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大张伟:我抄袭的歌基本都比原版好听

[摘要]今年满三十岁的大张伟越活越洒脱,被人揭老底说抄袭,他大大方方承认“我是缺的,成不了艺术家”;被人说江郎才尽,他毫不避讳“我确实颓了,音乐才华快没了”。

封面人物大张伟:我抄袭的歌基本都比原版好听

大张伟并不关心自己做的是不是摇滚乐,倒是专辑封面一定要花哨。

最开始做摇滚就为了叛逆

“我喜欢的恰恰是别人烦的,这让我特别自信”

虽然读小学时拿下北京市少年独唱第一名,五年级就开始到国外演出,最火的时候甚至当过《时代》周刊“年轻的中国人”专题报道主角,但大张伟不觉得自己能和“先锋”、“摇滚”、“未来”那些标签划等号。他坦承刚出道时做的音乐就是为了纯叛逆,简单来说就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十几年后,大张伟的回应多少有些吐槽的意味——他直到2005年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摇滚乐,那会他已经解了约,代表作是洗脑神曲《嘻唰唰》。出道时不满15岁的大张伟压根儿不懂什么摇滚乐,甚至不知道丁武、郑钧长什么样。

腾讯娱乐:说说新专辑怎么跟宋柯老师搭上线的吧。

大张伟:因为宋柯欣赏我才华呗。哎,这灯一直晃,什么什么意思啊(指着当天的摄影灯调侃)。出前两张专辑的时候,我们老板付翀(新蜂公司音乐总监)就是他的手下,但是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没签成,我跟金牌大风约结束了之后宋柯就找了我,他多少年就想签我嘛。我也希望能跟宋柯老师合作,因为当年那些大哥现在还干这行的,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宋柯。

腾讯娱乐:从第一张付翀开始,到现在的宋柯,有没有感觉打小就站在巨人肩膀上?

大张伟:有好多巨人溜肩膀,你站的时候站不稳就滑下去了。

腾讯娱乐:我听说当时崔健都给你们乐队搭过手,用的是张亚东的琴。

大张伟:崔健那会儿带着他的鼓手去帮我们录音,往地鼓塞被活(塞棉花),我一直以为那个人是临时工,我说他干嘛来啊。我也不知道鼓里头一定要塞被活这件事,因为以前大家都比较落后,不知道这是为了音色好。再加上我那个时候近视眼,谁也看不清。反正老因为这种事挨骂。

腾讯娱乐: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大张伟:崔健我知道,就崔健我能认出来,剩下所有人我都认不出来。因为你放眼望去,全是大长头发啊,放眼望去每个人都是这种半死不拉活的样子,所以说每个人都叛逆,而且酒吧里又黑,我真的谁也不知道。后来我看《北京杂种》那个也是,他们都是从底下照,照的跟小王八似的,就看不懂这个人长什么样。

有一回我记得特别清楚,丁武帮我调效果器,但我不知道他是丁武,我就跟他急了,我就说“你干嘛那!别动我东西!”跟人嚷嚷,还扒拉人家,付翀立马过来骂我一顿,说那是丁武,我就赶紧跟人家说对不起来着。还有一回是王文博打台球,是郑钧吧还是谁啊,不认识,王文博认为人家犯规了,还跟人急了,拿杆杵人家,说“你怎么打球的”。

腾讯娱乐:最开始是寂寞夏日乐队的邓裴教你弹琴?

大张伟:当时邓裴是大长头发,老去一个发廊,王文博他妈妈也老去那烫头,俩人就在发廊里认识的,那会发廊就是只剪头的地儿啊。

一聊天,王文博妈妈说他儿子喜欢弹吉他,后来我们就一块去邓裴家。那时候觉得每一个留长头发的都是神,看着都跟耶稣似的,觉得这太了不起了,后来我们发现都是口儿贩子……当然了邓裴不是啊,别人。

那阵儿他们给我翻录磁带,最开始给我选了好多音乐,我就听见Green Day的时候,我觉得是我最喜欢的。

腾讯娱乐:当时你们也扒他们带子?

大张伟:对,扒,都扒,因为所有东西都是从模仿开始的呀。

腾讯娱乐:那会儿可能自己也没什么摇滚乐的概念?

大张伟:摇滚乐的概念,是我从2005年才有的。那会儿都已经唱《嘻唰唰》了,我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摇滚乐。因为那个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比较系统的纪录片,有十集是介绍摇滚乐的历史。年轻时候就是想做一些别人不会做的事情,就是为了纯叛逆,根本就没有想过它是不是摇滚乐,是什么类型的音乐。因为我觉得这种音乐(摇滚)是别人烦的,恰恰我喜欢的东西是别人烦的,这点就给我一个特别大的自信。

封面人物大张伟:我抄袭的歌基本都比原版好听

如今的大张伟希望做个艺人,不只是歌手。

出第一张专辑赚了十万,差点挨七八回打

“那时就想当痞子,漂亮姑娘都和他们在一起”

年少出道,出第一张专辑挣了十万块(1998年),大张伟瞬间就成了学校里的名人,城里的小痞子们都盯上了这个“暴发户”。

曾有八卦帖这么写道“北京朋克圈其实也是论资排辈的,那些辈分高的骨灰朋克大多会在自己的履历里添加一条——揍过大张伟,以此来博得后辈们的尊重”,而他的歌曲《放学啦》中的歌词“同学们在相互地打击”也是真的在“打击”。

大张伟说自己确实“差点”挨过揍,“有那么七八回吧,但是都化险为夷了”。化险的招数就是投其所好,“收买敌人”。

腾讯娱乐:在感觉到家庭负担前,你特叛逆吧,觉得小痞子特别酷?

大张伟:他们的酷源于他们的女朋友都很好看,所有学校最好看的女孩都跟门口这帮痞子在一块。

腾讯娱乐:心里特难受吧。

大张伟:对,因为我从小就已经特别招女孩喜欢了,小时候唱歌得了不少奖,那时候好写贺年片,我就收到好多女同学写的贺年片,说那个什么,我能做你女朋友吗?类似这样的,然后我给她回一个我已经有了,她说我不介意做二媳妇。

小学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攒媳妇,当时攒了六个,其实我也不懂什么叫媳妇,而且性冲动也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跟女孩在一块的时候就莫名其妙会开心,跟男孩在一块的时候时间长了就烦了。到了中学,女孩的身体开始发育,我就会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凸起会让我觉得很开心,但是比较凸的那帮女孩都跟痞子在一块,然后我就希望我能成痞子,而且痞子在造型上也特别反学校,反老师的规则。

腾讯娱乐:那会儿就想反学校,反老师?

大张伟:我没有,其实我挺喜欢老师的,我只不过是烦一些作业和一些没有必要的知识。只有一个我特讨厌的老师,他有点太过分了。我们每次都是周六日去演出,坐一宿火车,到了学校直接上课。我当然就困,一困上课就睡觉。那个老师每回把我捅醒了之后,就跟其他同学说,你看人家大张伟唱一首歌,够我一年的钱,他多了不起,他父母肯定了不起,你们要是有这能耐,你们也可以睡觉。

所以那会儿我就给全班同学买冰棍,和他们串通好了,比如我说一个什么事,他(老师)肯定会骂我,我就回敬他一句特别过的话,他肯定得说我,“你怎么这么说话”,然后我就冲着全班同学说,“不仅是我这么想的,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然后同学们再一起说“对!”

等事到临头了,我问大家“对不对”,全班就开始抠手,我又问“对不对”,大家也不看我。我就觉得,哎呀,真是人心叵测。

腾讯娱乐:白买冰棍了。

大张伟:梦龙(雪糕牌子)呢!噢,这一个班里三十多个人,小二百块钱呐!后来我就觉得,对抗权威就是自个儿找事,就是这样儿呗。

腾讯娱乐:你出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可挣了十万块……

大张伟:哎,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付翀多少年我没见了,他是不是变性了,你是不是付翀啊。

腾讯娱乐:没有哈哈,那会儿就出名了班级里的同学是不是都对你刮目相看。

大张伟:那会儿是挣了点钱,对,他们老逼我跟他交朋友,说如果我不跟他交朋友,他哥就打我。

腾讯娱乐:所以挨过打么?

大张伟:没有,但是有很多的人都觉得打过我是可以写进履历里的事,因为那阵儿我是这个年龄段里第一个出专辑的人,他们觉得打这样一个人可以作为吹牛逼的资本,尤其是在北京混的这帮人,也不光是朋克,还有一帮痞子,我也理解他们这种心理。但我比较机敏,有七八回快要挨打的时候,都化险为夷了。挨劫是挨过,那没办法,钱就给人家了。

封面人物大张伟:我抄袭的歌基本都比原版好听

拍照时的大张伟依旧有着叛逆范儿,似乎还是几年前那个乐队主唱。

我很务实,不理解《时间都去哪了》哪儿感人

“连歌迷都知道我时间去哪了,他们有行程表”

为了养家糊口而彻头彻尾改变音乐风格,攒一大堆别人的歌缝缝补补,大张伟承认自己是个非常务实的人,就像特别不理解《时间都去哪了》这首歌到底哪感人了。

再比如大家都很爱回忆的童年,他觉得那还不如现在呢,“童年要去想怎么写作业,怎么抄作业,怎么对付老师,怎么逃体育课”。

腾讯娱乐:你从小就是一个挺务实的人?

大张伟:我非常务实,我就特别理解不了《时间都去哪了》那首歌有什么感人的,我非常精确地知道时间都去哪了,而且我歌迷都知道我时间都去哪了,他们都有我的行程表,很多人听这个歌哭我就理解不了。

腾讯娱乐:就是感觉时间飞逝,一眨眼就变老了,特别怀念从前……

大张伟:我终于遇见这种人了!我想跟你讨论一下啊,我从来不觉得我十几岁有什么美好的,我现在觉得我比以前美好多了。因为我每一个时期都会证明我一个新的梦想,就是我所有的梦想都实现了,就是你的梦想都没实现过,是吗?

腾讯娱乐:我感觉以前比较自由自在,或者说比较单纯。

大张伟:上学的时候为什么自由自在?因为你上学要抄作业?老师让你罚站你就得站着去?让你留堂你就得留?看电影有个女的脱衣服还不能乐?我们学校以前组织同学看《真实的谎言》,里面有个女的脱衣服,结果全校都炸了,就跟寡妇看见施瓦辛格似的,然后老师就疯了。

我觉得好多人都是意淫,因为现在活的太苦了,他们觉得以前好,但是你如果真的闭眼睛,好好地思考一下以前,还不如现在呢。它还有句歌词,叫“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我觉得这个人特别愚蠢的才会这么想,你60岁生日的时候,说我今天要跳伞,谁拦着你?!

腾讯娱乐:身体不允许啊,回头再梗塞了。

大张伟:你无怨无悔啊,你说我跳伞,我愿意死,无所谓,我已经活到60,70,80了,我觉得这种就是真正的潇洒,“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你这人活得不潇洒。第二个是因为你的生活被你自己局限了。我能明白很多人有不容易的地方,比如孩子,一有孩子之后你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过自己的生活了,但是也有很多人有孩子还能过自己的生活,为什么你没那么活呢,脑子,啊,转一转。

腾讯娱乐:该往前看看?

大张伟:对,因为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嘛,对吧,许巍这个歌词写的,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记者后记:百变大张伟

“大家好,我们是UFO组合!”“哎呦,怎么又UFO了,EXU!EXU!”尽管周围工作人员已经笑弯了腰,但大张伟急得满头大汗,为了给四个大爷排街舞,他折腾仨钟头了。

采访前,大张伟正在给这个刚刚成立的老年街舞队排练,四位成员年龄加起来二百多岁,个个儿都是四九城里广场舞的杰出代表。大张伟不仅给大爷们起了一个颇具偶像范儿的名字“EXU”,还特意为他们打造了一支单曲《unbelievable uncle》(《难以置信的大爷》),一遍遍教他们边摆POSE边抛媚眼儿,嘴里唱着“biubiubiu”的RAP。

排练间隙,大张伟找了个角落盘腿坐着,一边猛吸烟,一边跟身旁的助理絮叨排练情况。眼前这个执着于搞怪耍宝的“大导”和朋克少年有什么关系,脑补有困难。

玩乐队的时候,不少“大姐姐”想和他约会,他心里美得不行却扭脸跟人说“明天要做小测验”;长大后,朋友们都爱泡夜店,可他不喜欢“女生展示整容成果”的场合;现如今,口口声声说爱钱,但大家都在讨论基金、股票时却插不进半句嘴,“反正钱都交给妈妈了,打理得也挺好”。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xiahli]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