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打不过好莱坞别赖审查 能拍的好故事很多

[摘要]中国进口片配额将在2017年进一步增加甚至全面开放的传闻,曾令华语电影人紧张不已。届时“好莱虎”会踏平中国市场吗?著名导演徐峥等被认为可以叫板好莱坞的业内精英认为,应该积极进攻。

业内:打不过好莱坞别赖审查 能拍的好故事很多

徐峥(微博)等行业精英齐聚探讨中国故事如何“叫板”好莱坞

>>>点击观看《中国故事”叫板“好莱坞(下)亚洲视角》

腾讯娱乐专稿 文/陆姝

1994年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大片《亡命天涯》,就有不少中国电影“有识之士”高呼“狼来了、中国电影将死”。20年过去,引进片的数量从已经从当年的10部,扩充到2001年的20部,再到2012年之后的34部。虽然每一次中国电影市场之门打开得更大一些,都会引起不同程度的恐慌,但中国电影活得还不错,张艺谋们引领的大片狂潮、《失恋33天》引爆的“接地气”热、徐峥赵薇们开拓的中小成本蓝海等,都先后为中国电影“杀出了一条血路”。

然而硝烟并未散去,种种迹象表明,配额将很可能在2017年进一步增加,甚至全面开放。到时,“好莱虎”会踏平中国市场如出入无人之地吗?

“终极一战”不可避免,中国影人何以安身立命?17日,腾讯视频、腾讯娱乐主办的论坛《中国故事“叫板”好莱坞》在上海电影节举办,著名演员、导演徐峥,《一步之遥》出品人马珂,韩寒新作《后会无期》出品人方励,《大闹天宫》出品人、星皓娱乐集团董事长王海峰,万达影视总经理赵方,《鬼吹灯》原著作者天下霸唱,金马最佳影片《爸妈不在家》导演陈哲艺,香港新锐本土制作《狂舞派》制片人王日平等八位业界重量级嘉宾登场,著名影评人周黎明担任主持人,共议如何用中国故事应对好莱坞。

全面开放会被洗劫一空?

观众看中国故事的需求还没被满足

五年之后,中国电影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这一预测已经成为国内外电影人的共识;五年之后,中国电影市场将很有可能“不设防”地直面好莱坞,将辛辛苦苦做大了的蛋糕拿出来与人“分享”,我们会被洗劫一空吗?

星皓董事长王海峰并不感到悲观:“我觉得基本不会,中国影片不会比好莱坞的片子差,因为现在其实我们看到好莱坞现在进来的这三十多部影片,几乎已经是好莱坞最卖座的影片了,你再开放十部,也就那么多。而且我们还有一个审查制度,不是他想进来就能够进来的。”

徐峥预测,五年后,不是好莱坞取代中国电影,而是两者会互相融合:“可能会出现更多合作出来的电影,比如说用好莱坞的技术、制片系统,和这边的艺术家合作出电影。”姜文电影《让子弹飞》、《一步之遥》的出品人也同意“融合说”,因为观众“要看当下的事,听母语”。

马珂用姜文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举例:“这个故事其实就讲了一个简单的主题,在当时的中国,一个男孩到男人的成长。95年在中国是票房冠军,5000万,那时候对手是《真实的谎言》。”

徐峥也表示不担心自己的下一步作品会跟好莱坞大片撞期,笑称:“我可能会正面攻击一下吧”,而这一信心来自对中国的电影观众的信任:“他们特别需要看到自己的故事,在这方面其实远远没有被满足,我觉得还需要有很长的过程使劲地满足他们。”

业内:打不过好莱坞别赖审查 能拍的好故事很多

徐峥犀利指出审查制度不是拍不出好电影的借口,审查制度内有很多好故事可以拍,比如一个小保姆

中国故事到哪儿找?

审查不是借口 审查标准内有很多能拍的

在好莱坞的大举进攻下,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是中国电影人进行差异化竞争的有利武器,也是中国电影人安身立命之所在,他们最了解中国故事,中国观众也爱看身边的故事。

从哪儿找中国故事?徐峥认为,可以从现实主义题材和传统文化两方面入手,但前者受到客观条件限制太多:“现实主义题材如果不能达到一个真实的力度,很难做出突破。每天看新闻、微博,或者《法治进行时》,我感觉那些都是好故事。如果拍成电影,都是OK的,前提是能够通过的话。我们看到好像韩国电影怎么样,但你把韩国电影标准拿过来看看,有多少片子能够通过的?”徐峥所指的,正是在网络上颇为热门、口碑爆棚的《辩护人》、《恐怖直播》等韩国影片。

但即使在现有的审查标准之内,徐峥认为还有很多现实题材是可以挖掘的:“从上至下,不管从公共平台、社会现实,还是从情感观照、心灵出口、信仰问题……我相信这个里面一定有很多,完全在审查范围内没有问题的,可以大大地开发。举例子来讲,简单的拍一个关于小保姆的电影,这里面牵扯到很多价值观,不同阶层人物情感的冲突和社会现实,以及心灵出口,人和人之间关系沟通的这些。”而徐峥所指的“不同阶层之间的情感冲突与沟通”主题,正是他在处女作《泰囧》中所体现的。

传统文化是宝藏 《西游记》能拍100集

和《泰囧》同样跻身“十亿票房俱乐部”的另一部国产片《大闹天宫》,则是走挖掘传统文化的路子。

“《西游记》真的是中国非常大的宝藏。”王海峰感叹,即使第一部《大闹天宫》因为海外片商追档期等问题,造成影片出现很多问题没办法弥补,也在票房上收获颇丰。“其实《西游记》每一回都可以拍,其实可以拍一百集。但每一集往下拍更费劲,你发现的问题都要及时改正。”王海峰的星皓公司前不久宣布第二集《三打白骨精》开始筹备,“比第一集更困难,我们的心情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小说《鬼吹灯》也在今年上半年宣布投拍成电影,虽然是现代故事,实质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包装,该片由万达、华谊、光线三家国内顶尖电影公司联手打造,成为近年最受关注的大片之一,《鬼吹灯》原著小说作者天下霸唱也参与了电影剧本的改编。

作为一个曾经的电影观众、现在的电影人,天下霸唱直指中国电影取材太窄:“总是盯着一块,一个电影票房好了,后面出来几个完全按照一个套路拍。《木乃伊》第一部,美国人拍的是埃及的文化,咱们中国人看了觉得特别好,后来这个电影拍到中国,就暴露了美国人的无知了。美国人玩不转的东西,咱们应该发扬光大。咱们不要跟它争技术啊这些,咱们就是拍中国观众喜欢看的故事,有咱们中国特有的价值观。都说世界越来越没特点了,你吃麦当劳,我也吃麦当劳,过的都是一样的生活,文化差异越来越小,所以咱们不应该把过去那些传统的精华给放弃掉。”

业内:打不过好莱坞别赖审查 能拍的好故事很多

《让子弹飞》出品人马珂认为好莱坞首先是老师,《一步之遥》就学习了他们的3D技术

好莱坞一定是敌人?

可以是老师 学技术学经验

有了好的中国故事,如何能用电影的手法将其表达出来、表达得让观众爱看,在这方面,我们最大的对手好莱坞,反而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在天下霸唱看来,中国不缺好故事,“比如《阿凡达》这个故事,个人作为编剧角度来讲,觉得可能是借鉴了咱们中国传统的一个故事——《南柯一梦》一个人做梦梦到自己当英雄打仗什么的,然后回到现实。” 但是,“缺乏把这些好的故事重新加工的能力。”

徐峥也坦言《泰囧》和《催眠大师》虽然都是发生在中国的故事,但是却借鉴了类型片的叙事策略,“面对电影观众的时候,怎样把一个故事讲好,还是有一些客观的规律。在这方面的确应该向好莱坞学习,一旦掌握了这个规律,我们可以大量的复制,整个产业都可以起来。”

万达影视总经理赵方也强调了“学习”好莱坞的重要性:“我们中国有五千年历史,并不缺故事,但我们缺少剧本。把故事变成剧本,剧本再创作的过程是我们要和好莱坞学习的。对于我们制作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把好莱坞整个电影工业的流程学过来,包括前期怎么发掘一个题材、挖掘一个剧本,为什么感觉这个故事应该拍成电影,这也是我们要跟好莱坞学习的。”

赵方也透露最近万达影视宣布投资了一个纯英文电影,我们制作团队已经飞到美国参加整个创作,目的就是学习好莱坞,“所以有了全产业链的经验以后,我相信可以把我们中国的电影做得更好。”

马珂则用“农转非”来形容中国电影工业的现状,并主张多借鉴好莱坞的技术:“好莱坞电影工业已经有一百多年了,我们才刚开始农转非的过程,我们要看到差距。这一次拍《一步之遥》,我们更多的借鉴它的技术,比如说它的3D、百老汇的歌舞,拿来为我们所用,在我们故事前提下。”

中国故事是不是一定得中国人来拍?方励反倒觉得好莱坞未必是敌人,也有可能帮我们拍中国故事:“好莱坞未来真正的要在中国长远地扎下去,他们也得需要有中国的合作伙伴来做中国的电影,就跟我们的肯德基开始卖油条豆酱一样。未来中国还是需要很多自己的故事,我相信中国故事的挖掘,未来也是好莱坞的目标。”

“走出去”的迷思

除了守门,中国好故事能主动出击吗?

就像踢足球一样,不同的球队有不同的风格和排兵布阵,有的擅长防守,有的则热爱进攻,有时候,进攻也是最好的防守。中国电影在敞开家门“迎接”好莱坞的时候,除了用中国故事来“守门”,我们还有可能主动出击吗?

只要中国观众爱看,美国人不爱看不丢人!

徐峥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的论调很不以为然:“我们这么多的观影人群,这么大体量的电影市场,是不是应该先满足我们中国观众的需求?说‘你这个电影走不出去’好像很丢人的话,在文化上面太有一个自卑和弱势的心理,我不走出去又怎么样呢?我拍一部中国观众很爱看的电影,美国人不看,这不丢人!”

这令人联想到今年大学生电影节一个主题为“中国电影的国际化之路探讨”的论坛上,“走出去”的说法也遭到了嘉宾宁浩和乌尔善的一致吐槽。宁浩说:“我考虑的是好好讲故事,走出中国的事儿就留给下一辈的导演去想吧。”乌尔善的表态更犀利:“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最大障碍就是老想走出去这事儿,挺扯淡的,你的电影院都被好莱坞电影排满了,你想走出去干啥呢?美国人不需要看中国电影,他们能看的电影很多了。我觉得总喊着‘走出去’体现了一种自卑感,现在还不是那么回事。”

此前,徐峥的《泰囧》在北美上映时,票房仅为5.7万美元,曾被不少媒体拿来做文章,徐峥也回应了所谓“滑铁卢”的说法:“这部电影放到海外市场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做太多的准备,包括宣传发行渠道,没有办法衡量那个标准。我如果做好准备让我的一部电影走出去,我得先研究美国观众什么样、欧洲观众什么样,做好准备,选择做什么电影,要打国际市场的,再做。现在不好意思,我这边顾不过来,先照顾中国观众再说。”

当时创下国内票房纪录的《让子弹飞》,在美国上映后也只有区区6万美元票房,这也让马珂有切身体会:“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是完全我们不知道的,就在于怎么合作了。比如说这一次《一步之遥》,我的合作方就是哥伦比亚。我跟他说得很清楚,我做中国大陆的发行,你做全世界其他国家地区。”马珂还透露中方其实在这一合作上更强势:“第一终剪权永远在我们这里。第二作为发行的所有步骤要写在我们合同里面,你的A类片是怎么做的,拿一个范本给我们看。”

业内:打不过好莱坞别赖审查 能拍的好故事很多

《大闹天宫》出品人王海峰承认这部电影品质有问题,但坚持认为中国文化要走出去

走出去除了赚票房 更重要的意义在输出价值观

通过全球发行《大闹天宫》,赚了超过3000万美金海外票房的王海峰,对于“走出去”的态度则要积极得多,“立足本土是必须的,但一定要输出。美国电影输出的是美国的文化,如果我们都不去做这个,我们下一代只知道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我们中国传统的东西可能就没有了,全世界更加不会知道。”

王海峰也讲了自己在美国为《大闹天宫》寻找投资的段子:“美国七大公司我们都接触过,我们把所有中国的名著全部以漫画的形式带过去,很不幸的,包括《红楼梦》(旧版 新版)《水浒传》(观剧)《三国演义》,他们都说看不懂,只有三个中国人他们最熟悉:一个是孙悟空、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李小龙。我们其实也跟他们探讨过如何看待孙悟空,他们觉得这是东方的超人,所以当时我们开始打东方的超级英雄的概念。后面我们有把《封神榜》(温碧霞版 范冰冰版 傅艺伟版)、《山海经》给他们看,他们感觉里面有很多怪兽,很有意思,问我们这是什么,后来我们发行人员随便编了一个,说是《西游记前传》,他们一听就说懂了,说我们先把《西游记》拍好,再拍前传!”

徐峥也认可价值观的传递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最重要:“我们要找到通过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传统文化里最有价值的东西传递出来,只有当我们输出了东方价值观,我们真正的在文化上占有优势,慢慢把这个局掰过来,我觉得那才是对抗好莱坞。”徐峥举了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的例子,“那是商业很成功的电影,也输出一种东方的智慧。”

泛亚洲电影的启示

新加坡350万小成本电影卖到30多个国家

除中国大陆以外,面对来自好莱坞激烈电影的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在积极地用本土故事来吸引本地观众。王日平用500万港币、陈哲艺用350万人民币分别拍出了地道的香港、新加坡故事,并收获了好票房和上佳的口碑。前者在今年金像奖上获得6项提名3个大奖,后者在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斩获金摄影机奖,更挑翻王家卫杜琪峰等大师获得第50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

不过,两者在海外市场的境遇却不尽相同。制片人王日平承认《狂舞派》在广东地区及台湾放映时效果都不太好,“很奇怪,有时候市场上面的东西,不一定在香港成功,也代表其他地方都可以成功的,这个有待再考虑一下问题出现在哪里。”

陈哲艺执导的《爸妈不在家》则在戛纳首映之后,卖到了世界各地30个不同的国家,包括韩国,陈哲艺很惊讶:“现在全亚洲、全世界都很哈韩,大家都在看韩剧、看韩国明星,包括我老婆。”韩国片商告诉他原因:“你这个片子有韩国人的情感。”陈哲艺才意识到,一部电影要走得出去,普世的情感比普世的价值观更重要。

作为局外人,陈哲艺对于中国电影的未来倒是挺有信心,“我对中国的市场不是很了解,但是昨天我美国的经纪人就跟我说,现在好莱坞的所有公司都想进入中国,现在他们最怕的是,几年后,中国的导演、公司都学会拍好莱坞电影了。但不管五年还是十年后,美国人可能还是搞不清楚中国文化,拍不出中国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17届上海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徐峥

最新动态:
[责任编辑:izzieche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