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李安纽约对谈实录 大师切磋东西文化碰撞

张艺谋李安纽约对谈实录 大师切磋东西文化碰撞

张艺谋李安纽约对谈

大导互评:张艺谋自认不如李安水准稳定截图

大导互评:张艺谋自认不如李安水准稳定

18'24''

0

腾讯视频

腾讯娱乐讯(视频/张超)由乐视影业主办、纽约大学承办的一场电影大师对谈,于纽约时间3月27日晚8点(北京时间3月28日早8点)开始。张艺谋、李安以“中国的电影,中国的自信”为题进行交流。对谈由华裔纪录片女导演、纽约大学电影系前系主任崔明慧主持,张艺谋、李安现场切磋多年拍摄经验,讨论东西方文化碰撞。​​

以下为现场实录:​

主持人:晚上好,各位尊敬的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媒体界的朋友们,以及我们来自纽约大学的师生们,还有此时此刻通过我们互联网的平台正在收看我们的直播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非常欢迎大家来到现场,今天我们的这样一场活动是由乐视影业主办,由纽约大学承办,是关于中国的电影,中国的自信这样一个探讨。相信大家也是非期待,他们是第一次进行一个公开的对话。​

同样的,我们今天也非常荣幸的请到了嘉宾主持人崔明慧老师,崔老师是我们获得奥斯卡奖提名的第一位华裔女导演,长期担任纽约大学系主任,同样也是两位大导演的好朋友。有请嘉宾主持崔明慧小姐。​

崔明慧:讲中文、韩语、上海话、广东话,今天的主题是中国电影,中国自信。把这个晚会搞的这么成功,我认识李安大概有三十年了,他一点没变,就是头发变白了,他是这么纯,诚实,而且努力。张艺谋导演也是在中国最成功的导演。当然,张艺谋出的作品比李安多,但是他在中国电影界工学是非常大。​

李安这个人有点奇怪,每个片子是不同的故事,也许因为他是受中西文明的影响。​

张艺谋不断地也是,我觉得他也是对自己非常有挑战性的,我对这两个大导演是特别尊敬的。​

李安称《归来》内敛 对一般观众沉闷​

崔明慧:刚才你和我们看到张艺谋的新片子《归来》,你是对哪一段觉得最有深刻的影响,为什么?​

李安:比较结尾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比较有尾镜,潺潺叙述过来,没有看到刚才的很夺目的画面,它都是很平静的,而且非常的切实,比我们现在舞台还要平实的灯光,非常的细致,演员的表演,对一般的观众都会比较沉闷,对我看是不会的,它有它非常精彩的,非常内敛的,这种戏到结尾味道慢慢才出来。我觉得是突出了人的压抑跟自由这个观念,在结尾的时候有几个画面让我非常深刻,我觉得不光是那个时代的人,剧种的景,只要是做们,每一个人都要那种压抑跟无可奈何,还有对于我们自我的存在,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一部很好的存在主义的一个电影,人一直在变,社会在变,我们的印象,我们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觉得最后几个画面里面,我感觉非常感动。​

崔明慧:你同意吗?张导演你的片子99.9%我都看过了,看了这个片子以后,好像是你重新发明了一个新的概念,为什么你选择这个故事?​

张艺谋:首先谢谢李安导演刚才对我的褒奖,也是看了严歌苓的小说很受感动,所以就买了版权,但是我做了很多感动,很多小说东西不能拍,我把小说的结尾当做我电影的开始,改的很辛苦,差不多用两年半三年的时间改剧本。​

崔明慧:你们好几年没见面了?​

李安:好几年了。​

张艺谋:大概是2007年在威尼斯见过。​

李安:托他的福,我电影比赛的时候他都是评审。​

崔明慧: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互相帮助。你们很久没见面,心里面有很多疑问要问李安导演,你也有存在很长时间的疑问问张导演,谁胆子大?​

李安:胆子小先问。​

崔明慧:好。张导演拍的片子,我也是影迷,我想问你是回归到你以前的题材,色彩用的是红色,不是那么的鲜艳,红色在我们电影里面是最难用的颜色,红色你怎么会用的那么好?是什么样你有这种冲力,这个片子我们看不到了,跟这个色泽差不多,你经过早期的电影,拍了很多。在中国电影界领军的大制作的片子,回头讲一部关于记忆跟压抑的片子,这样平时的拍摄,你的心境是怎么样?​

不是为难你,请你讲一下。​

张艺谋:实际上是有意这样子,我自己觉得很像李安过去拍电影的风格,我从你的《推手》和《饮食男女》看过来。​

李安:那是因为那时候没钱。​

张艺谋:我现在属于有钱专门当没钱拍,还是觉得这个故事本身需要娓娓道来,需要返璞归真,希望还原到人的故事上关注人,也希望把所有的历史记忆都变做细节慢慢的渗透,所以就没有用那种张扬的拍法,但是这样对我来说是很有挑战性的,你要沉住气,这个跟李安导演不一样,他是拍那一类电影过来的,对他来说比较自然。我是《红高粱》过来的,所以对我来说是跟自己走反面,要特别能沉住气。其实我常常还想到李安,我拍的时候我会想我这样做,我这样拍行吗?我就会想你看李安过去,它的类型都是这样的。其实我也是这样的,这个故事回到家庭,无论怎么样是通过家庭来传递一个对于历史的回顾和反思,和记忆。所以实际上这个家庭原来小说里写的是大家,我把他缩到了三个人,最小的单元上,希望以小见大,用含蓄内敛的方式反应。差不多拍了70多天,每一天其实都是在挑战自己。因为我的团队是过去的团队,拍的当中摄影师给你建议,导演这个镜头那么拍特棒,这样一摇,或者这样那样,经常有一些渲染性的镜头,或者抒情的比较外话的镜头。这些都很不错,现场讨论的时候,觉得这场戏这么拍很有意思,这个时候就对我有诱惑力,这些东西拍出来不见得差,而且说不定很有效果,可能更加生动一点,但是我常常反思不能这么拍,坚持一种方向,这种坚持跟我自己唱反调是很让人难忘的过程。​

张艺谋向李安请教好莱坞法则​

崔明慧:你问问李导演。​

张艺谋:我觉得刚才一直在问他各种问题,底下我在干好莱坞的活,李安是我认识的中国导演中游刃在两个世界的导演,在全世界都很少见,很庆幸有李安导演这样中国的代表。我向他请教,干好莱坞的活我问他好多问题,该找谁,解决什么问题,取他的经,跟他一直讨教。李安导演给我很多建议,现在还是要当中问一个问题,我还是想问一下李安导演,比如说把自己的中国人的某种观念和中国人的方式放到电影当中,说起来很容易,就是刚才李安导演也跟我说做你自己好了,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常常会被要求为这是一个给全世界人看的电影,很多中国人的观念,中国人的细节全世界不一定懂,但是你要拍这样一个电影给全世界看,你希望人家懂,你具体是怎么做?不是简单的说光做回自己,做回自己看不懂不理你了,这你是处理的?​

李安:对我来讲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就是一般的层次,就是你娴熟的部分,这对于电影语法基本是美国建立的,这个你要精通。这个你没有问题,其实不是干好莱坞的活,好莱坞的电影你看的很多了,这个是一般的通俗语汇。这里面基本电影语法差不多,我们都蛮娴熟的,美国建立这样一个片子的时候,也建立一个文化的间隙,很难抗衡的,几斤几量要去算的,大致按我的意思,全世界都要看美国电影,通俗化这点东西要表面上满足。就像在中国你做电影,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大家要满足,领导要满足,我们片场老板满足,一般观众基本语汇你要说的通。但是里面真的想夹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就各显神通了,看你里面放什么东西,这个有体会的人,他会非常的投入。​

我觉得你在做一个大片的时候,我觉得起码你这两个东西要有,表面的东西要有,能够卖座,你花那么多钱拍,一般人进了戏院不知道看了什么。我很陶醉我的那个片子,观众满了一肚子气,那是不行的。它有它的套路,套路的东西说的通,基本语汇说的通,这是功夫。真正浅层还有一个功夫,我觉得我再大一点,阅历比较深,我在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时候就比较成熟一点,两方面都能交代,表面没法交代,因为结尾太困难了,太天残忍了,我怎么让美化它让小孩都能看的高兴,真正的东西是放在下面,别人也有体会,我想是左右两手,你已经很精通了,不需要我指点。我觉得是美国的习惯需要,一般人看美国电影,想当然的约定俗成的人的调调,那个味道你要琢磨一下,不过你在中国大陆拍也没什么关系。好莱坞顶尖的工作人员,到你的势力范围下他也没办法,他也得听话,我觉得你没什么担心的。​

崔明慧:张导演我是在上海出身,我做梦没有想到中国变成世界第二最强经济,中国人自信心也是成长的非常高。两个因素的结合,这种信心,对中国将来的电影有什么影响?而且你觉得中国电影需要在什么地方更要发展?​

张艺谋:中国市场确实发展很快,从电影市场的角度来说,我估计会成为全世界第一大市场,带动整个行业向这个市场倾斜,其实现在已经开始了。我们在国内也讨论这个问题,在这样一个市场发展下中国电影怎么办?我自己看还是非常简单,要有好电影,我们可能要细化一些类型。现在中国有一种现象,就是一切都是票房为王,以票房其实是太简单了。这个阶段可能是这样子,但是太简单了。我觉得其实还是有各种类型,各种类型的电影都有好的代表作,每年都有好的作品,甚至爆米花电影我们也有很多好的作品,各个领域都有好作品,这么大的市场,中国电影才占有一个合理的份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要求市场的合理化、健康化,要求观众观看的合理化、健康化等等,更多是电影创作人的素质提高,学习发展,壮大等等,方方面面很复杂的原因。但是删繁就简还是希望每年都要有好作品,你才能把它做的更好。​

崔明慧:你在中国没常住过吗?​

李安:没有,除了拍片。​

崔明慧:哪一天你要去住一段时间,空气好了再去,你对这方面的看法是什么样子的?客观的。​

李安:中国市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可是它的电影文化是一个比较奇特的一个例子,它不像美国,一百年慢慢的。所以我想大家还都在摸索,或者是拍电影的人,投资的人,我想观众也还在摸索,包括前一阵子张导作为领军的人物,又要拍商业,又要得奖,大家都指望他,全世界没有导演这么做,大家指望在他身上,对于电影工作人来讲是很大的压力。造成这种原因,其实中国人有大概30年基本上没有电影文化这个东西,突然之间先是从港台、好莱坞,现在又有这么大一个市场,总要给他一点时间,我台湾长大,比较注重自然一点。我觉得台湾这个东西是累积的,自然发生的,快速发展的话结果都是畸形的,不健康的局面。我觉得人最健康就是不要偏食,像刚才张导演讲的各个类型,各个样子,各个不同的品类,都有一个管道,都能找到它的观众,这样均衡的发展才是比较健康的。偏门种不太好,不管是偏艺术还是偏商业都不是很健康。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当然希望看到它是健康的,我们也希望它比美国健康,我觉得美国现在并不健康,我希望中国能够来救他一下。很羡慕我在好莱坞干好莱坞的活,我们也有很多苦衷,在这边做的人都是有很多苦水的,都有不健康的问题。我祝福中国的市场,不仅对华语市场,对全世界都很重要,我们等于重新出发,电影的积习不是很重,比如拍这个电影在美国不好卖,在中国很好卖。而且大家对3D,新的东西非常好奇,求知欲很强。​

我从网上看来的东西,我觉得求知欲最强的东西在中国,对电影有一种新鲜感,我觉得这都是很好的契机。但是离成手还有很大区别,买一些美国的电影,一方面是学习,一方面是在模仿,我觉得不好。应该要给他一点时间,让他的观众站起来。我想在这个中间领导也有关系,我非常希望它的题材管制能够自由一点,大家创作自由,相信观众。现在观众教育比较好,自己可以管理自己,不需要硬性的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对中国的市场,还有新的电影文化的一个体系,它的发展我是很愿意相信很乐观的。目前只有看到钱,在文化提升上面有待加强。我讲的文化不是影展得奖这些高调的电影,一般的电影丰富我们的生活,反映国情的文化,大家共同的娱乐,共同的语汇这种东西能够有一个很健全的发展,我希望它能够超越美国。​

崔明慧:你讲一下你下一个节目是什么?​

李安:很难讲,现在搞的不上不下。我在筹划一个跟拳击有关的电影,我希望在技术电影上有一些突破。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来我对人与神的关系也在探讨,我也想继续走下去,因为资金比较高,所以还卡在那边。资金还是不太顺畅,刚才张导演问我拍片还有钱的问题,现在还是有,我们永远有钱的问题。电影是有它既有的工业,本身有限制在那边,包括你的工作习惯,你要开发一点新的东西,逆水行舟蛮困难,我现在还处在尴尬阶段,所以没有信心讲出来干什么,是一个跟拳击有关的,跟信仰有关的电影。​

崔明慧:女的男的?​

李安:男的。​

崔明慧:张导演,我听说《归来》会在美国放映,下次的节目你现在准备什么?​

张艺谋:麦克(音译)他们来发行,老朋友,很多都是他们来发行的。下来也是跟李安导演一样,不能说太多,不能透露太多,也是一个好莱坞的活,而且我觉得是一个大片,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首先一句英文都不懂,这个电影要讲英文。​

崔明慧:他的女儿是我们学院毕业的。​

张艺谋:对,女儿会有帮忙,我也跟李安导演说要请教他。我觉得我有我发挥的空间,我也尝试我的类型。这种挑战不亚于《归来》的挑战,我自己很愿意冒这样的险。其实我生活中是比较老实的,比较规矩的样子,但是我电影的风格样式上,其实会经常冒风险的。我问李安导演说你拍拳击我没想到,我在媒体上看,我很爱看的,我问他不怎么看,他拍这个我就很期待。可能越是这种跟它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拍出来越期待,所以我觉得我这个电影我也很期待,我很好奇我拍这样一个戏最终怎么样,有多少的发挥,能不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李安张艺谋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morninga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