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找“票房”?就在6亿网民口袋里

[摘要]大佬们认为,视频网站与电影业“联姻”的基础是中国电影产业与美国差距很大,但视频网站是同步甚至领先,而中国网民数量庞大,又以年轻人居多,与电影消费群体恰好重合,弥补前者的不足。

电影业“恋上”视频网站 除了“结婚”别无选择

腾讯视频参与出品成龙新片《天将雄师》等六部大片,宣告视频网站与电影产业的“结合”已不可逆转

腾讯娱乐专稿 文/喻德术 编辑/猱困困

如果说电影和视频网站的关系已经从“对手”走向“恋人”,接下来则必然是“结婚生子”;这是一场“中国式结婚”。

6月16日,腾讯视频、腾讯娱乐主办的论坛《视频网站引领电影业变革》亮相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论坛由伯乐营销CEO张文伯主持,腾讯公司副总裁兼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孙忠怀、大盛国际传媒董事长兼总裁安晓芬、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朱辉龙、乐视网网站事业群运营总裁高飞、微信电影票CEO林宁、艺恩咨询总裁郜寿智等互联网、电影界大佬出席,引发焦点关注。

其间,郜寿智称电影和视频网站的关系已经从“对手”走向“恋人”,形容得非常贴切。不过,“恋人”还有恋情告吹的时候,但电影和视频网站却已经“吹”不了了,因为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者的进一步关系只能是“结婚”,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在中国的特殊环境下,两者谁离开谁,日子都会过不下去。

同时在这场“婚姻”关系中,电影像是女性,风情万种魅力无限;视频网站则像是男性,兼容并包奋斗不息。

最新格局

中国电影产业是“20岁的姑娘” 风华正茂

电影虽然已经有100多年历史,而且早期的中国电影也相当辉煌,但真正在商业市场上大行其道,却只是最近一、二十年的事情:1993年,当时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发布《关于当前深化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正式掀开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的序幕;2002年之后进入商业大片时代,《英雄》(电影版美剧版)、《赤壁》等超级巨制开始涌现;2010年之后进入银幕和票房暴增年代,今年银幕总数有望接近25000块票房有望接近300亿,相比二十年前都翻了几十倍。

大约五年之后,中国就将增长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全球瞩目。

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电影这二十来年的增长历程像极了一个小女孩的成长,1993年前后出生,2002年十岁以后开始发育,2010年18岁以后变得亭亭玉立、风华正茂,几年之后就可能是大名鼎鼎的第一美人。

这样的“姑娘”,自然会有无数的观众围观:这些年,中国的观众总量从每年不足一亿变成了两三亿、然后变成五六亿,今年有望突破七亿。

电影业“恋上”视频网站 除了“结婚”别无选择

腾讯公司副总裁兼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孙忠怀算了一笔账,付费看电影会员做到1亿,大家都有得赚

视频网站是“潜力股” 钱途无量

尽管中国在诸多方面都落后于欧美发达——比如此前就有人称中国电影和美国电影在技术方面至少差了50年,不过在互联网和视频网站方面,中国几乎是与世界同步,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是超过世界发达国家的。

微信电影票CEO林宁举例说:“以前我们可能一天两个小时在网上,最近我们发现上网这个词已经不存在,大家永远在线,除了睡觉,醒来都跟其他用户在朋友圈里面互动。所以我们感觉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以后,流量翻转,互联网几乎是大家不可回避的,尤其移动互联网是大家不可回避的事情。”

视频网站故名思议,就是播放视频的网站,在观众恨不得24小时都在线的情况下,他们到网上去观看短片、长片的情况就有了可能。中国13亿多人口,网民早已超过总人口的一半,其中移动用户就超过了5亿以上,数量极其庞大。

孙忠怀算了这样一笔账:“比如说一个月30元的会员费,相当于一张五折电影票,一个月30元相当便宜。一个会员,一年360元,如果发展一万个会员,360万一年,发展一亿个会员,360亿的收入。移动互联网差不多五亿上下,如果移动互联网用户付费的习惯、通道都是比较畅通的,大家一起努力,什么时候把这个冲到一亿会员,这个空间就非常大了,无论怎么分,大家还是分得不错的。”

深度分析

前期筹拍可以利用网络进行“试错”

电影是一个高风险行业,根据业内的测算,平均每10部电影,大约可能只有一部赚钱、两部持平,半数以上都是亏损的。

朱辉龙说,互联网在这个时候可以发挥诸多作用,第一未来它有机会让制作公司敢用新人。为什么敢用新人呢?因为互联网有一个试错功能,很多东西都可以在平台上面试,试完了再做:“比如说《同桌的妳》里面的一位就是新人出来的。早期介入的话,能够通过导演的一些想法,然后到我们后台数据看。”

第二,对于早期来说,互联网能够让制作更精准,以现在每天增长18块银幕的节奏来算,三年左右估计到4万块,意味着各种类型片将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好比在法国有艺术院线,活得非常好,贾樟柯的片子在法国就可以收回成本。互联网让类型片敢去做,找到精准用户。”

第三,互联网在上游这个角度,建立一个商业模型,让你的风险更可控。“怎么才能让风险更可控呢?通过用户的行为,比如说在后台可以看到用户喜欢看哪些电影,哪几个演员用户更喜欢,用户在评论之前作品的时候、关注点是什么,什么是用户比较嗨的、什么是用户痛点,什么是用户不喜欢的?我们这个数据拿出来以后,包括后台,我们在线,我们有付费窗口期,看这里面付费意愿是怎样的,结合起来就变成这部新电影未来投资回报的衡量,这个作品哪些区域爱看、什么年龄层、付费意愿率,可能未来转化成比如说院线电影票这一块的转化率,这三个点,对上游的帮助很大。某种意义来说,互联网是上游一个很好的工具,很好的一个试错的平台。”

直接参与影片制作、营销“一箭多雕”

对于电影产业,视频网站以前一直扮演的角色非常单一:那就是购买网络版权。可最近两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视频网站可以提前介入,比如陈凯歌(微博)的《道士下山》还在拍的时候,乐视网就以八位数购下了它的网络版权,这样乐视网就能提前针对《道士下山》进行宣传营销,以便有更多用户愿意网上付费观看,但另一边它又肯定会对该片的影院票房起到积极作用,这绝对是一件“一箭双雕”的事情。

也许有人会问,那视频网站到底怎么提前进行宣传营销。作为制作方的安晓芬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2013年由其一手推出的《小时代》上映前第一款预告片在各大网站上的点播率是4800万次:“其实这个数据给到我们,我们就知道它的票房一定低不了。今年又听说了一个数据,《老男孩》一个月不到点击量超过一个亿,这个电影可能是今年的一匹黑马,这都是视频网站带给我们特别直观的数据。”

不过朱辉龙表示,《道士下山》、《小时代》其实都还谈不上早期,只能算一个中晚期的案子,真正的早期介入是“联合出品”,比如他们最近两年就联合出品了《风暴》和《窃听风云》。而腾讯视频则将于2014年联合出品《钟馗伏魔》、《天将雄狮》、《痞子英雄2》、《我是女王》、《张震(微博)讲故事》和《我的早更女友》等6部电影,大规模介入电影行业。 这就不仅仅是“一箭双雕”而是“一箭多雕”的情景。

电影业“恋上”视频网站 除了“结婚”别无选择

制作方代表安晓芬希望联合视频网站大佬们一起优化分账模式,打击盗版

后期为电影回收成本打开“新的通道”

国产片之所以以亏损居多,是因为成本回收主要靠票房;而在美国,票房大概只占影片总收入的30%。视频网站崛起之后,为影片回收成本打开了“另外一条通道”,陈凯歌的《道士下山》还没公映就已经拿到八位数网络版权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然,买卖版权只是目前电影片方和视频网站合作的形式之一,最近几年版权费不断上涨,制片方乐不可支,视频网站却压力很大;而一个良好的生态链,则必然要是平衡的才行。安晓芬说,她目前正在做一个互联网分账平台:

“可能未来互联网版权方面的事情,就在这样一个平台上进行:所有的互联网网站、视频网站、手机、IPTV、互联电视,都在这里免费的去拿、无偿的去拿,拿这个版权。但在它的终端上面,观众每次看是要付费的,可能一块钱,两块钱,最高五块钱,作为版权方,坐在家里面,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上面看到的数据,会知道每一个影院放了他多少票房,哪一个网站放了他多少票房。比如说如果还可能实现网站跟影院的同步,像美国网站和影院同步的话,在影院看一张票是12块美金,在家里同时看网站是35美金,会很贵,这样会不影响片方影院票房的收益。我觉得这样的,对于孙总和高总、朱总讲的,这个版权费越来越高,越来越飞涨,这个情况就没有了。我们有一个公平交易、透明交易,都有秩序的交易,盗版的成本比这个还高,所以我觉得盗版自然而然就没有了。这个就是说,我们让观众看不到不收费的电影,对于他来讲付一元、两元、三元,是丝毫没有问题的,这个也是我正在做的工作,也希望各位大佬支持。”

电影业“恋上”视频网站 除了“结婚”别无选择

无论变革还是参与,所有大佬都非常看好视频网站与电影产业的“联姻”

趋势预测

“中国特色”让电影和视频网站密不可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部电影从前期策划到拍摄制作、宣传营销、成本回收等各个环节,视频网站都正在发挥或即将发挥重要作用,两者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了;更关键的是,“中国特色”让它们谁离开了谁日子都过不下去。

这个“中国特色”是什么呢?一是前面提到的成本回收方式:美国有成熟的电影产业链,电影院下来以后经过收费电视、点播、包月,三到四年以后才可以让你免费看,但中国基本还是靠票房,这就逼迫着它去做网络版权和网络分账。二是中国电影产业本身还与美国有很大差距,但互联网和视频网站与美国是同步甚至是领先的,只能通过后者去弥补。三是中国的网民数量极其庞大,同时他们又以年轻人居多,与电影的消费群体恰好重合。

此等条件下,电影不和视频网站走到一起,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至于将来中国的电影产业格局是否真的会发展到如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所说的那样:所有人都将为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合称)打工,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高飞就认为:“其实我们谈电影业的变革,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电影已经一百多年的历史,其实我们想要做的一个事情,我们参与的一个事情,在电影这个产业,在不同的技术、时代的背景下,有不一样的表现方式。这个是自己顺应的一个变化,而不是说变革。其实我们不太喜欢用类似于革命这种方式或者这样一个词语看待这个事情。因为所有不同的行业,其实在不同地时代背景下,必须要顺应,积极求变。”对此,孙忠怀也表示赞同,低调而谦虚地表示:“我觉得我们谈不上引领,我们还在慢慢的摸索、学习,先试图搞清楚状况再说。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小时

最新动态:
[责任编辑:izzieche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