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最后的执刑人》:东西文化冲突之泰囧

[影评]《最后的执刑人》:东西文化冲突之泰囧

最后的执刑人》海报

腾讯娱乐专稿 文/那乌西卡

影片改编自泰国最后一名枪决执刑人的真实故事。此人的一生非常平淡,年轻时爱玩音乐,梦想成为猫王那样的流行天王;但是迫于生计,在监狱里谋得一份狱卒的差事,最后还兼任了死刑执刑人。但是当泰国用药物注射取代了枪决,我们的主人公就失业了。后来他得了癌症去世,故事也就讲完了。就这么点子事,竟然被拍成了电影,真得不可思议。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此人生前在泰国极为有名,接受过采访,上过电视,出过书而且卖得很不错。

如果导演聚焦于这吊诡的传媒现象到也罢了,他真正关注的还是执刑人本人,于是全片的唯一内容就是执刑人因宗教信仰而导致的自我怀疑——担心杀了太多人,尤其担心错杀好人,来世变成癞蛤蟆。这里的癞蛤蟆可不是比喻他来世的报应,而是真得癞蛤蟆,在片中多次出现,即反应了执刑人的心理焦虑,又好像一个预言。这也解释了影片为何硬撑着一直拍到他去世为止,不这么做我们永远无法得知他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从他最后打开的那扇门后面透出的光来判断,他当然是进了天堂——但是看起来更像是西方的天堂,从这个不伦不类的结尾可以看出本片的真实意图。

最后的执刑人》似乎是以佛教视角主导全片,因此具有东方玄幻色彩,但这只是表象,假设把几个主演换成美国佬或欧洲佬,那这就是一部适合在年底上映,争一争奥斯卡的类型片,所以在骨子里,这根本就是一部西方思维的电影。因为只有西方人会虚伪地对死刑犯表现出十足的同情,天天想着废除它,或者用哪种处死方式更“人道”,这才有《死囚168小时》《卡波特》等片子。泰国很受到西方影响,从片中角色把用注射死亡取代枪决看做一种进步就可知道。有着英国留学背景,拍过英文片的导演也不由自主地把死囚拍出人情味,尤其是一对亡命鸳鸯,男的大喊“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杀她。”女的哭得撕心裂肺。这可是一对掐死小孩子的畜生啊,为什么这一刻倒像是英雄了呢?

执刑人本人的经历也有浓浓的西方味道,他青年时的偶像是猫王,他喜欢弹吉他唱英文歌,他关注电视台里的美国新闻,什么肯尼迪遇刺啊,里根当选啊,他都知道。在片中,选择吉他还是选择机枪代表了两种人生道路,吉他代表着名望、财富、像西方人一样的生活,机枪代表着死亡、贫困、像底层泰国人一样的生活。泰国人希望通过把自己改造地更像西方人,能够过上西方人一样的生活,但无论在片中还是在现实中,这条路都走得非常艰难。

当然,《最后的执刑人》里也有真正的泰国人,聪明的泰国人,比如寺庙里那位老僧。他就敢拿出没人要的死囚骨灰,说这个碗里装的是某毒贩,那个碗里装得是某杀人犯。他真正地理解了佛教的因果报应,也看透了生死。他循循善诱,让执刑人相信他不会因枪毙罪犯而遭到报应,言外之意就是说你这点子事算个屁哩,还要拍成电影!我们应该学习这位老者的东方智慧,如果导演愿意以他为主角重拍一部电影,我倒是很有兴趣去看一看。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17届上海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izzieche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