质疑,虞军豪坦承诸如450万、13亿之类的数字是为了炒作:“因为我们是小投资影片,主创除了两名主演(何润东(微博)(微信号:peterho0913)陆毅(微博)),其它人都没有太大名气,不炒作媒体谁会关注你啊!”但他否认《英雄之战》与传销有关:“电影局已经给这个电影下了定义了,很准确,咱们不是一个传销电影。”

70分钟的采访,虞军豪咳嗽了大约六次,喝了四次水润嗓子;说到激动处,他眼圈有些发红、把手放在胸膛上,像在完成某个庄严的起誓:“对每个导演来说,作品就是他的孩子,实在太不容易了。”

3月26日下午,记者专程去东大桥附近的卢米埃影城看了一场《英雄之战》,全场竟然只有记者一个人,“传销电影”的说法或许给它带来了不小打击。

可事实上,《英雄之战》虽然说不上有多好,但也绝对说不上有多差:战争、动作、爱情、亲情等商业元素一应俱全,故事、画面、主题和情怀均属中等偏上,惟独两名主演一直憋着劲露出满身肌肉,感觉表演稍微有点过头。这样一部电影,在上映之初就遭到灭顶之灾。

独家专访《英雄之战》导演:只是炒作,没传销

导演虞军豪声称开拍前临时注册公司“很常见”

《英雄之战》不是一个传销电影

腾讯娱乐:刚才听您接了一个电话,下午要去电影局?

虞军豪:电影局是这样,因为这个电影始终受到电影局的关注,他们也挺呵护我们的。《英雄之战》是一个传奇浪漫动作类型片,但我们的主题表现为父子情、兄弟情、民族情怀,所以我们会跟电影局做一些交流,营销方式也会做一些交流。

腾讯娱乐:按照网友的说法,是找您去“喝茶”吗?毕竟这两天出了这么多负面的声音,比如说它是“传销电影”。

虞军豪(笑):这都不存在。首先我们是以电影局的官方声明为主,至于传销电影我不太知道,电影局已经给这个电影下了定义了,很准确,咱们不是一个传销电影。

腾讯娱乐:据说电影开拍前一个月才临时注册公司(道和影业)?

虞军豪:应该是开拍前两个月吧。

腾讯娱乐:其实这个很正常,不少电影都是开拍前才注册公司。

虞军豪:必须注册公司。你想拍一个电影,做电视剧也是注册一个公司,然后去拍。

腾讯娱乐:您是这个公司的老总?

虞军豪:是因为大家很信任我,可能是因为咱们做事认真,加上对电影专业的熟识,电影市场的熟识,最主要的还是大家信任我吧,信任我是第一位的。

腾讯娱乐:那影片投资主要来自于道和一家公司还是有别的公司参与?

虞军豪:就是道和集团。

腾讯娱乐:外面一直说道和集团跟传销有关系,不知道您事先知道吗?

虞军豪:我刚才已经说了,至于传销的话题国家广电总局已经有正式的官方声明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没有必要回答了,那个属于官方层面的。但我们这个电影是公开透明的,它不可能有很多龌龊的事情在里面,中国没有黑社会,中国有偷票房,但我们这个电影是没有偷票房的。我们这个公司就像你说的,开拍前两个月才注册,那么在发行上是没有经验的,在宣传上也是没有经验的,我们是一个很稚嫩的少年,正在向同行业的这些成熟的大哥们学习,我们需要呵护,我们也需要学习,我们更需要成长。那么在成长的过程当中,遇到了这些问题,我不知道他的(指负面报道)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电影局官方已经出来了这么一个声明,我相信一定是经过调研的。我们之所以能拿到公映许可证,一定是在内容审查上经过了同意,在营销模式上经过了同意,我们才拿到了公映许可证。

我现在站在这儿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在阳光下晒的,都可以,没有任何问题。

独家专访《英雄之战》导演:只是炒作,没传销

独家专访《英雄之战》导演:只是炒作,没传销

《英雄之战》的宣传稿件标题

我不说13亿谁知道《英雄之战》?

腾讯娱乐:上映前你们开过一次新闻发布会,说预售出去了450万张票,还说票房预期是13亿;说实话,我当时也觉得不大对劲,有点像传销。

虞军豪:为什么讲票房?我们这样一个电影,那你得炒作啊,我不说13亿谁知道有一个《英雄之战》、谁还会登你这么一条消息呢?你作为媒体一定知道,你不用夸张的语言,谁知道《英雄之战》?因为之前我已经做了两部电影,第一部文艺电影(《南京的那个夏天》)是颗粒无收,第二部电影(《帝国秘符》)因为宣传和发行的问题后来也很惨淡、非常惨淡。

腾讯娱乐:所有到了《英雄之战》,觉得自己应该在宣传上下点功夫?

虞军豪:对于我来说、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我们做一部电影非常不容易,就像某些报纸评价我们这部电影:导演默默无闻、明星不是一线大咖、制作班底很一般、宣传公司不知道是谁、发行公司还知道一点,也不是很有名,叫银润,对我们是这样的评价。

这个评价,我们是心知肚明的,但我们非常自信,我们拍了一部可看性极强的电影,所以我们也想炒作。如果我们再不炒作,就像这些媒体对我们的评价一样,我们在上映的时候就见不到了,我们怎么对投资商负责任啊?这个肩膀的压力非常大,人家给你投钱是干什么的?是你要拍一部电影,是完成导演的艺术诉求,难道只完成你的艺术诉求,那为什么给你投钱呢?在商言商,很自然,给了你投钱,给了你一个重担,那么你要在市场上反馈出来。

你看能够盈利的那些电影,它的宣传攻势是什么样的,从《小时代》、《致青春》到《北京爱情故事》(观剧),大家都是年轻导演,大家都在做这个市场。我认为中国市场叫营销电影市场,很多电影已经脱离了电影本身的内容了。所以对于我来说,我们必须去适应市场,我们不能认为自己拍了很优秀的电影,就一定能在市场流通,不是这样的。为了这种事情,我们经常碰得头破血流。所以不说450万,不说13亿,怎么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呢?

腾讯娱乐:但这几组数字确实把不少人吓了一跳,以至于衍生出各种各样的说法。

虞军豪:说我的背后有某某黑势力,我有这个能力吗,谁能有这个能力?然后说3月19号我们的排片达到45%,那是3月19号,但凡专业人士都知道、发行人员都知道,那叫预排片,是以某几个城市为参考的预排片,然后说我们上映的当日是45%,我们上映的当日是排第三名,17%。第一名是《极品飞车》,第二名是《白日焰火》,第三名是我们,我们和《盗马记》并驾齐驱。

腾讯娱乐:其实在中国做导演非常不容易,创作你得管,发行你得管,宣传你还得管。

虞军豪:在中国做导演有两句话,我们年轻导演都已经很熟悉了,也做好了思想准备。第一句是“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第二句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真的是这样的,在中国做电影太难了,每年上映的国产电影大概200部不到,80%是赔的,压力非常大。

作为一个导演,你要去写剧本,一般的年轻导演都是自己写剧本,没有一个编剧会陪你两年时间。然后写完剧本之后,你还得去找投资、你还得当一个演说家,要会说。你还得去筹备一个剧组,搭配最好的班底,把它拍出来。然后你还得去做后期,后期的很多流程都得自己做,比如说剪片子、比如做预告片、比如剪MTV,这些工作都得自己去做。自己一直在一线工作,然后你还得有一部分精力去做宣传,因为电影是你写的、是你拍的,你还得做这方面的思考。

独家专访《英雄之战》导演:只是炒作,没传销

微博网友分享了他们影城为《英雄之战》片方买票房所出的票

包场送票是正常营销,很多人都这么做

腾讯娱乐:有传言说《英雄之战》4000万首周末票房绝大部分都是投资方自掏腰包,包场后把票分摊给客户或白送给普通观众。

虞军豪:关于所谓的摊派任务,其实在中国国产电影当中,大家都在想各种方式去营销一部电影。我先举一个例子,《富春山居图》,奥迪是它的赞助商,奥迪出了一部分的资金请他的客户去看《富春山居图》,这种现象比比皆是。包括《小时代》的影迷粉丝包场很多很多,谁去买单?我们就不想说了,也包括之前最早的一部电影叫《精武风云》,它当时的营销模式,据我所知应该是和百事可乐合作的,也是做了这么一个活动。其实大家都在做一个电影市场,肯定用各种方式来分摊一些票房的压力。同时一些健康的、有责任心的赞助商也会做这种事情。嫁接或者是跨界来做一个独特的营销。

总之大家都一样,都是用这种方式来做,我刚才说了,因为我们《英雄之战》有一个特别好的看点,又有特别好的一个主流价值观。所以我们在做点映的时候,很多企业家看了非常非常高兴。他们愿意去买单,让自己的职工去看,或者是让自己的亲朋好友去看。

腾讯娱乐:之前你们曾宣称自己要颠覆中国电影的营销模式?

虞军豪:我可以准确地说,当时我们的发行商包括我们的宣传方有一个口号,就是我们要创立颠覆中国的发行模式或者是营销模式。这些都是包装的词汇。你不用这种中国史上曾经怎么样,中国最牛逼的怎么样,谁会关注你呢。

我觉得今天我们谈得特别好,谈了很多电影本原的东西,因为这种电影本原的东西就是对中国电影本身的思考,你怎么去思考这个市场。就像我认为中国电影市场叫中国特色的电影市场,中国的观众比较特殊,你要研究中国特殊观众的心理学。那做导演都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你才能去拍电影,否则的话你不要拍。

腾讯娱乐:为什么要选3月21号这个时候上映?

虞军豪:3月21号是去年9月7号在深圳的新闻发布会就已经布局好了。我为什么布局3月21号,因为这是最冷的一个档期,最冷的档期对于年轻导演可能还有土壤,你的电影还能存活;我说的是存活,不是攫取票房。如果你在其它热门档期里推出,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字:死。

腾讯娱乐:现在的票房大约5000来万,是不是离预期还差得很远?

虞军豪:我们是低成本电影,到现在已经取得的这个票房我们认为已经烧高香了,很开心了,非常高兴。这个票房已经超出我的预估了,我们很真诚地拍了一个电影,然后用了一些炒作的方式,这种炒作的方式是很一般的,水平不高的,大家一明眼就看出来了,但是能取得现在的这种成绩已经很欣慰了。

独家专访《英雄之战》导演:只是炒作,没传销

导演虞军豪告诉我们何润东因为喜爱这个角色甚至提前进组

主演何润东和陆毅不是骗来的

腾讯娱乐:说说两个主演吧,这两天“传销电影”的事情好像也闹到他们那儿去了。

虞军豪:现在也有这样的文章(微博),网上出现各种报道之后他们也打电话给了何润东的经纪人,然后完全断章取义说何润东因为参与这个电影的拍摄很难过,完全是断章取义。我第一时间看到这个报道之后,就给他经纪人打电话,经纪人说,我们不是这样说的,怎么会有这样的文章出现,他们已经跟对方交涉了。就是这个事件,在香港电影节也有几个记者在那儿,也问我了,因为我不太知道这个事情,我说等我了解这个事情之后再说,然后报道就变成了“虞军豪在看某个人,然后某个人给他用眼神,意思就是不要接受采访”。我旁边就是一个总裁。我觉得很奇怪,断章取义已经到极致了,非得把这个事情弄得暧昧、模糊、阴暗,某些人就特别愉悦,不应该这样。

腾讯娱乐:当时他们俩为什么接演这个电影?

虞军豪:这两个演员,当我写完这个剧本的时候,这两个演员看到剧本,陆毅给我发的微信现在还在:“导演,剧本很好,我只选独龙这个角色。”何润东看完剧本让我非常感动,实际上我们之前已经定了一个明星了,但何润东看完剧本之后,从台北飞到北京,跟我谈,说:“导演,这个角色非我莫属,我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去演这个类型的角色了,我练了这么好的肌肉,可是我没有机会去演这个角色,所以你一定要给我。”所以很多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是用这样的语言描述何润东的,他那种压迫式的眼神,让我觉得我也恐惧,他就告诉我,这个角色是他的。

腾讯娱乐:貌似拍得极为辛苦。

虞军豪:何润东和陆毅感动了我们所有人,他提前到了拍摄地,这个提前的时间是不算钱的,我相信所有的人都知道档期,一个明星的档期,从进组那天起给你算档期了,但是陆毅和何润东两个人都没有算,没有任何人跟我讲,他们都提前十天左右到了摄制组。练身体,跟武指配合怎么打,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因为这个电影在国产电影里是很难找到这种类型的,这是第一。第二,打的时候要差不多把衣服全部脱掉,武戏都会有一些护具,这个戏是没有的,而且我强调的是拳拳到肉,不能假。

我相信所有人看完之后都会问,何润东脸上那几拳打上去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真的,全是真的。拳打上去,拍得非常清楚。这两个演员付出了这么多,我说实在话,为他们感动。当然他们也感动了我,我们一直努力地去拍一个优秀的国产电影。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何润东

最新动态:
[责任编辑:izzieche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