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雪》:时代在变化,伊朗在前进

[影评]《雪》:时代在变化,伊朗在前进

《雪》海报

腾讯电影专稿 作者/达达先生

伊朗电影常常被人们用来批判不争气的国产电影,尤其是在那帮嘴巴子极其利索的导演们言必称审查制度的时候,观众们就爱拿审查有过之而无不及却也有现实主义好电影的伊朗电影来扇他们的脸,这样的指责难免有失客观,但观众们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却是可以理解的。以《小鞋子》《一次别离》等为代表的伊朗电影每每带给国内观众的是其对人性、生活的刺探,用平实、无矫饰的手法,却直抵观者的内心。反观多数国产电影,用尽了音乐起、镜头近的技巧,也无法多打动观众一点点。此次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伊朗影片《雪》,承继了伊朗电影的现实主义特质,但又有更幽默和自信的与众不同感。

影片的故事用流行点的宫廷说法,就是一个豪门望族的衰败故事,好在伊朗电影的骨子里,没有狗血的成分。导演抽丝剥茧,从生活在这个富庶家庭的每一个成员出发,描绘出他们为这个家庭的努力、拼搏以及疏离。男主人公欧米德,在边境服役,回家后感觉到的是家庭的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故事就从欧米德回家然后离家的这一天开始,如洋葱般一层层的揭露真相,家庭的真相,家庭成员的真相,还有社会的真相。初看上去,这个家庭似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哥哥马吉做生意亏空了家产,父亲为了保护孩子而被羁押,妹妹萨拉与大学教授离婚,而今天正好是她与在德国宝马公司工作的老邻居儿子订婚的日子,妈妈哈耶德需要烦心的事情就更多了,债主不停上门,却还要掩饰自己曾经的望族形象,no zuo no die的情节再度上演了。

但悲情和绝望绝不是导演的初衷,电影中老奶奶的存在充分的说明,《雪》其实是个略带幽默的现实主义故事。作为一个闯入者,欧米德的奶奶既不知道儿子要面临进监狱的危险,也不知晓孙女竟然离婚又要再婚,一连串的诧异没有吓懵这个老顽童式的百事通,她让孙子娶萨拉的朋友为妻,说她是个好姑娘,更重要的是她开着自动档的汽车。在整个家庭因为压力气氛尴尬的时候,老太太打开电视听起了流行音乐。某个意义上来说,这老太太,才是顺应了时代的胜利者。

当然,在家庭生活的乐趣以及悲伤背后,影片探讨的不仅仅是家庭本身的衰落,而是将其放在伊朗经济向后退的大背景下,把个人、家与社会三者联系了起来。所以,别看电影中的主角们都身处尴尬的境地,但却象征了伊朗社会在全球化进程中所面临的婆娑转型。穿着阿迪达斯的哥哥马吉想要去迪拜挣大钱,涂着蓝色指甲的妹妹梦想着移民国外,即便是欧米德本人,也懒得在这个传统的家庭存在,所以他早上回家,夜晚却踏着白雪离开。当家中的儿女都想着逃离,社会都要大变样的时候,仅凭母亲这个形象想要维持的传统伊朗家庭,自然就是力所不及了。看上去,《雪》像极了李安的《饮食男女》,传统的家长和家庭,叛逆和逃离的孩子,大势所趋的转变,还有平淡却厚重的亲情。

《雪》很勇敢的面对了社会转型期时的伊朗家庭,没有悲情不去怜悯,而是用写实主义的手法、平实的镜头、略带调皮的小幽默串起了这个家庭的普通一天,夜幕降临,电影中每个人都沉沉睡去,窗外的大雪用开放的想象式结尾将思考留给了观众。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17届上海电影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izziechen]

企业服务