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蜘蛛侠——成长中的超级英雄

超凡蜘蛛侠——成长中的超级英雄

《超凡蜘蛛侠2》

超凡蜘蛛侠——成长中的超级英雄

《超凡蜘蛛侠2》

IMAX幕后大揭密:《超凡蜘蛛侠2》截图

IMAX幕后大揭密:《超凡蜘蛛侠2》

1'55''

2129

腾讯视频

这些年,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轮番抢占国内影市,但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蜘蛛侠依然是知名度和影响力仅次于超人的超级英雄,这从那些在摩天大楼顶上玩自拍的违章攀爬爱好者被称为“蜘蛛侠”而不是“蝙蝠侠”就可以看出来。只不过入乡随俗,只要踏上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超级英雄们就不分漫威DC、腕儿大小、薪酬高低,都要组团游故宫、钻胡同、吃烤鸭。3月25日,《超凡蜘蛛侠2》主创来华宣传,一路行程也不能免俗,记者们只能从“会去哪个景点玩?”“想和哪位中国电影人合作?”这样的标准问答模式中,拾掇出关于影片本身的零星信息,还原蜘蛛侠此次真正要面对的挑战。

拯救世界,还是拯救爱情

两年前,面对同日上映的超级大片《蝙蝠侠前传3:黑暗骑士崛起》,主创大换血后重启的《超凡蜘蛛侠》依然在国内斩获3亿票房—浓墨重彩的校园爱情故事掳获一大批青少年观众,主演安德鲁·加菲尔德也从小众的《社交网络》蹿升为大众偶像,他和女主角艾玛·斯通假戏真作的恋情也为粉丝津津乐道。

在续集中,“ 蜘蛛侠”彼得·帕克与格温·斯黛西的爱情依然是故事主线,但在上一部结尾,格温的父亲死在自己怀里,这成了续集中彼得·帕克的梦魇,他为了保护格温,只能忍痛接受分手。“最大的问题是蜘蛛侠是个全年无休的工作,”安德鲁·加菲尔德接受《大众电影》专访时说,“这极大地影响了彼得·帕克的正常生活,他没办法照顾格温,不能全心全意地维系这段感情。”牺牲小我,成全大家,这是一个超级英雄所应具备的基本觉悟,但真要比较“拯救世界”和“拯救爱情”哪个更艰难,安德鲁也只能摇头,“彼得·帕克才19岁,他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凭着直觉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

蜘蛛侠会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但他的女友却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和上一部的学生时代相比,续集中的格温已经是职业女性了,对自己的生活和爱情有着明确的目标,她受不了彼得优柔寡断的态度。”在浪漫喜剧中摸爬滚打多年的艾玛·斯通让这个超级英雄的爱情俗套变得更具话题性,因为无论是在电影中还是在现实中,她都比男友更加成熟。于是,很多人好奇艾玛如何区分戏里戏外,但事实上她从来没有模糊电影和现实的界线,因为她“在现实中从没遇到过超级英雄”。不过在电影中,格温的父亲是名警察,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警察、军人、消防员等,所以对于格温来说,她既爱充满活力的彼得·帕克,也爱救人于水火之中的蜘蛛侠。格温的强势也保证了第三者无法插足—为了保证观众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和蜘蛛侠身上,导演马克·韦伯把原定出现在续集中的玛丽·简(谢琳·伍德饰演)的戏份删了个精光,即使只有暗示性的两个镜头。

影帝饰演的反派,当然是No.1

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当然不是蜘蛛侠的终极使命,整个蜘蛛侠漫画系列中还有一大波身怀绝技的高手在等着收拾他。像“险恶六人组”这样在整个超级英雄漫画史上都能排前列的反派还未出场,这也是蜘蛛侠系列能够脱离复联和漫威宇宙而单独存在的重要原因。

在本片中,蜘蛛侠一共要对付三个反派:电光人、犀牛人和小绿魔。其中第一反派“电光人”麦克斯·狄龙,与上一部的蜥蜴人有着相似的命运—一个郁郁不得志的“技术宅”因为一次意外而变成了人见人怕的怪物。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失败者”,在影片中,整座纽约城的电网系统都是由他设计,但他生性孤僻,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和妄想症,没有朋友,甚至连妈妈都不在乎他。影片开场,蜘蛛侠在追捕劫犯的时候,救下了在大马路上捡设计图纸的麦克斯,“舔舔我的手。”蜘蛛侠对麦克斯说,然后用沾满口水的手把麦克斯的教授头梳理好,“你很重要,你以后就是我的眼线了。”于是,平时不被任何人重视的社会底层,就这样成了蜘蛛侠的脑残粉。

一个可悲的顾影自怜的人,这是杰米·福克斯(微博)在饰演麦克斯时唯一能够发挥演技的地方。“麦克斯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这也是他最后堕落成电光人的关键原因。他以为蜘蛛侠是他的朋友,但是在他生日那天,没人记得他,包括他的妈妈,他就像个小孩一样,所有的不如意最后累积成针对蜘蛛侠的报复。”来到北京宣传的杰米·福克斯似乎还沉浸在角色中,面对记者他的肢体语言非常丰富,时不时用电光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念几句台词—“因为演这个反派,我有机会模仿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说话,实在是太好玩了。”这是杰米·福克斯第一次诠释一个真实和虚拟合二为一的角色。身为影帝,在特效面前也要做出一些牺牲,比如穿上硅胶动作捕捉服,全身涂满蓝色涂料,人鬼两不靠。当记者问他,电光人在所有蜘蛛侠反派中能排第几名,他很笃定地说:“No.1。”记者后来拿着这个问题又去问了一遍制片人,对方回答:“如果杰米说是,那就是,他是影帝,谁敢惹他呢?”

不过,许多人在看过3 0分钟的片段之后,认为影片中的另一个重要反派—“小绿魔”哈利·奥斯本— 会成为一大惊喜。大家对这个角色并不陌生,无论是在漫画还是在托比·马奎尔版的《蜘蛛侠》系列中,小绿魔都是经典反派之一。在《超凡蜘蛛侠2》中,哈利作为奥斯本企业的继承者,同时也是彼得·帕克的好基友,在遭遇董事会驱逐和蜘蛛侠对垒战败的双重打击后,与被囚禁的电光人结盟,把整个战役推向一个新的高潮。这种看似波澜不惊、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剧情,会因为小绿魔的饰演者戴恩·德哈恩而变得有所不同。德哈恩在小成本科幻片《超能失控》中就展示过人性黑暗的一面,又在《杀死汝爱》中用一场和“哈利·波特”的床戏证明自己可以基情四溢,所以小绿魔这个既和彼得·帕克有兄弟情,又与蜘蛛侠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分裂角色,由他来演绎是再合适不过。至于保罗·吉亚马提饰演的“犀牛人”—也就是影片开场的俄罗斯劫犯—只是一个插科打诨的反派,不会对蜘蛛侠造成太大威胁。

不相信一见钟情,是愤世嫉俗

《超凡蜘蛛侠2》是导演马克·韦伯职业生涯的一次“三级跳”:从小清新爱情喜剧《和萨莫的500天》,到投资超过2亿的商业大片《超凡蜘蛛侠》,再到这部拥有更大架构和更多角色的续集,这五年来韦伯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来自大众的关注。“拍《和萨莫的500天》的时候,没人知道你,没人关心你拍什么,”韦伯说,“但蜘蛛侠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角色,到万众瞩目,而且之前已经有人拍过了,所以这几年我的生活中只有蜘蛛侠。”韦伯觉得他为拍摄《超凡蜘蛛侠》系列牺牲了很多,但从电影本身来看,他最感兴趣也是最擅长的元素— 爱情—却一点都没有牺牲。

韦伯是一个把爱情当成信仰的人,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几乎三句话不离爱情。对于男女主角在戏外的恋情,他不愿多谈,但说起当初选角的情景,却滔滔不绝:“安德鲁和艾玛是一起来试镜的,他们之间的火花是藏不住的,那是能让人瞬间融化的一见钟情。”这个说法在我们采访安德鲁和艾玛的时候就得到了证实,而当韦伯问记者,是否相信一见钟情,记者表示否定时,韦伯说:“看,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拍《和萨莫的500天》,因为你就是现实中的萨莫—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作为导演,他拍摄《超凡蜘蛛侠》系列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彼得·帕克与格温·斯黛西的爱情的真实性,因为“无论是来自哪个国家的观众,都会明白陷入爱河是什么感觉,甚至是个愤世嫉俗的人”。

拍完《超凡蜘蛛侠》三部曲之后,韦伯另有打算,他想拍惊悚片、喜剧片,想来中国拍一部歌舞片,甚至想拍一部“关于一个愤世嫉俗记者的电影”。其实到现在我们也没弄明白为什么不相信一见钟情就是“愤世嫉俗”,想起韦伯导演临走时还不忘祝福记者早日找到真爱,就觉得他还是挺真诚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超凡蜘蛛侠2》官网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kakaso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