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数:难得往黄磊脸上泼水 强吻他也很爽

[摘要]今日起腾讯娱乐将连续三天起底热播剧《我爱男闺蜜》主创,今天带来因在剧中彻底改变形象,而成为时下热门话题的女主角陈数,看她如何评价自己的这次“撒泼”之旅。

陈数:难得往黄磊脸上泼水 强吻他也很爽

陈数(微博)黄磊主演《我爱男闺蜜》正在热播

《我爱男闺蜜》陈数专访截图

《我爱男闺蜜》陈数专访

29'16''

5021

腾讯视频

自动播放

腾讯娱乐专稿(文/邵登 视频/秦付强)《我爱男闺蜜》正在热播,时隔三年,陈数和黄磊再度合作。这一次,夫妻变成闺蜜,陈数的角色也从一个“3Z媳妇”(姿色、资本、知识),变成遭遇背叛的离婚女人。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同步观看《我爱男闺蜜》

这部剧足以刷新你对陈数的印象,工作她雷厉风行,生活中,她渴望一双臂膀,然而适时顶上的,却是一位最初连性向都有些模糊的“男闺蜜”。

从自身角色到合作对象,陈数在《男闺蜜》中的处境都不再知性、优雅,更加让人惊讶的是,她还有了动不动就拿闺蜜开练的暴脾气,让人避让三分。但在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陈数却对这次“撒泼”之旅颇为期待。

往黄磊脸上泼水,这实在是个难得的机会

腾讯娱乐:又是跟黄磊合作,《男闺蜜》里的叶珊和《夫妻那些事儿》中的3Z媳妇有什么不同?

陈数:一看叶珊这个角色就跟林君完全不一样,但正是因为完全不一样,我觉得更有兴趣演,给了我一个新的机会,调动我身上之前没机会展现的层次,比如有一些很有型、酷感,甚至帅气、泼辣的东西,这跟《铁梨花》可是完全不一样的题材。

跟黄老师再一次合作,一开始是有点打打闹闹的关系,完全不是夫妻恩爱,彼此是单身,有了谈恋爱、斗嘴皮子甚至动手的戏,我觉得反而比《夫妻那些事儿》多了一些可以展现的空间和层次。

腾讯娱乐:角色和你的戏路相差这么大,导演和编剧是怎样决定你出演的?

陈数:实际上我是最后一个被定下来的人,我说的最后一个是指我们所谓的“铁三角”,汪俊导演、黄磊老师、我。最先定下来的是黄磊老师。汪俊导演在跟我聊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对于我来扮演叶珊是不太确信的,他觉得这次要更加野一点,更加泼辣一点,我说OK,没有问题,我绝对照着你说的来做。当我们刚刚拍了20天左右的时候,有一场戏是黄磊扮演的方骏搅了我约会的好事,让我恼羞成怒,不光骂他,还上手,推他,恨不得打,演完之后汪俊导演说:“嗯,陈数演泼妇还是不错的。”

腾讯娱乐:这场戏结束之后他才真正对你放心吗?

陈数:事实上刚开机没几天他就说了,这次的感觉很好,毕竟我们三个人不是第一次合作,对于我来说,头几年一直演年代戏,突然转向都市题材,有喜感的戏,也是一个自我转变的过程,难免还有些地方没有完全放开。但是这几年我的积累,还有跟他们的默契,让我完全可以放开进行二度创作,调动一些新的方法用在这个角色上。

腾讯娱乐:戏里你总在虐你的男闺蜜,好几次把水泼到黄磊脸上,难下手吗?

陈数:说实在话,生活中我从来没往人脸上泼过水,这的确是一个很难得尝试的机会,当然全剧第一次泼其实不是泼他,是泼另外一个演员。泼那个演员真的没泼准,因为还有点不太熟。泼水也是要讲方法,不是一股脑往人家身上泼就可以的。真正拍到黄老师,因为在别人那里已经练过两手了,大部分都是一条过。有一场戏,为了一个效果,好像是茶叶最好在脸上呆着,为了这个效果好像来了两遍。

男闺蜜是真实现象,但不是普遍存在

腾讯娱乐:你相信异性闺蜜的存在吗?

陈数:比方说我和我先生,我们都有关系非常好的异性朋友,前提是我跟我先生都会认识彼此的异性好朋友,大家彼此也都是好朋友,我们会聚会或者私下聊一些事情,是非常的自然和舒服的情感的交流。

但是我认为真正意义的男闺蜜是非常难得、非常高级的情感关系,必须要建立在两个人把自己的性别意识放在身后,更重要的是一种中立的情感交流。

腾讯娱乐:你在生活中有没有类似可以称作男闺蜜的朋友?

陈数:有啊,我跟黄磊老师就是非常好的朋友,而且我们两家人都彼此熟络,以前会去他们小区吃他们家著名的街宴,因为他们小区有一个特点就是街坊邻居会共同做饭,大家一起做菜、聚餐,是一种很欢乐的聚会,大家聊工作,聊生活,都OK。我认为这就是非常好的友谊。

腾讯娱乐:和黄磊在剧中有吻戏,拍的时候尴尬吗?

陈数:没有任何尴尬,毕竟之前演过《夫妻那些事儿》,我们俩有大段感情戏,而且这次变成我主动,更像个汉子,他更像一个羞涩和内向的接受者,所以来吧,该上手的就上手,该强吻的就强吻。现场看戏的工作人员也觉得特别有效果,黄老师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羞涩,毕竟也是一个非常成熟、优秀的好演员。对于我来说,我会暗自窃喜地说,还是很爽的,当了一把很主动的女汉子。

腾讯娱乐:类似的激情戏需要向丈夫报备吗?

陈数:这倒没有。我跟我先生在我工作这方面是有共识的,基本上他不会干涉,他知道基于我的专业,不会作出出格的事情。我拍这种戏的时候,他也不来探班,免得妨碍我。这个妨碍并不是说会干扰到我,而是我觉得拍摄环境就是拍摄环境,不要让家人进来,让我纯粹以工作状态投入角色就好。

生活剧悦人悦己,拍年代戏很伤身

腾讯娱乐:你这些年一年也就一两部戏,工作节奏是怎样安排的?

陈数:我是一个不建议多产的演员,从事这个行业这么多年,可能大部分时候也是一年两部戏,我还是希望遇到更好的本子,不要着急只是做量,希望每一部都是有一个新的创作空间,而且这么多年我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大家能看到我很多戏的类型都不太一样。

腾讯娱乐:近几年你的戏集中在生活题材,年代感的戏少了?

陈数:在都市类型剧中有一些创作经验后,还是觉得都市轻喜剧我会更加喜欢,不可否认,你要先开心才能让别人开心。但是大部分年代戏可能因为特定的历史环境,它是偏厚重的,要建立在一种特定情况下产生的戏剧冲突,才会更加有戏剧感,真正演开了的确很过瘾,但对人的伤害很大,我一直有一个理念,演员投入演一部戏对自身是有伤害的,毕竟情绪起伏、压力,你是要跟随这个人物走一遍,而且不是走一遍,因为拍摄不止一条过,所以是蛮需要疗伤的。

腾讯娱乐:你刚才说到想多尝试不同的戏,近期的《一代枭雄》(观剧)里的角色让我们看到你更多可能性,你在挑剧本的时候是怎样全盘考虑的?

陈数:首先一个剧本是不是好,我相信我是能判断出的,其次才会考虑这个角色是不是我曾经重复过的,我需不需要重复。每当大家问我还想有什么突破的时候,我觉的很难,因为不是我想尝试什么就尝试什么,比如我想演都市戏的期待由来已久的,可能2006、2007年左右我就开始期待,可还是在2011年才遇到《夫妻那些事儿》,还是需要机缘的,毕竟我不是一个编剧。

和丈夫只聊生活,未来一定会生孩子

腾讯娱乐:你和丈夫赵胤胤都是从事艺术工作,私下怎样交流?

陈数:生活中我们很少聊工作,我跟先生有一个共识,生活中我们还是应该谈谈生活,哪怕我们一起去旅行,跟朋友聚会,哪怕他下厨做一些好吃的请朋友们来欣赏他做的美食,我们品尝一瓶好酒,特别是我要抛弃我的职业身份,因为我的职业是在扮演别人。我们会一起聊聊艺术,比如去欧洲旅行,在西班牙我们一定要去看弗拉门戈,12天我们看了6场不同的弗拉门戈,包括小酒馆的和西班牙国家芭蕾舞剧院大剧场。在意大利,特别难得的碰到了波切利在他故乡比萨城旁边的一个小镇山上开露天音乐会,我们意外有了票,驱车很远还穿得很正式过去了,结果发现要爬山,最后把自己的鞋脱掉,走着去看他们的演出……我觉得这都是非常美好的一种经历。

腾讯娱乐:你和他谁更有生活情趣一些?

陈数:应该是他,我这几年工作太忙碌,往往无暇张罗更多的东西,比如说我演了《剧场》那样的戏,回到家更多的需要疗伤,可能没有更多的时间张罗生活品质的东西,而他很乐意地承担起这部分的事情,我们会一起去休息一下,体会我们自己的生活,所以幸亏身边有一个他。

腾讯娱乐:情绪很Down的时候,他会不会弹一曲给你听?

陈数:不会的,钢琴家在家里不是没事就弹琴玩的,因为那是他的工作,他不会把它作为取悦我的方式。他更加乐意分享的是他今天又研究了一道好菜,让我品尝一下。

腾讯娱乐:准备什么时候生个宝宝?

陈数:会的,我也期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juriliu]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